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面筋的妹妹小说
继续看书
这都归咎于后妈的一张巧嘴,只要我不如她意,她就会跑去我爸那里告状,诬陷时不经意的撒个娇,迎接我的便是一顿毒打。后妈的女儿陈恩妍亦是如此,她只比我小两个月,我爸却总要我让着她。还要怎么让呢?我的书我的电脑我的房间,就连我亲爸,通通拱手相让。

《烤面筋的妹妹小说》精彩片段

高考当天,我后妈在考场外下跪,痛哭流涕的跪求考官,只为让我迟到了的继妹进考场。

我在考场内答着题,听着母女俩哭天抢地的哀嚎。不禁嘴角上扬。

我如愿考上了清华,而她只能自食其果。

我后妈李霞和她的女儿,如出一辙的阴狠毒辣。

皮带抽,扇耳光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我爸从开始的有意阻拦到后来加入了恶魔联盟。

这都归咎于后妈的一张巧嘴,只要我不如她意,她就会跑去我爸那里告状,诬陷时不经意的撒个娇,迎接我的便是一顿毒打。

后妈的女儿陈恩妍亦是如此,她只比我小两个月,我爸却总要我让着她。

还要怎么让呢?我的书我的电脑我的房间,就连我亲爸,通通拱手相让。

不让能行吗?

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小伏低。

高考在即,饭桌上我爸询问着我们二人的成绩。

陈恩妍饭都没咽下去,抢着开了口。

「爸,我上次月考排名年级第六呢!我们班主任说我考进清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是陈恩宁就不知道了,好像是倒数吧?老师上课还点名批评了呢!」

说完还装作一副假惺惺关心我的样子,我并未说话,只是低头吃饭,但余光还是扫到了我爸绽开的笑脸。

我爸并未在意我成绩的好坏,许是接受了我升高三之后成绩烂的设定,也或许只听到了那句考进清华不是问题。

笑声爽朗的夹起鸡腿送到了陈恩妍的碗里,不住地夸赞着。

接过鸡腿的陈恩妍不住地吧唧嘴,还从桌下踩了我一脚示威。

这种日子我早已习惯了,但是,谁又知道最后结果如何呢?且等着瞧吧!

陈恩妍说的也没错,我上次月考排名很烂,但我是故意的。

考试后,我又重做了一遍,对照答案算了分数,我才是全年级第一。

但我不能让后妈和陈恩妍知道我的真实成绩,眼看快要高考了,我不想出任何差错。

至于后妈小三上位逼死我妈的账,有的是时间算,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饭后,我爸与后妈出门散步,我回到卧室开始刷题,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带有一张小床的杂物间。狭小拥挤,堆满了不属于我的各种杂物。

做题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我本不想理会,可越是恶心人的东西越是粘人。

「陈恩宁快滚出来啊,装什么用功呢,我的腰都快断了快过来扶我一下啊!」

我无可奈何的走了出去,我要是不出来,这疯子是不会消停的,况且她这样吵我也无法做题。

「浴室呢!快滚过来啊!」

循声望去,一摊肉团子躺在地上,看样子是真的爬不起来了。

看着地上的瘦身精油,估计还是为今日在学校里被人骂死肥猪的事耿耿于怀呢。

每次被人欺负才意识到要减肥,可三分钟热度的陈恩妍这股子热乎劲只能维持一天,今天挨骂今天减肥,明儿又开始了胡吃海喝。

如果她不是陈恩妍我一定会帮她,但可惜她是,而且是个窝里横。每次在外受了气,都要回来拿我撒气。

我试着将她扶起来,可受伤的她就像一头死猪,任凭我再用力都没用。

一时脱手她又重重摔在了地上,她顾不上疼伸着腿踹了我一脚。嘴里还不住地骂道。

「废物!和你妈一样都是废物!你妈连个男人都拴不住,你还真是她的女儿啊,一样没用!」

没等她说完我蹲下身用力扇了她一巴掌,她愣住了没敢说话只是放声大哭,咧开的嘴角渗出了血。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一个以色侍人的下贱胚子又能生出怎样的女儿呢?不过你应该还不如你妈呢?你胖成这样以后又能勾搭谁呢?废物,收起眼泪等我爸回来再流吧!诬陷告状不是你的专长吗?」

说罢我回了房间,任凭她在浴室哭闹。

我爸那晚和往常一样,狠狠打了我一顿。他挥着皮带结实的抽在我的后背上,霎时绽开一道道血痕。

是后妈跑来中止了这顿毒打,并不是来装贤妻良母,而是时间太晚,再打下去该吵到陈恩妍睡觉了。

那晚我整夜未眠。

因为缺觉,晚自习我实在撑不住,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醒来时身上披着一件校服外套,是江书泽的。



我和江书泽是同桌,所以对他身上的淡淡肥皂香极为熟悉。

我看着身上的外套,瞥了一眼陈恩妍。

她恶狠狠的瞪着我,恨不得把我囫囵个吞了。

对于陈恩妍暗恋江书泽五年的事,应该没人比我更清楚了。眼下这一幕,估计她肺都要气炸。

「我给你收集的错题集锦你订正好了吗?还有哪些不会我给你讲。」

江书泽低沉温润的声音把我的视线拉了回来,我哪有什么不会的题,不过是藏拙罢了。

但我还是随手找了几道题让江书泽给我讲,下课后,陈恩妍跑了过来。笑眼弯弯,弯到只剩两条线。

「书泽哥,这道题我怎么也解不出来,你能给我讲讲吗?」

江书泽沉着脸低头看试卷,语气冷淡的敷衍着。

「你成绩那么好哪还轮到我给你讲题,你给我讲还差不多。」

已是明确的回绝,但陈恩妍竟听不出来,还陪着笑脸继续纠缠。

「哪道题不会啊?我来给你讲书泽哥!」

江书泽被烦的无话可说,以去厕所为由走掉了。

陈恩妍见状坐到了我旁边,立马换了张脸,小声威胁我别和江书泽走太近。

「同学之间友爱互助怎么到你眼里就变样了呢恩妍?你得不到江书泽的回应为何拿我来撒气呢?」

我语调高了些,周围几个同学一副吃瓜表情诧异的看向陈恩妍。

她觉得下不来台,霎时脸上多了两抹红晕。气急败坏的扇了我一巴掌,在我想要还手时江书泽走了过来。



「陈恩妍!你疯了吗?」江书泽愤怒的咆哮着,话语中充满毫不掩饰的厌恶。

周围同学也在小声的议论着,无非是成绩好人品差之类的话。

上课铃响了,陈恩妍哭着回到了座位。

右脸的灼热感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江书泽这时跑了出去,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轻揉着右脸低头做题。

「冰敷一下吧,止疼。」江泽递给我一大袋冰镇矿泉水,里面还有两包糖果。

我诧异的问他为何买那么多,他淡淡的说冰一会该不凉了,所以多买了些。

「那糖果呢?」

「吃点甜的心情会好些,那个,陈恩妍平日里也这样对你吗?」

在听到我肯定回答后,江书泽眼眶红红的瞧着我,那是一种心疼的眼神,从我妈病重被后妈逼死后,我再也没见过了。

那眼神搞得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紧张的擦拭了手心的汗,从书包里掏出了皱巴巴的五十块钱递给了他。

这钱是我偶尔给校门口卖晚饭的阿姨那里帮忙赚的,不多但也攒了好久。

江书泽接过钱并没有收,只是仔细的将那几张纸币仔细摊平折好,然后放在了我的手里。

「明早我想吃煎饼果子,要加两个蛋。就当是还了我给你买水的人情了。」

我拗不过只能答应。

抬起头时,又看到了陈恩妍投来怒不可遏的猩红目光。

放学后回家路上,陈恩妍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课上你和书泽哥说什么了陈恩宁!你这个贱人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没说什么,但我感觉他好像喜欢你哦恩妍,他课上不时的看向你,还和我说如果你瘦下来就好了。所以,减肥吧!」

陈恩妍听我这样说,喜出望外的信以为真,全然忘记了晚自习课间的不悦。

陈恩妍低头摸了摸肚子上的赘肉,然后趾高气昂的问我怎么保持身材的。

呵!保持身材?平日里后妈如此苛待我,有什么好吃的都给陈恩妍留着,生怕进了我的肚子。就连饭桌上我夹块肉,都要阴阳怪气的辱骂一番。想到这些我极力克制着情绪,好声好气的给了陈恩妍建议。

「少吃,最好节食。那样瘦的快,你那瓶瘦身精油就不错,坚持涂抹,反正你成绩好,把时间用在减肥上,这样高考结束你不止能上清华,还能俘获你的书泽哥,两全其美啊恩妍!」

陈恩妍美滋滋的幻想着自己瘦下来后的美好生活,到家后果然没有加餐,对于将夜宵送到嘴边的后妈更是大发雷霆。

后妈只有对我才刻薄狠毒,对于陈恩妍,她永远都是宠着惯着。殊不知,一味地溺爱会毁了陈恩妍。

睡前洗漱时,我看到浴室的那瓶三无瘦身精油不见了,估计陈恩妍在卧室里正着魔般涂抹着呢。



时间很快,离高考越来越近。已经是最后一次月考了。

成绩出来后陈恩妍傻眼了,她的排名从年级前十退到了年级一百。

就连一向以陈恩妍为骄傲的班主任也震惊于如此大的退步,课后还专门找她谈话。

我和上次一样,成绩稳定。这对于陈恩妍来说,是个成绩退步后听来不错的消息,在她眼里,成绩就算差些也不要紧,但一定要胜我一筹。

殊不知我重做了一遍,比对过正确答案后,分数还是年级第一。

放学回家路上,我看着走在前面的陈恩妍腿里灌了铅般,我追上去拍了拍陈恩妍的肩。

「哇,你肩薄了好多啊恩妍!」

陈恩妍脚步都轻快了不少,笑着问我真假,我诚恳的点了点头,看着她怡然自得的样子我缓缓开口:

「今天你的书泽哥和我说你瘦了不少,我还不信呢!现在看来是真的,他还说你要是再瘦点就更美了!他对你还真是观察的够仔细啊,想必是没少关注你。」

事实上,她并没有瘦下来,反而因为节食整个人更加浮肿。许是最近一直憋在卧室里没学习,只顾着研究减肥了。

如今她为了瘦下来几近疯魔了。

但是成绩的事,我爸晚上一定会提及,他知道今天出成绩和排名。

陈恩妍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绽开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神异常冰冷,恐吓的出了声。

「你要是敢和爸说我退步的事,我就告诉我妈,让她打死你!反正我说什么她都会信,胡乱编造些什么你就死定了!」

她还真是嘴强王者,但我才不会和我爸说这些事,她或许是减肥减傻了,我和我爸之间哪还有什么交流。

「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告你状呢?况且告状这种事是小人之举,你说对不对?而且你成绩那么好,这次只是发挥失常而已,不必放在心上,你一定能考上清华的恩妍!」

显然这招糖衣炮弹对陈恩妍很奏效,她仰起头轻哼了一声,自顾自轻哼着歌往家走不再理会我。

晚上我爸的确问起了月考成绩的事,陈恩妍磕磕巴巴的说还是年级第六。

这次她没敢提及我,生怕说错了话,我爸也并没有过问我的成绩。因为晚上有应酬,问完陈恩妍就离开了。

做题时想到我爸只关心陈恩妍时不由得苦笑,虽说我早该习惯,但心里还是一阵酸楚。

童年记忆里,我爸还和妈那般恩爱,抱着我说不管恩宁成绩如何都是我们的宝贝,想到这,泪水打湿了试卷。

就在这时,陈恩妍歇斯底里的一句滚出去把我拉回了现实。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