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悲催小白菜
  • 穿成悲催小白菜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戈娆作者
  • 更新:2022-08-22 11:2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上山
继续看书
穿越之后,林珞发现原主过着小白菜一样的生活。生父失踪了,生母改嫁,她成了无人要的拖油瓶,饭都吃不饱。好在钱是的林珞是个修仙者,在这个世界,仍旧能够继续修仙,那么改变现状指日可待了。

《穿成悲催小白菜》精彩片段

七月青州,烈日炙烤着大地,山间荡漾着一圈圈热浪。

一条流浪的大黄狗趴在竹林里,时不时吐了吐舌头。

澄澈的小溪边上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她光脚踩在水里,右手高高举起一根竹竿。

小姑娘一身粗布麻衣被洗得发白,上面还挂着四个补丁,破烂的袖子和裤腿被高高挽起,露出了纤细的四肢。

她脸上皮肤被晒得黝黑,脸颊处留下了几块指甲盖黑红的痂。

林珞手中的竹竿下方被削得尖细,正在滴水。

“嗖!”

竹竿利落地往下扎,没入水中。

然而,她并没有扎到鱼。

林珞撩起衣摆擦了擦汗水,看向一旁的竹篓,还是空的。

“咕噜!”

肚子已经不堪饥饿发出声响,林珞放下竹竿,揉了揉肚子,利落地将腰带再勒紧一些。

饿的时候勒紧腰带,似乎饥饿感就会少点。

只是如此一来,林珞的身形就显得更加单薄了。

来了半个时辰,一条鱼都没抓到,回去少不了要被骂。

也罢,看来今天又只能喝一碗米汤,希望能有半个红薯。

回家的路上,林珞瞧见村头王大婶追着自己的孙子喂白米粥,眼泪不争气地从嘴角流了出来,她吞了吞口水,艰难地别开眼。

她已经好久没有尝过米的味道了,真是怀念。

大约走了两盏茶的时间,林珞走到一个院落门前,轻轻推开门。

这个农家院子不大,但在整个宋家沟也不算小。

正屋五间,房顶上苔藓成斑,院子里皆是白石台矶。

门栏窗被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清一色水磨群墙,算是不错的农家院子。

身着粗衣的唐苑正在尽心尽力地给院子里躺椅上闭目假寐的老妇摇着蒲扇,瞧见林珞回来,目光忍不住往她手上的竹篓看去。

“珞珞回来了,抓到鱼了吗?”

林珞摇头,将竹竿和竹篓放在院子的角落。

“没有,鱼不好抓。”林珞实话实说。

更何况她还一直饿着肚子,根本就没什么力气去抓鱼,如今更是连身体的反应都慢了许多。

毕竟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假寐的刘春花立即睁眼,颧骨隆起很高,就像凸起的坟冢,两片薄薄的嘴唇被牙齿撑起来高高的翘着。

此时,那一双三角眼中带着深深地不满,满脸不悦。

“唐苑,你看看你那个拖油瓶,连条鱼都抓不到,养着有什么用?整日里只知道吃,什么事都做不了,跟个废物似的。我们家养你一个废物就够了,现在还要多养一个,真是气死我了!”

林珞皱眉,“奶奶,我这段时间都只喝了一碗米汤,连一颗米都没尝到。”

听这话说得,整日就知道吃,她吃什么了?

还说废物,她自己不是?

被顶嘴,刘春花的脸色更加难看,恶狠狠地瞪向身侧的唐苑,站起身来,又拧了一把唐苑的瘦弱胳膊。

“看你养的好女儿!竟然敢忤逆我这个长辈,反了她了!”

唐苑吃痛,脸色陡然一变,被刘春花的拧得全身绷紧,却只能压抑着痛呼。

“珞珞别说了,怎么可以跟奶奶顶嘴,还不快向奶奶道歉。”

即便是知道女儿没错,但唐苑一向逆来顺受惯了,不敢反抗,遇到这些事总是让女儿道歉。

林珞抿唇,若是按照她的脾气,她早就收拾刘春花了。

只是,最后受伤的会是唐苑。

“我错了,奶奶。”

林珞双拳紧握,念及唐苑,只得低头敛去眼中的怒意。

刘春花冷哼,倨傲地看了一眼林珞,脸上余怒未消。

“今天不准吃饭,滚去打猪草。”

唐苑想说什么,却碍着刘春花的怒气选择闭嘴。

顶着烈日太阳去打猪草,她自然是心疼的,可是也帮不了她的忙,自己受了限制。

林珞也有些后悔,至少应该在有资本的时候再顶嘴。

现在后悔也没办法,连米汤都喝不到。

无奈,林珞只好背起院子角落的大背篼,拿上镰刀往外走。

到了森林里,林珞一**坐在大黄狗的身边。

“大黄,你说我怎么活得这么憋屈!”

“呜呜呜。”

大黄喘着气呜咽,摇了摇尾巴。

身为流浪狗,大黄对林珞算得上亲昵,不抗拒她的靠近。

林珞穿越到这个叫清玄大陆的地方已经三个月,这样的日子她从醒来那一日便开始了。

她在上一世是修仙之人,不过可惜的是蓝星上的灵力气稀薄,修炼很困难,二十好几也才堪堪到达融合期。

为了准备夏国的内部学术研讨会,她拼命修炼,不想给师傅抹黑,省得自家师傅的棺材板压不住。

结果,一不小心走火入魔,灵魂重伤身死。

不过也算是运气好,醒来以后她穿越到了这个叫林珞的人身上,算是多活了一世。

原主的身世也不见得多好,尤其是被刘春花欺负得够呛。

刘春花的丈夫死了,她一个人带着瘫痪的方力生活,平日里为人抠抠搜搜的,仗着以前从家里低嫁到方家留下的嫁妆横行无忌,在宋家沟评价并不好。

知道刘春花要给自己的儿子找媳妇,宋家沟没有哪家人愿意嫁女儿。

实在是找不到人了,刘春花便将目光放在了唐苑的身上。

唐苑生性怯弱,为了给原主治病,向刘春花家里借五块灵石,刘春花有了打算自然痛快应下借她灵石。

之后她又利滚利,辗转要五十块灵石才能作罢,否则就要唐苑嫁给方力,照顾他一辈子,甚至还颇为‘大度’地表示可以带着女儿嫁到方家去。

还不起五十块灵石的唐苑,只能带着女儿含泪改嫁。

所以刘春花并不是林珞的亲奶奶,而是唐苑带着她改嫁以后,继父方力的生母。

说是嫁人,但实际上唐苑是去伺候方力,还要伺候刘春花,给方家当下人,连带着自己的女儿也成了丫鬟,每日都要辛苦劳作,就喝点米汤。

刘春花见着林珞抓到鱼,或者心情好的时候会给她一碗米汤加上一个半个红薯。

要是没抓到鱼,一碗米汤就作罢。

林珞不是不想反抗刘春花,但唐苑和方力有婚契,会被婚契束缚。

婚契这东西,委实是个不小的麻烦。

 

清玄大陆的婚契是由成亲双方男女请灵媒来,灵媒言出法随,形成一条红色的细线缠绕在男女双方的无名指上的契约,用以约束双方。

一共有三种婚契:男为主、女为主、或者男女平等;解开也是三种方式:要么一方身死、要么双方共同愿意解开、否则只能用灵力强行破除。

原主的父亲下落不明,唐苑手上的婚契也消失不见,故而她才能与方力缔结婚契,但缔结的是男为主的婚契。

林珞曾经修炼过,她想过用灵力破除唐苑和方力的婚契,直接带走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灵气明明比蓝星浓郁那么多,也能感应到,但她就是无法与之沟通,引入体内。

无法修炼,林珞只能继续在方家待着。

三个月以来,她每天都会试着沟通灵气,却总是以失败告终。

思即至此,林珞闭上眼,双腿盘膝,排除脑海中的杂念。

此地平日里没人来,正好也安静得很,倒是方便林珞尝试修炼。

要想能够修炼,那么首先要感受到灵力引入体,也被称为炼气期,是修炼的入门。

炼气期是要炼精化气,也就是将身体精血沟通周围的灵气,通过身体的感应和炼化,最后变成自身所需要的灵力存储于丹田之中。

若是有修炼之人路过此地,便能瞧见以林珞为中心,往四周荡开了一层层如同炽阳下一般的热浪和波纹。

这些波纹,实际上就是林珞感应到的灵气在往她身上汇聚。

但,却只是在她周身徘徊不定,并未入体。

两刻钟过后,林珞吐出一口浊气,摊开手看了看掌心,不禁露出苦笑。

“还是不行啊!”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能够感觉到灵气,就是无法与灵气沟通,无法引入自身。

无数次的尝试,让林珞都忍不住有些泄气。

不过,还有机会的。

根据原主脑海里的信息知道,清玄大陆十二岁便可以测试灵根,若是有好的灵根,就能够送去好的地方修炼,会有相应的资源。

现在距离她十二岁也快了,只希望这期间安然便好。

之后,她一定要想方设法去联系一下原主的大哥。

原主的大哥林文轩进了一个宗门,那宗门三年才开放一次,平日里也禁止书信往来,估计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唐苑已经改嫁。

唐苑有灵根却不曾修炼,加之她性子绵软,孤儿寡母的被刘春花欺负也正常。

林珞对唐苑大抵是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情,搞不明白唐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收敛好所有的心思,林珞起身,顶着烈日打好猪草才回去。

果不其然,刘春花在林珞回来后又开始了辱骂。

“让你去打猪草,你去了这么久,就知道贪玩儿!人家隔壁的二妮就厉害多了,力气特别大,一拳竟然打断了一颗碗口大的树,她们家里的柴火都不用再担心,人还比你小俩月呢!你就不行,肩不能抗,又没什么力气!以后你跟她一起打猪草,多学着她一点,免得看得我糟心。”

说完,刘春花气鼓鼓地回了屋。

屋子里早已经备好了西瓜,那是唐苑切好摆放着给刘春花和方力吃的。

当然了,唐苑和林珞母女俩也没资格吃西瓜。

房门没有关,林珞一眼就看到了刘春花吃西瓜的举动,她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唐苑见状叹了口气,拉着林珞回房,给她端了一碗井水。

林珞也不嫌弃,大口喝完井水,嗓子和嘴唇似乎久旱逢甘霖,舒服了些许。

见女儿如此,唐苑哽咽了。

“珞珞,对不起,是娘连累了你。若是你父亲......”

话落,唐苑已经泪流满面。

此时此刻,唐苑看着女儿的模样,心如刀绞。

林珞不动声色地在脑子里思考了一番,原主对于父亲的概念似乎很模糊,好像也不是太了解。

平日里,唐苑也极少提及原主生父。

就连前大哥在家也很少在唐苑面前说起父亲的事,许是担心唐苑难过。

“娘,别难过。”

说话间,林珞伸出手,用破烂的袖子给唐苑拭去脸上的泪水。

上一世林珞是跟着师傅长大,并没有体会过母亲的宠爱。

穿越到原主身上后,她才感受到了唐苑对原主的爱,浓烈到甚至可以为了女儿放弃为最爱的男人守身,从而选择改嫁。

占了原主的身体,唐苑对林珞也好,让她早已经将唐苑视为亲生母亲。

此刻见她如此心痛难过,林珞也忍不住鼻酸。

唐苑露出苦笑,伸手抚上女儿的头。

“你父亲失踪的时候,你年纪尚小,想必是记不清了。说来亦是为娘任性,当初为了嫁给你父亲,便与家里人断绝了关系。好在父亲从未让我失望,待我极好,还有了你大哥和你,我们的日子很幸福。后来你父亲外出,寻了一处秘境,与族里的人同去历练,便没了音讯。突然有一日,我的婚契消失,我知你父亲一定是出了事,也动了随他而去的念头。可你和文轩都还小,我若身死,你们怎么办?”

没了她,那一群豺狼虎豹,恐怕早就把两个孩子生吞活剥了。

林珞鼻酸,眼睛也酸胀得难受。

或许唐苑的性子的确是绵软,但是她对孩子的爱,对夫君的爱,却令人侧目。

如今方力瘫痪不能人道,可有婚契约束着,她始终被捆绑在方力的身边,还不能违背他的要求,否则会有噬心之痛,痛不欲生。

若非为了原主,她一定不会改嫁方力,会一直未夫君守身,哪怕是名义上当别人的妻子她都不会愿意。

一般的人不需要婚契,普通人仅需拜堂就可以结为夫妻。

只是唐苑有灵根,刘春花才会特意花灵石去请灵媒,为的就是要将唐苑捆绑在方家。

林珞叹了口气,将唐苑的手从头上拿下来,握在手心里。

“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待我去测试看看有没有灵根。若是我可以修炼,那这个方家还困不住我,即便是你被婚契束缚,我也能帮你。”

唐苑抬手按了一下疼痛的太阳穴,袖子便往下滑落了一截。

“无妨,日子还能过下去。”

殊不知林珞目光拂过唐苑的手臂,瞬间满面寒霜。

 

发现了林珞的目光,唐苑想要伸回手,却被林珞抢先掀起了袖子。

只见唐苑的手臂上布满了青紫色的痕迹,在小臂处还有血淋淋的牙印。

林珞胸口一团火,几乎将她焚烧。

“娘!那个变态又欺负你了!”

方力在年幼时贪玩儿摔断了尾椎骨后,下半身无知觉,便只能瘫痪在床,终日以床为伴。

心疼儿子的刘春花将方力宠得没边,因此方力的性子也阴晴不定。

若非方力无法行走,恐怕这宋家沟又会多一个欺男霸女的恶棍。

唐苑嫁给方力后,虽说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但唐苑也是要照顾房里的起居,还得为她擦身子。

正是因为不能人道的关系,很多时候唐苑为方力擦拭身子,方力都会觉得唐苑看他的目光不对劲,似乎是在耻笑不举一般,动辄便是辱骂,偶尔掐唐苑的手臂,严重的时候甚至要直接咬人,非要见血不可。

林珞觉得,这人就是有大病的样子。

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还要欺负妻子,仗着婚契在手胡作非为。

也不想一想,万一以后婚契被解开,自己的下场会如何凄惨?

唐苑忍不住苦笑,“珞珞别担心,只是点皮外伤,很快就会好起来。倒是你,今日又没饭吃,我晚饭做了以后,偷偷给你藏一个红薯在灶里面,等到半夜你饿了,就去灶台里掏出来。”

“娘,那红薯是你今日的午饭吧?别给我留了,我外出打猪草,还能吃点野果子,红薯你自己吃。”林珞拒绝。

本来唐苑的身子也不见得好,大抵是要亲自照顾方力,所以每日唐苑比林珞要多一个红薯。

唐苑总是给女儿留一半,今日却是整个红薯都给女儿留下了。

“不是的,那是我偷偷藏起来的,不是今日的午饭,你晚上记得吃。”唐苑撒谎了。

林珞仔细看了看,没有发现唐苑有别的神色,便相信了她。

“那好,晚上我偷偷去吃。”

话虽如此,但林珞还是打定主意晚上要分一半给唐苑。

唐苑笑了笑不说话,轻轻拥住女儿。

母女俩享受了片刻的宁静,不多时,外面便传来了吼叫声。

“唐苑!你和你女儿在屋子里嘀嘀咕咕说什么,是要饿死我们母子俩吗?”刘春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林珞眼中一片寒气,右手握成拳头,舌头紧紧地顶着后牙槽。

“我马上来做饭。”唐苑回答。

“搞快些,磨磨蹭蹭的,乌龟都比你快,烦死了!”刘春花不耐烦道。

唐苑只得应下,朝女儿露出笑容。

却不知,她的笑容有多苦涩,勉强得叫人心里多心疼。

“娘,我们联系大哥吧。”林珞小声开口,“大哥若是回来,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林文轩既然入了宗门,那么五块灵石肯定能够拿得出来,就连唐苑身上的婚契也可以用灵力强行解除。

刘春花一定不知唐苑还有一个儿子是修炼之人,否则她不敢这么对待唐苑。

若是林文轩回来,现在的困境就能解开。

谁知唐苑却是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联系不上的。”唐苑起身。

林文轩算是有点天赋,十岁便测出了上品灵根,入了寻仙宗,三年才能回来一次。

三年前他回来了一趟,不过是夜晚到的,因此宋家沟并没有人瞧见,谁都不知道唐苑还有一个儿子。

在林珞生病之际,唐苑也给林文轩写过信,可惜联系不上。

所以,唐苑只能嫁给方力。

待唐苑离开后,林珞陷入了沉思。

既然林文轩联系不上,那么她只能靠自己了。

想到三个月的时间都无法引灵气入体,林珞的心里也有些烦躁。

更何况唐苑和她的处境不好,她也急切。

一晚上都有心事,林珞忘了灶台里的红薯,第二日一大早起来才想起。

趁着刘春花睡懒觉,林珞拿了红薯,偷偷塞给了唐苑一半,之后便背着大背篼准备出门打猪草。

唐苑手里拿着半个红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林珞。

“珞珞,林家来了信,过几日会来人接你去测试灵根。咱们虽然在宋家沟来住,娘又改嫁了,但你到底还是姓林,是林家的人,测试灵根这事自然也有你。”

说到这里,唐苑的心情很复杂,不知究竟想不想林珞有灵根。

林珞愣在原地,脑子里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模糊的记忆。

似乎,青州的林家是东洲四大家族林家的分家。

只是林家将唐苑和原主赶出来几年,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测试灵根一事也需得小心谨慎才是。

“我知道了,娘。”林珞点头。

走出大门,身后隐隐约约还传来方力的叫喊,以及刘春花被吵醒的不满怒吼。

林珞用力抿唇,吐出一口浊气,将镰刀丢进大背篼里,双手用力地捏住背篼的背系往前走。

那双捏着背系的手,隐隐有些发白。

方力性子阴阳怪气的,平日里除了刘春花和唐苑,他不允许林珞进门去见他,林珞也乐得自在。

吃个半个红薯,林珞还是觉得饿,趁着要去打猪草,她也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果子可以吃。

今天林珞走的不是往日里走的东边那条路,而是一路向西。

宋家沟是个不小的村子,村子里人不多,但占地面积还是挺广。

在西边,还有一座大山伫立,往后一些还有连绵的山脉。

村里人不太喜欢去西边的大山上,听说那里有大猫。

普通人自然不敢和大猫硬碰硬,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的盘中餐。

林珞去西边也是没法,她实在是太饿,山上或许有果子可以果腹,免得每日饿得只能喝水,实在是太惨。

上山的路不太好走,杂草丛生,到了林珞的膝盖以上。

林珞弯着腰,手里拿着镰刀左右挥动拨开草丛,也是为了打草惊蛇,怕的是不小心踩到蛇尾,被蛇给嘬一口。

一路上山,林珞没有去看有没有猪草,而是看有没有吃的东西。

可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她还是没看到什么可以吃的果树,周围都是荒山野岭。

就在林珞准备转身折回去之际,不远处翠绿的果树悄然印入眼帘。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