小妻水嫩江少夜夜宠不停
  • 小妻水嫩江少夜夜宠不停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银多多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0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做我的贴身保姆
继续看书
一场商业危机,让姚小默不得不做了江寒俊的保姆,她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还要默默忍受他所有的坏脾气。这个男人霸道又偏执,她由最开始的强硬对抗,到后来的默默承受,只为有朝一日,彻底摆脱他。姚氏度过危机,姚小默可以离开江寒俊的时候,她却舍不得了。他虽然霸道不讲理,却也会时时刻刻在外人面前维护她,给予她最多的安全感,可是,她总不能一辈子都做他的保姆……

《小妻水嫩江少夜夜宠不停》精彩片段

JK集团总裁办公室。

男人府身向前,高大的身躯如大山一般压迫下来。

姚小默双手紧紧地抓住总裁办公桌边沿,紧张得脸色煞白,手心不停地冒着冷汗。

在她身前,男人一双凤目居高临下地攫住她的,他的薄唇向上轻扬,带着一丝浓浓的戏谑与讥讽。

“姚氏地产竟然派了一个女人来求情,真是可笑至极!”男人冷笑一声,身体再度向她靠近,近得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

浓烈的男性气息霸道地迎面扑来,让姚小默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她承认,眼前的男人完全长在她的审美点上:雕刻一般的立体五官,眼睛深遂,鼻梁高挺,那张菲薄的双唇随便动一动便带着致命的诱惑。

这样的男人若走在大街之上,她一定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

可是,当她来到这里男人二话不说便将她逼到桌前,企图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她的好感顷刻间消失殆尽。

“你……你不要过来,我们有话好说可以吗?”姚小默声音微颤,眼看着男人越靠越近,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的求饶并没有激起男人的怜悯,反而让他嘴角嘲讽的意味越来越浓——女人,总是喜欢口是心非,明明下贱得可以,却又要假装清高和纯洁。

真是可笑!

“既然来了不就是想做我江寒俊身下的女人吗,说吧,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脱?”他的言语看似漫不经心却带着极致的轻浮,修长食指轻轻地挑起她秀气的下巴,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情愫。

显然,他把她当成了主动送上门来出卖身体的女人。

姚小默心里害怕极了!

她厌恶地撇过头去,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前,企图推开他那庞大的身躯。

“你走开!”她再也忍不住轻轻地啜泣起来,恐惧和不安让她开始不停地捶打着男人的身体,现在的状况对她来说跟性骚扰没有什么区别。

“我若是说不呢!”男人突然咬紧牙关变得狠戾起来,她那厌恶的眼神让他变得恼怒,从来只有他用这样的眼神看别人,没有人敢这样看他的。

他右手一把用力地握在她纤细的腰上,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用力吮住了她粉红的唇瓣……

“……唔,你放开……你放……”姚小默惊恐地一边叫着一边挣扎。

她真的慌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毫无道理可言,更没想到堂堂JK集团的总裁竟是这么一号货色。

按照这个状况,她不用想都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巨大的恐惧让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拼命地扭动着自己的头部和身体,想以此来避开他贴上来的滚烫双唇。

江寒俊刚尝到一点甜头,眼前的女人便开始胡乱扭动。

俩人紧密贴合的身体在她的挣扎乱动之中,反而激起了他强烈的原始欲望。

双唇的接触已经无法满足他的身体需要,他放开她的唇,极快的速度将她压在了身下。

“啊……”姚小默惊叫出声,胸前的重量压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

“你放开我,放开!”巨大的恐惧和绝望,让她的泪水如洪水决堤一般汹涌落下。

“你放开我……放开……呜呜……”

看着身下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眼泪直流,江寒俊心里莫名地涌起一股烦躁的情绪——什么时候都是女人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今日这是怎么啦,竟然这般的控制不住?

难道仅仅是因为她长了一张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蛋?

“滚!”江寒俊翻身下桌一声怒喝,脸上再次恢复了孤傲冷漠的神情。

他从来不会勉强任何一个女人,更何况还是这种哭哭啼啼充满晦气的。

姚小默见男人愿意放了她,她快速地坐起身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便跳下桌逃也似的往门口跑去。

这个男人喜怒无常,她真怕他一个转身就会反悔!

听到身后慌乱的声响,想象着那个女人逃命一般的情形,江寒俊的胸口愈加觉得烦闷。

他转过身,看着即将逃离的姚小默冷冷说道:“回去告诉姚家善那个缩头乌龟,姚氏地产等着破产关门吧。”

敢跟JK抢项目,简直不自量力。

姚小默僵住了,男人的话让她双脚如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挪动不开。

她毫不怀疑他会这么做,以JK集团的实力多少个姚氏地产都不可能是对手,更何况她身后的男人还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恶魔。

跨出去的脚极不情愿地又缩了回来,姚小默犹豫了。

此刻她的内心告诉她要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但是她的脚步却不听使唤地驻在原地。

叔叔让她来跟这个男人求情,而她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姚氏地产破产关门吗?

叔叔对她可是恩重如山啊!

姚小默双手紧紧地揪在一起,她的内心在经过一番激烈争斗之后,最终还是不忍看到叔叔失望而转过了身去重新面对着那个男人。

她小心翼翼地向他靠近,双脚每抬起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厉害。

“江……江总,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姚氏地产吧!我叔叔他真的无意和贵公司争夺项目的,他完全是因为不知道对手是您这边,所以才会……”姚小默扑通一声突然跪倒在江寒俊的面前,现在除了实实在在的求他,她已别无他法。

江寒俊鄙倪地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他还以为她多有骨气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转身优雅地坐在了他身后名贵的沙发上,双脚高高地抬放到茶机上面,姿态极其傲慢高冷。

“跑啊,我又不拦着你,怎么又回来了呢。嗯?”

“……”姚小默低伏着头,她轻咬着下唇,眉头轻轻皱着不知道怎么回应。

若不是为了叔叔,她怎么可能还会回来,她脑子又没病。

“……江总,看在我这么诚心诚意求您的份上,您就放过姚氏地产吧。我保证,以后姚氏地产再也不会和贵公司抢项目了,真的。”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再次对上那双嘲讽的眼睛苦求着。

江寒俊像听了个笑话一般眼里带着狭促的笑意,他双脚倏地放下茶机,倾身向前突然用力地扼住她的下巴刻薄道:“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姚氏地产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早在他决定要报复姚氏地产之前,他就已经将姚氏的背景查了个清清楚楚,眼前的这个小妮子在姚氏还不如一只蝼蚁来得有份量。

所以,她的保证让他觉得分外可笑!

姚小默下巴突然被眼前的男人捏住,她惊恐地瞪大了杏仁大眼,好在男人除了将她下巴捏得生疼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他说的没错,她的确保证不了什么,她只不过是叔叔的侄女,是十二年前叔叔从孤儿院领回来的一个亲戚,她甚至连姚氏地产的员工都不是。

这样的自己,的确没有资格代表姚氏作出保证。

“怎么,不说话了?”江寒俊捏着她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一下子黯淡下去,他就喜欢戳别人的痛处,刺激。

“你要怎样才能放过姚氏?”男人故意挑拨离间的话让姚小默生气了,虽然婶婶和妹妹对她不怎么好,但叔叔对她却是可以的。

若当年不是叔叔将她接回家来,她到现在还不知在世界哪个角落流浪着呢。

所以,她对叔叔是十分感恩的!

女人突然气急的模样落入江寒俊的眼中,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欲要摩挲着她粉嫩的唇瓣。

姚小默将头一扭,生生地让男人的手停在了半空,他没有摸着。

呵呵,有点意思。

江寒俊看着恼怒地撇过头去的姚小默突然来了浓厚的兴趣,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比起刚刚楚楚可怜的模样更加的有趣,她现在就像一头欠缺调教的烈性小母马,倒是有点挑战性。

而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将任何不听话的人,驯服得服服帖帖的。

“给你两个选择,姚氏地产能不能免于破产,就看你怎么选了。”男人收回了扑空的手蓦地站起身来,他高大的身躯在她仰视的角度之上,越发显得挺拔颀长。

“什么选择?”姚小默仰头追问,只要不让她出卖身体,她给他做牛做马都行。

“第一,做我的贴身保姆,要是把我服侍满意了或许我可以停止对姚氏的打击;第二,从这扇门走出去,然后等着收姚氏破产的消息。”江寒俊立在她的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从他的眼里她看出了一丝调戏的味道。

“贴身保姆?干什么的?”姚小默立刻警觉地站起身来并后退了两步,这个职位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岗位,干个保姆还得贴身,莫非他是要借着这个由头轻薄于她?

想到这里,姚小默再次往后退了一些,以这个男人刚才的表现来看,他指定是揣着什么坏水。

“干什么自然是我说了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这个女人防狼一样防着他的表情让他心里又堵得烦躁,向来别的女人巴不得像八爪鱼一样将他紧紧缠住,而这个女人好像总是担心他会对她怎么样似的。

“那不行!你若是让我干……那事儿的话,我可不能答应!”想到刚刚男人突然将她压在身下的那一幕,姚小默的脸微微发烫。

她今年刚刚23岁,连男朋友还没有正经谈过一次,更别说跟男人亲密地躺在一张床上了。

在她心里,女人的第一次是神圣而美好的,而这份美好只能交给自己最心爱的人。

想到这里,姚小默下意识地摸了摸隔在衣服里面的一只精致铜哨子,那是她的心爱之物,是她的梦中少年在十二年前送给她的。

“那,你就等着姚氏破产吧。”江寒俊定定地看了她两秒之后,嘴角慢慢地牵起了一抹妖冶的笑容。

姚小默看着他的笑容感觉不到一丝的美感,这个男人明明长得出奇的好看,但此刻笑起来却让她脚底生寒。

那是一种杀伐果断仅在一念之间的笑,是让人望而生畏心惊胆颤的笑。

看来他是不打算放过姚氏的了,可若要用她的清白去交换,她真的做不到。

离开了JK集团,姚小默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去她还不知道怎么跟叔叔交待,若是叔叔知道她没有完成他的委托,怕是会十分失望吧?

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能救得了姚氏地产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