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你前妻又惊艳全球了
  • 封少你前妻又惊艳全球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沫白作者
  • 更新:2022-07-16 14:2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十八岁那年,苏沫白第一次见到封世潇,从此少女心中有了小秘密,开始了不为人知的暗恋,那段日子,封世潇是她的信仰,给了她面对困难的勇气。二十一岁那年,苏沫白穿上嫁衣,嫁给了心心念念的男人,在外人看来,她是封家的少奶奶,何其风光,何其幸运。然而,她是封世潇最恨的人,她曾经等他三天三夜,换来的是一番羞辱,那一刻,她彻底死心,放下了执念,成全他的幸福……

《封少你前妻又惊艳全球了》精彩片段

“好看吗?”

冰冷邪魅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女人低低的喘息声,异常的刺耳。

苏沫白攥紧衣角,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滴着水珠,在光洁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一道显眼的污渍。

她缓缓的抬起头,目光所及之景,如毒针一般刺进内心深处。

此时此刻,他的丈夫正衣衫凌乱的坐在沙发上,身上坐着一个体态窈窕妩媚的女人,如水蛇一般缠在他的身上,竭尽全力的卖弄风骚。

而她在别墅外站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进来,没想到等待她的是这般不堪入目的场景。

心,已经麻木了,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泪和头发上滴落下来的雨水混杂在一起,湿溻溻的衣裙紧紧的贴在女孩曼妙的身形上。

谁曾想过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如愿以偿的嫁给心爱的男人,最终却落得这般田地。

“封少,这位姐姐有点眼熟啊......”坐在封世潇身上的妖艳女子轻笑道。

嘲笑的声音传入苏沫白的耳中,女人惨白的指节攥的更紧了。

心如同千万只蚂蚁啃噬过一般,感觉不到痛,只是胃里在翻江倒海着。

封世潇冷哼一声,不屑一顾,“坏人都长一个样,自然看的眼熟。”

“封少,讨厌嘛!”女人被他逗的娇笑连连。

两人肆意的调情,丝毫没有在意苏沫白的存在。

“封世潇......”她深吸一口气,虚弱的身体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江氏的合作对你来说不值一提,求求你......”

结婚三年,她第一次如此不要尊严的祈求他。

哪怕吃了闭门羹,哪怕在别墅外站了三天,淋了一天一夜的雨,她都没有退缩过。

“呵!”

男人讽刺的扯了扯嘴角,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渐渐逼近。

刀刻般绝美深邃的轮廓,在暖色的灯光下忽明忽暗,阴冷的黑眸中散发着寒光,浑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苏沫白,别做梦了,江氏的合作不会给你们苏家!”男人微眯起犀利的黑眸,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妖艳女人上前几步,挽住傅卿南的胳膊,“封少,人家还没享受呢!我们继续......”

“滚!”男人厌恶的甩开手,缓缓的转身,高贵优雅的往楼上走去,留下一道如神邸般的背影。

上一瞬的邪魅化作千年的寒冰,摄人心魂。

妖艳女人见他离开,气愤的跺脚,恶毒的目光落在苏沫白的身上。

她扬起手,毫不犹豫的扇了苏沫白一巴掌,愤怒的声音响起,“都怪你,害的封少没了兴致!”

苏沫白的脸上顿时印出五根红肿的巴掌印,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飞扬跋扈的人。

“这是我的家,请你离开!”苏沫白咬咬牙,语气强硬的说。

女人轻哼一声,“这里能让我走的只有封少,你算什么东西?”

“封家少奶奶算不算?”苏沫白微微抬起下颚,哪怕在封世潇面前极尽卑微,此刻面对外人,她丝毫不输气场。

“什么?”妖艳女人难以置信,“你怎么可能是封家少奶奶?”

苏沫白不想跟她过多的争论,指了指门口,“是自己出去,还是我找保安“请”你走?”

“你!”女人气急败坏的瞪着她,转脸看向停在旋梯拐角的男人,“封少,你看她......”

男人冷冷的站在原地,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妖艳女子咬牙切齿的瞪了苏沫白一眼,最后不得不灰溜溜的离开。

别墅里死一样的寂静,苏沫白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

她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封世潇,我们谈谈。”

“没空。”男人干脆利落的两个字出口。

苏沫白心痛如绞,纤细的手指紧握成拳,指甲已深深的剜进肉里。

两年前,为了钱,她出卖自己的身体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当她发现对象是他的时候,那种绝望的感觉至今很清晰,如果她可以做第二次选择,她宁愿永远把他藏在心里,不去揭穿。

“我们离婚吧!”

没想到这句话最终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男人微微侧眸,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诧异。

她竟然提了离婚!

她总算承认自己做错了吗?

封世潇微眯起眸子,嘴角带着嘲讽,“说吧,什么条件?”

他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苏沫白,她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抬眸看向封世潇那双阴鸷的黑眸,她红唇轻动:“你就没有爱过我吗?”

“呵呵......”他轻笑:“在你收下那张支票,出卖肉体的时候,你觉得你还配吗?”

“好,我知道了。”苏沫白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如水。

然而,她的平静和坦然,却激起了封世潇内心的怒火。

强大的力道死死的扼住了女人精巧的下巴,一张白净素雅的脸一览无余。

女人脸上的肌肤白皙透亮,吹弹可破,一双眸子黑黑的,仿佛装进去了星辰。

就是这张脸,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让人以为她拥有一颗最纯洁的内心。

然而并不是,这个女人的心机,封世潇可是见识过的。

“你当真考虑好了?舍掉现在富裕的生活和你爱的钱?”封世潇挑眉,脸上的表情分明是不信任。

苏沫白黛眉紧皱,男人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她的下巴接近脱臼。

“我不会要你的一分钱。”苏沫白艰难的说出口。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她错了。

封世潇根本没有心,所以她捂了这么多年,依旧是冰冷的。

“很好。”

封世潇松开修长的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玩什么花样!

苏沫白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满不在乎的转身上楼,支离破碎的心再也拼凑不起来。

这不就是他要的结果吗?

折磨到她妥协......

很快,律师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直接找到了苏沫白。

听着那一条条冷硬的条款,苏沫白的嘴角划过一抹嘲讽。

她该是有多傻,竟然还会对那个男人抱有一丝丝的幻想!

“苏小姐,您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可以再商量。”律师试探性的开口。

从事这么多年,他办理过无数场离婚协议,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苛刻的协议。

苏沫白冷笑一声,还用的着补充什么?封世潇怎么可能让她有话语权?

正如这个协议上的规定一样,女方婚后全职主妇,没有经济收入来源,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女方资源放弃任何补偿,净身出户。

苏沫白神奇一口气,素白的小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变化,弯腰拿起桌上的签字笔。

毫不犹豫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段荒唐又可笑的婚姻,到此结束!

以后就不会再有任何纠葛了吧!

苏沫白这样想着,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她转身看了一眼熟悉的别墅,熟悉的一切,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很快,她简单的收拾好了几件衣服,提着行李箱别墅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明媚又刺眼,从这一刻起,她以后要为自己而活!

封世潇站在二楼的阳台,手里衔着一根高档雪茄,面前吞云吐雾着,那双鹰隼般的双眸却紧紧的盯着那个决绝的背景。

这个女人真就想开了?

他才不信,她会真的一分钱都不要!

相信过不了多久,她一定会回来求着自己......

时光飞逝,一年后。

马路边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里,上演着限制级的画面。

女人光滑的颈项上红肿和青紫交错着,看起来有几分触目惊心,肩上的吊带裙子凌乱蛊惑。

徐佩馨轻咬下唇,忍着痛艰难的伸出一只手,环抱住男人的后颈:“封少,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呀?”

第一次见封世潇是在酒吧,当时她被一群混混轻浮,是喝的醉意熏熏的封世潇出头救了她。

当时,她就在心中认定了这个男人。

可是后来她才知道,他救她的原因并非巧合,而是她身上有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像这样一个拥有上好皮囊且多金的男人,心里装着一个白月光,也很正常,所以她也没在意。

只是在后来的一年里,他对她竭尽宠爱,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却从来都没有跟她提及过结婚......

徐佩馨的话让封世潇顿了顿,继而又狠狠的吻住她的红唇,攻城略地。

封世潇从来不缺女人,对于感兴趣的女人也来者不拒。

只是仅仅是发泄......

徐佩馨痛苦的挣扎起来,险些缺氧到窒息。

“封世潇!”她咬着红唇,提高了声调。

口腔里涌上来的血腥味,让她心里一颤,这个男人是魔鬼!

见封世潇没有开口,徐佩馨抹了一把眼泪,小声抽泣道:“世潇,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对你一直是死心塌地,你就没有想过给我一个名分吗?”

名分?

封世潇翻身坐回了驾驶座上,漆黑的眸子阴晴不定,他的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那个曾经拥有过他专属名分的女人。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竟然变的冷血又暴戾,也许是从那个女人走之后,就开始变成这副模样了。

冷傲的双眸突兀的扫向徐佩馨惊慌失色的面容,薄唇轻动,“我说过除了她,没人配当我封家的少奶奶。”

“那苏沫白呢?为什么就可以娶她?”徐佩馨实在是等够了,已经没有理智可言。

哪怕知道苏沫白这三个字,在封世潇面前是禁词,她还是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

不出所料,下一秒,封世潇杀人般的目光落在徐佩馨的身上,“马上滚!”

徐佩馨心里一窒,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泪眼盈盈的看向男人:“封少,你说过你爱我的。”

“呵,我也说过我爱任何一个干净的女孩。”封世潇的唇边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笑意,目光在一瞬间变的阴狠起来,低吼道:“一分钟之内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徐佩馨哭的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捏着破烂不堪的裙子,狼狈的下了车。

“封世潇,你就是个疯子!”临走之际,她对着车窗内的人骂道。

如果注定得不到那个名分,她还在他面前装什么淑女?

封世潇并不在意,不过又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而已。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的莫名的心里堵的慌。

许是徐佩馨提到了那个名字,那个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一年的名字,以及那个女人......

正在思绪之中,掉在车底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收回思绪拿起手机:“什么事?”

“好,我马上到。”

“放心,我会处理的让你满意”

挂了电话,封世潇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呵呵,封家人不是挺有手段吗?怎么连这点事儿都还要来找他?

还有封思宇那个所谓的亲侄子,他真是庆幸他那么的废材,正好少了个跟他争夺财产的人......

封世潇优雅的系好了安全带,脚底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在马路上飞奔起来。

......

与此同时,在市中心高中,校园里有两道靓丽的身影,一高一矮。

“姐,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是他对我纠缠不清。”苏小雨皱着小脸抱怨道。

苏沫白和她并排走着,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就算真的早恋,我也不会骂你。”

“真的?”苏小雨惊讶的问道,想不到老姐思想这么开放。

苏沫白眉眼一弯,“我妹子那么优秀的人,成绩好的没话说,早恋算什么!”

“姐,你实在是太好了。”苏小雨挽住她的胳膊,往班主任办公司走去。

说归说,闹归闹,她可清楚老姐并不是表面的意思,她可是最擅长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了。

办公室内,一个中年男人正背对着门口,恭敬的在对一个人说些什么。

看那人的身形,正是小雨的班主任。

苏沫白抬眸看过去,对方被遮的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她转移目光落在旁边的一个办公桌上,那里正斜靠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

男孩染着橘黄色的头发,剑眉英挺,高高的鼻梁,薄唇微翘,痞帅痞帅的,这样一副好皮囊,应该是同龄女孩中受欢迎的那一款吧!

男孩一脸的玩世不恭,浑身上下带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

苏沫白转脸看了看苏小雨,小丫头正恶狠狠的瞪着那个男孩,她瞬间懂了。

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和妹妹扯上关系的绯闻男主......

“小雨,别怕,有姐姐在。”苏沫白轻轻的捏了捏苏小雨的手。

苏小雨无语的瞥了一眼苏沫白,故意拖长了语气说道:“老姐,你手心都冒汗了。”

啊,这......

苏沫白有些尴尬,解释道:,“你老姐我从小到大都怕老师,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们进去吧!”苏沫白低声对苏小雨说道。

苏小雨点点头,跟着苏沫白的身后进了办公室,只是班主任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依旧背对着她们,低声在说些什么。

“王老师,您好。”苏沫白主动叫道。

王老师听到声音,并没有马上转过身,而是对着面前的人弯腰点头了几句,这才缓缓的转过身。

看到苏沫白的时候,脸上滑过迷茫之色,视线落在苏小雨的身上时,明显带了几抹冷漠。

一直以来心目中的五好学生,竟然整出来这事儿,真让他丢脸!

“苏同学,这就是你家长?不会是随便找的吧!”王老师的声音陡然变大了好几个分贝,语气也带着些许严肃,和刚刚的态度相比那叫一个天壤之别。

苏小雨正盯着封思宇,两人的目光在空气里面碰撞着电光火花。

见苏小雨没有反应,苏沫白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笑着跟王老师握手:“王老师,您好,我确实是小雨的姐姐苏沫白。”

话音一落,苏沫白明显感觉到空气里带着几丝寒意,她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你们爸妈呢?”王老师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苏沫白脸色一滞,继而又礼貌的回答道:“我和小雨住在一起,我是她的监护人。老师您有什么事都跟我说吧!”

“那好,我就跟你说说吧!苏小雨同学和这位封思宇同学早恋,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校纪校风了。”王老师义正言辞的说。

“谁跟他早恋了!是他骚扰我好不?”还未等苏沫白说话,苏小雨抢先开口。

明明就是别人颠倒是非,没想到她最喜欢的班主任竟然也这样误会她。

苏沫白推了推苏小雨的肩膀,示意她先不要说了,笑着开口:“王老师,相信您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我觉得你应该去找那位封思宇同学谈一谈,我们小雨来这里是学习的,你们学校有义务给她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你这话......”王老师有些犯难了,转身对着坐在座位上的封世潇说道:“封总,您看?”

王老师转身的那一瞬间,他身后坐着的男人一览无余。

苏沫白的大脑里面一片空白,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竟是......

真滑稽!

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再有交集的人,竟然会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苏沫白只觉得这个世界变的真可笑。

抬眸看去,他慵懒散漫的坐姿,一双让人琢磨不透的眸子正盯着自己,那浑身上下透露出的王者风范,让四周的空气骤然降温。

呵呵,一年不见,他还是那么的风华绝代,傲气逼人。

无数次出现在财经杂志上的封面人物,商途得意,事业有成,汉市最受瞩目的黄金单身汉,又有什么理由不春风得意?

苏沫白收起思绪,极力做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封先生,请你管教好封思宇,我不希望有人影响到我妹妹的学习。”

这也许是她在他面前说过最硬气的话了吧!

从前,她都是事事忍让,做一个懂事大方得体的封家少奶奶,可那样如瓷娃娃一般的人设并不是她真实的样子。

自从离开封家,她发现抛下那些枷锁,她过的更开心了。

封世潇漫不经心的眯着双眸,她的语气是在命令他?

笑话!不过是一个弃妇而已,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你是在威胁我?”封世潇微眯着双眸,嘴角勾起一抹危险性十足的笑。

苏沫白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耳边回荡着同样语气的一句话:“你觉得你还配吗?”

她永远忘不了,那人眼中那抹发自内心的鄙夷。

一时间沉默了,连带着气氛一下子冷凝住了......

“小叔,我有必要跟大家解释一下,我可是被骚扰对象!请这位自称是苏小雨姐姐的小姐,弄清楚主次关系。”沉默依旧的封思宇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对着众人说道。

封思宇的话打断了苏沫白的思绪,她嘴角微扬:“对于你这样诋毁人的行为,难道就没人教会你诚实这两个字吗?”

“你!”封思宇被苏沫白一句话说的噎住了。

“我什么我!没话说了吧!”苏沫白轻蔑了瞥了一眼封思宇。

“闭嘴!”看到两方争论起来,封世潇突然插了进来,语气淡漠的说道。

他看似平静的表面,却让苏沫白的心里猛一颤,也许是印在内心里的落痕,对于这个男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是有些畏惧的......

看到苏沫白沉默了,封思宇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还是小叔厉害。

他悠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玩世不恭,“你以为我时间很多啊?骚扰你妹妹这种前不凸后不翘脾气差长相一般的眼镜妹?”

他又转身,对着封世潇说道:“小叔,你觉得她是我的品味儿吗?”

封世潇没有说话,眸光一直停留在苏沫白的身上,心里似乎升起某种蠢蠢欲动的情愫。

一年不见,似乎并没有那么讨厌她了......

“放屁!”苏小雨抢先站在苏沫白的前面,指着封思宇骂道。

封思宇歪着脑袋,一脸的不屑。

看到这个场景,王老师这下按捺不住了,再不阻止的话,他肯定明天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苏小雨,我一直以为你学习成绩优异,班上表现良好,是个诚实有责任感的孩子,如今你怎么这样辱骂封思宇同学呢?”王老师一脸严肃的对着苏小雨教导着。

苏小雨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和王老师对视了几秒,又轻笑一声,对苏沫白说道:“姐,我们走!大不了学不上了,真是一群不讲道理的人!”

“小雨......”苏沫白也处于两难地步,毕竟为了上这个学校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加之只有三个多月就高考了,绝对不能影响小雨的学习。

苏小雨抓着苏沫白的手往门口走,刚走几步,却发现苏沫白站在原地没动,她一脸疑惑的叫道:“姐?”

“小雨,学一定要上。”苏沫白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要上你上,反正我不管了。”苏小雨甩开苏沫白的手,开了办公室的门,直接冲了出去。

“小雨......”苏沫白对着门口叫着。

她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妹,自尊心特别强,身体不太好,又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

她转身,准备追出去。

见苏沫白要走,王老师立马挡在了她的面前:“苏小姐,这事还没有解决,你还不能走。”

“王老师,你不相信我妹妹,我相信。”苏沫白坚定的看着王老师。

被苏沫白那么盯着,王老师微怔,又念在封世潇还在面前,他也不能让金主失了面子。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苏小姐,如果这件事要闹大了,封总要是一直追究校方责任的话,苏小雨有可能会被记大过或者退学的,你自己衡量衡量吧!”

“我跟她单独谈谈。”封世潇突然开口道。

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总是会在关键时候突然加入谈话之中。

苏沫白身体微僵,大脑又是反应慢半拍,谈谈?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

“好的,封总,那我先下去了。”王老师恭敬的说道。

走到苏沫白跟前的时候,他低声提醒道:“苏小雨能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就看封总的意思了。”

苏沫白虽面无表情,但在心里对这位王老师已经有些不屑,真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

可是,她却并不厌恶他,毕竟为了活的更好而做出的任何努力,都该是被原谅的才是,就像她曾经也做过这样的事情......

看到封思宇迟迟没有动静,封世潇冷瞄了他一眼,封思宇嘟着嘴,摸了摸鼻子,识趣的往门口走去。

没走几步,又转身对着封世潇说道:“小叔,把那丫头留在这个学校。”

封世潇没有理他,气氛沉闷的可怕。

办公室里只剩下苏沫白和封世潇两个人,四周安静的可以听见针掉下去的声音。

苏沫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冷凝了起来,那种冰冷就像一年前的那段灰暗的日子一样。

从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开始,她已经开始毛骨悚然了起来,可是内心深处却是存留着某种期待......

是期待吗?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

她就那样愣愣的站着,像是在等待着一场审判一般。

终于,在经历了对苏沫白来说足足有一个世纪之久的时间,封世潇说话了,他薄唇轻动:“前妻?”

听到封世潇的声音,苏沫白猛的抬起头,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封世潇却嘴角一勾,轻蔑的扫了一眼苏沫白:“别来无恙。”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