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你不可楚初萧延绵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楚初清楚的记得,前世因为与楚姚雪发生争执,林氏就罚她戒尺。用那韧性极好,像一把尺的戒尺,扇她的嘴巴。她被打的嘴周红肿,门牙掉了一颗,嘴里都是血。那份痛与忌惮,令前世的楚初更加怯懦,不敢再有丝毫反抗。今日不过是风水轮流转,也叫楚姚雪尝尝受戒尺之刑的苦楚。

《妃你不可楚初萧延绵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楚姚雪闷哼了一声,吓的弯下身子,反驳道:“祖母,我没有,是顾二小姐她诬陷姚雪。”


“我没有诬陷她,卓四小姐可以作证。”顾菁菁一口咬定。


卓嫣然对楚姚雪刚才默不作声,没有替她辩解的事,心里不平衡。


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因楚姚雪几句话挑起来的,凭什么她可以独善其身。


“我就是听信了楚姚雪的话,才去抢夺楚初头上的发钗。”


“你们……”


“啪!”


楚姚雪气愤的想要反驳,但楚老夫人已经先起身,一巴掌狠狠打落在楚姚雪的脸庞。


然后面红耳赤,严厉呵斥:“东宫选妃之事又岂是你一介女子能指手划脚,如今还未嫁入东宫,就敢口出狂言,到底是林氏把你骄纵坏了,今日老身就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匡扶家规,也叫顾二小姐与卓四小姐看看,我楚家绝不会包庇纵容犯错之人,来人,拿戒尺来!”


“不要,祖母,姚雪没有,姚雪冤枉……”


戒尺:打的是口出狂言,满嘴谎言之人。


楚初清楚的记得,前世因为与楚姚雪发生争执,林氏就罚她戒尺。


用那韧性极好,像一把尺的戒尺,扇她的嘴巴。


她被打的嘴周红肿,门牙掉了一颗,嘴里都是血。


那份痛与忌惮,令前世的楚初更加怯懦,不敢再有丝毫反抗。


今日不过是风水轮流转,也叫楚姚雪尝尝受戒尺之刑的苦楚。


张嬷嬷送上戒尺。


老夫人拿过戒尺后,已经有人先按压住了楚姚雪的胳膊、后背,定住她的身子。


楚老夫人眼中尽是厉色,没有半分心软,扬起手中戒尺就重重拍落在楚姚雪的嘴唇上。


只听……


“啪”一声。


顾菁菁与卓嫣然被这戒尺扇打出来的声音,吓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好像那戒尺是打在了她们嘴巴上。


楚姚雪痛苦的尖叫:“啊……”


她挣扎身子,扭动脑袋,撕喊着林氏:“娘……娘……快来人……”


楚老夫人见无悔过,反而盼着林氏来解救她,心中恼意更盛,怒火冲天的喝道:“今日不管谁来,都解救不了你。”


“你身为楚家女,我楚家的家规你置于何地。”


“你与太子殿下的婚约,那是皇家恩赐,你怎能拿着与太子的婚约,去干强盗之事,还带着外人欺负你妹妹。”


“我今日若不罚你,让你脑子清醒清醒,他日楚家便要毁在你手里。”


楚姚雪的确没有悔过之心,她来松青院的时候就去让人找林氏。


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她心里更多的是不服气,愤怒!


但她不能反抗,她得像个弱者一样,才能让林氏更加心疼自己。


“呜呜……祖母……姚雪……知……知错了……”


“啪啪啪”的戒尺鞭打声,在屋里传到院外。


楚初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真真是替自己的祖母不值。


在楚家,还能守住楚家家规的人,也就只有祖母了。


可祖母不知道,半年后她因去福灵寺烧香,从寺庙的百步梯摔伤,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她的亲生父亲楚相,成了朝中最大的奸佞。


残害忠良、祸害百姓,令燕国险些灭国。


没有了祖母,楚家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成为皇亲国戚。


而祖母一心想护住的她,楚初!


不争气的成为了这些佞臣的棋子!


这时,一群人浩浩荡荡从外面走入。


为首的妇人身穿喜庆的紫红色长裙,珠光宝气,通身官妻富贵气质。


那,就是她的亲生母亲,贵妇圈里人人都称赞的一品夫人——林温婉。


她看到楚姚雪被两名婆子按压在地上,林温婉哪里还顾自己的贵妇形象,箭步冲入屋子,挡在了楚姚雪的面前。


“娘,住手!”林氏抓住了戒尺:“今日是姚雪的生辰宴,她还要出去接见宾客……”


“你用戒尺打她,岂不是毁了她的脸,娘叫她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娘就算心里有气,要罚也要等到外头的人离开后再罚,家丑不宜外扬啊!”


“这还是外人指证你这个女儿,她还怕家丑外扬出去吗!”楚老夫人狠狠的甩开了戒尺。


戒尺顿时飞了出去,掉落在一旁。


林氏转头看了一眼顾菁菁与卓嫣然。


这两个孩子她能拿捏,但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先保下姚雪。


“娘,你先消消气,儿媳来松青院的时候已经了解到了南院竹林的事情。”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到底就是几个孩子打打闹闹不小心误伤了,没什么多大的事。”


“你若是这样一闹,对姚雪的终身大事及顾卓两家的颜面,可就不好看了!”


“楚初那孩子的伤,养养就能好,最重要的是……娘若为此事气坏了身子,才是最不值得的。”


抽心的凉意,在楚初的心底一阵阵袭来……


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林氏从进来到现在,连个眼神都没给她,更是没有过问她伤势如何。


反倒是在看到楚姚雪嘴巴上的伤时,急于替楚姚雪撇清过错。


把楚姚雪带着顾菁菁和卓嫣然欺负她的事情,当成了过家家。


楚初对林氏早已心如死灰,不再有期待。


可是重活一世,再见林氏对自己的态度时,她还是会感到心寒。


不等楚老夫人爆发,楚初就先站起身,言语淡然的说道:“是啊,祖母气坏了身子才是最不值得的。”


“我楚初受的只是皮肉伤,祖母没有必要为了我,令顾卓两家颜面太过难堪。”


“我自幼在外长大,随养母顾氏上山砍柴,从高处滚落摔断了腿,我没有哭。”


“养母顾氏在我八岁时病逝,自此我被人赶出了村子,在外颠沛流离。”


“饿急眼了,从野狗口中夺食,被野狗咬伤胳膊,也曾被乞丐追赶打骂,左臂脱臼。”


“后来被一位爷爷收留,我过上了温饱的日子。”


“随爷爷学医,上山采药,从食岩山崖坠过崖,九根肋骨断裂八根,我也不曾喊痛。”


“现在我头部的伤,比起以前受过的那些伤,真的不算什么。”


“我皮糙肉厚,回去养几日便好了,今日是姐姐的生辰,姐姐又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


“姐姐还要顶着一副好面皮出去接待宾客,我不过是被人抢走了一支钗子,砸伤了脑袋,养养就能好。”


话落,楚老夫人的心早已揪成了一团,一双眼睛被泪水模糊,声音哽咽的问:“你……你怎么从未说过这些?”


“对不起祖母,让你担心了,以前不说是觉得我终于有家了,我也可以像有父母的孩子一样,被父母庇佑。”


“现在突然说出来,是想告诉祖母,我承受过比这更重的伤,如今我这头上的伤真的不打紧,祖母不要担心我。”


她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用纱布包扎过的地方。


是啊,比起被墨鸿祯砍去四肢,挖去眼珠子,拔掉舌头,这头上的伤算轻的了!


楚老夫人杵着虎头杖,走向楚初,然后心疼的抚摸她的脸。


楚老夫人承认自己有私心。


因为楚初太像她那死去的女儿楚甄。


可是楚初的遭遇,又让楚老夫人清醒的分清了楚初与楚甄二人。


楚初是她嫡亲孙女。


十五年前她没有护好自己的女儿,十五年后,她要护好她唯一的嫡孙女!


“尤琴!”楚老夫人命令道:“把二小姐送到松青院西院,日后就让二小姐留在西院养伤。”


吩咐完后,楚老夫人又对楚初说:“初初,今日之事,不是她林氏一人说了算,只要我还活着,这楚家的门风绝不能轻易被破坏,祖母我会为你讨一个公道!”


“楚初!”楚老夫人心疼楚初的遭遇,然而楚初说了那么多,并没有激起林氏半点同情心,她冲着楚初冷喝了一声。


林氏觉得,楚初早不说晚不说这些遭遇,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就是在害她的姚雪。


林氏抱着楚姚雪,脸上带着几分怒容:“楚家是亏待你了吗,竟当着外人的面说这些不堪的过往,你怎么有脸说出在外面流浪,从野狗口中夺食的话,你不要名节,也别害了你姐姐!”


楚初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她看林氏的眼神,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不!


她本就林氏失望透了。


如今,只不过是在心底里,彻彻底底与林氏母划清了界线。


日后在复仇的路上,她再不会受母女之情所迷惑。


楚老夫人面容怒红,正欲怒喝林氏,却被楚初用力握住了双手。


楚初一个眼神,楚老夫人就懂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朝着楚老夫人微微福了一礼,而后面无表情的转身面对着林氏。


冷漠到没有一丝感情的问话,从楚初的嘴里问出口:“我自幼在外,身为亲生母亲的你,在哪里?”


“楚初,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林氏怒火攻心,并未发现楚初的异常,就觉得她在老夫人面前学会耍心眼了。


楚初唇角轻扯,低声一笑:“楚家的确没有亏待我,但我若不被楚家接回来,凭我一身医术,也能自给自足给自己温饱。”


“我顾娇娘……何至于站在这里,被自己心心念念期盼的亲生母亲,这般质问,你怀里的姚雪是你的亲生骨肉,我是什么?”


她缓缓走向林氏,眼神、表情尽是嘲讽。


林氏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楚初之前不敢这样看她,不敢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话,更不敢用这种犀利的眼神瞪看她。


可纵使如此。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