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巨作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畅销巨作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 更新:2024-06-11 22:14:00
  • 最新章节:第19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讲述主角宜宁李世则的爱恨纠葛,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面在月底的时候被天香楼来的人选走。想到这,宜宁又觉得有些生气,去天香楼后,自己每日都过得小心翼翼,天天伺候楼里的姑娘,给她们端茶送水学习,还要学习阁里要求每个女孩子学的琴棋书画。明明自己处处小心,却在十四岁时身子被男人糟践了,也不敢跟天香楼的妈妈说,因为天香楼的规矩是私下破身被发现的话,那就要去接最低等的客人。低等的客人是什么呢,就是一些贩夫走卒,价......

《畅销巨作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精彩片段


宜宁睁眼,看到的便是灰蒙蒙的屋顶,她紧张的摸了摸胸口,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不对啊!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被人一刀刺穿胸口,怎么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等等,自己胸口好像没有胸。

这时有人踹门进来,接着便是一个大嗓门传来。“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快给老娘起来干活。”

说完来人就自己亲自动手去拖床上的人。

这时宜宁才注意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面,屋内就简单一张大炕,身上是灰扑扑硬邦邦的棉被,十几个女孩子挤在一起躺着,她在坑尾。

床上的女孩们听到声音都快速的爬起来,宜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乖巧的随大流。

下床的时候怔愣了一下,地上的那双鞋子脏兮兮的,乌漆嘛黑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她有些不想伸脚,又看到屋里的女孩子断断续续都出去了,只能一狠心穿上。

出了门,房间前面是一个院子,旁边有一口井和一棵歪脖子枇杷树,地上铺着青砖石,旁边还有个葡萄架,现在葡萄还未成熟,一串串都是小小的青油油的,两旁还有两间青砖黛瓦的屋子,像富户的屋子。

宜宁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不是她被父母卖了以后那个人牙子的家吗?

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是一双小孩子的手,宜宁眼尖的看到小拇指内侧一颗痣,这不是自己的痣吗?

还没等看清,旁边一个圆脸女孩就紧张的凑过来。“你干嘛傻站着,你不怕挨打啊!妞妞。”说完把她拿着的水桶给了她,自己又跑过去抱另外旁边的柴火。

宜宁记忆涌来,根据这声妞妞,她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她回到了八岁,旁边的女孩是同村一起被卖的依依。

因为家里女孩太多,而自己娘亲刚生下了一个弟弟,爹开心于自己得了一个儿子,又觉得养女儿费钱,想着卖了还能把钱拿来养儿子,可以给儿子买点肉吃吃。

所以就把自己卖了,娘虽然舍不得,却没有阻止,她心中也觉得儿子更重要。

这时自己应该刚被自己父母卖了不久,现在正在人牙子徐妈妈家里,每天跟着另外被卖的十几个女孩子一起给徐妈妈端茶倒水伺候她们一家。

这么想着,手上的活却不敢停,她去到井边,吃力的用手摇着辘轳。

好不容易才打上来半桶水,又提着水桶踩着凳子把水倒进比她还高的水缸里,她做的小心翼翼,是前世养成的习惯,也知道自己现在年纪小,如果跌倒出问题了可没人给她医治。

累了一天,晚上就吃了半个馍馍,喝了一碗稀粥,宜宁摸了摸肚子,有些没吃饱。看了看旁边,她知道那些女孩子都没吃饱,可是没人敢说什么。

躺在床上宜宁仔细捋了一下,如果她记得没错,她被父母卖了以后,第二天人牙子徐妈妈就带着她和另外几个被卖了的女孩坐上了马车,走了两天,来到了徐妈妈自己的家,在这边待了半个多月。

期间陆陆续续有人来这边选人,她前面都没被挑中,后面在月底的时候被天香楼来的人选走。

想到这,宜宁又觉得有些生气,去天香楼后,自己每日都过得小心翼翼,天天伺候楼里的姑娘,给她们端茶送水学习,还要学习阁里要求每个女孩子学的琴棋书画。

明明自己处处小心,却在十四岁时身子被男人糟践了,也不敢跟天香楼的妈妈说,因为天香楼的规矩是私下破身被发现的话,那就要去接最低等的客人。

低等的客人是什么呢,就是一些贩夫走卒,价格又低,一晚不知道要接多少,阁里才不会管你的死活,一般接这种的女子很容易就香消玉殒。自己才十四岁,如果接了能活几天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瞒到十五岁,怎么也瞒不住了,要拍初夜的前夕,天香楼的嬷嬷按照往常一样给要接客的这一批姑娘们验身,她还是被查出来了。

至今都记得那时的惊恐,她躺在床上,腿粗暴的被分开,她的目光只能看到自己拱起的两条腿,她流着泪,身子打着颤,想求嬷嬷高抬贵手,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验完后那个嬷嬷跑过去跟天香楼的妈妈嘀嘀咕咕了几句,天香楼的李妈妈听完后看了她一眼,又走过来亲自过来验了验。

她后面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的身子比较特别,那个嬷嬷说她的身子容易让男子着迷,是难得的极品,可以给天香楼赚钱,天香楼的李妈妈才没有让她去接一些最低等的客。

好不容易熬了两三年,有固定的几位熟客因为自己的身子把自己包了,才过了点清净日子。

那天她正在自己房间榻子上,吃着乳酪饼,刚想吃完就睡个午觉,感慨自己几年小心翼翼伺候客人日子终于好过了一些,有了自己的房间,还有小丫鬟伺候自己,想吃什么也能吃到,还从客人手里得到一些钱财,估摸着没两年就可以赎身自己买个院子过生活了。

就听到外面有吵闹声,她可不敢开门去看热闹,就怕伤及无辜,刚想着等一等,等吵闹声没了再午睡。

没一会就听到踹门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举刀就砍了过来,第一刀避了过去,没躲过第二刀 ,那人一脚从后面把自己踹翻在床边的地上,自己还没转身,就从背后被一剑刺穿。

死前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人喊,‘’本王的女人也是你们可以欺负的。

‘’还有李妈妈的求饶声。宜宁估计男子口中说的是前两天被充为官妓送到她们阁里的女子。

她去看过,那女子身着一身白衣,飘飘如仙,是难得一见的气质清冷的女子。她都来不及多想,就死过去了。

宜宁觉着自己死的有点冤,勤勤恳恳十来年,莫名其妙被杀了。暗暗骂了一句那男的有病吧!又开始谋划下一步怎么办,是继续等天香楼的人过来把自己带过去还是怎么样。

天香楼虽然不好但是至少有饭吃,能活着,自己上一世也快熬出头了,去外面别的地方还不知道怎么样。

想着想着,可能是小孩子身体又太累了,宜宁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都说我不能再管妩儿,可是我怎么能不管,她是我从小认定的妻子。”

李世则对情情爱爱倒没什么感触,目前为止,他唯一接触的就是宜宁。“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你自己愿意,无愧于心就行。”说完举起酒杯又一饮而尽。

徐宴安叹了口气。“李兄你明白就好,所以不管妩儿发生什么我都是应该不离弃的。如果没保护好她,那就是我自己失职。”

“如果喜欢一个女子肯定要保护好,那才是大丈夫应该做的。”李世则说完醉得趴在桌上。旁边的亲卫告了声罪,就把李世则背去主屋了。半夏连忙跟着过去。

一等丫鬟都没在,常嬷嬷只好让人叫二等丫鬟过来。

宜宁刚准备休息就被喊了出来。

“宜宁姐姐,世子有贵客来,可是半夏姐姐要照顾世子,白芷姐姐前两天不舒服休息了,常嬷嬷说叫二等丫鬟去伺候,你先过去吧!”小丫鬟明显有些急。

“好,我马上过去。”宜宁也不敢推辞,马上就跟着过去了。

一进凉亭,看到在亭中喝酒的男人,宜宁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徐宴安,上辈子那个狗男人。

宜宁对于徐宴安的情绪很复杂,她是她遇到过的男子中最优秀的,她当时爱的痴迷。可是破了她身子却连半句话都没有的也是他,最后也只是带走了裴妩儿,所以她也是有些恨的。

爱恨交织的情绪有些复杂,原本以为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见,却在侯府又看到他。身后的丫鬟推了推宜宁,宜宁清醒过来,赶紧在一旁伺候。

好不容易捱到徐宴安喝醉被送去休息,宜宁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辈子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晚间想到这个事情,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宜宁有些叹气的出了门,走到后院,世子的院子后院很大,有池塘、花园、观景亭、小桥,还有一条小河流。

宜宁决定去那边走走,后院都没有住人,所以她也不担心被发现。

徐宴安有些醉,可是越醉却越清醒,他想到自己前些天查到的事情,妩儿进青楼后就被灌药了,什么都发生了,只是还没破身,他有些难以接受,又觉得是自己没保护好妩儿,徐宴安头痛的想睡觉,却感觉体内好像有火,身下一直在沸腾。

他打开了门,临时派过来守门的婆子也睡了,他吹着晚风想清醒一点,走着走着来到了后院,接着闻到一阵奇异的香,身下反应越来越剧烈,他猜到可能是谁下了药,想折返找人为自己找大夫,脚步却不停的跟着香味走。

宜宁此时正坐在溪水旁泡脚,水清清凉凉让她觉得很舒服,她随即躺在草地上看起了天上的星星,想着今天遇到的徐宴安,还是一如记忆中那样,世家培养出来的贵公子,一看就是眉目疏朗,谦谦君子一个,可惜再俊美的皮囊也掩盖不了他恶劣的品性。

徐宴安跟着香味,来到了后院的一个亭子,低头就看到在旁边草地上躺着的女子,八月中旬月儿圆圆,月光柔和的洒在大地上,女子皮肤本来就白,被月色一照,更是白的发光,躺着也能看到女子身体起伏的美好,纯净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精怪一样动人,徐宴安心底滋生了强烈的破坏欲。

徐宴安冷笑,下药然后搞这种把戏。

微光中,徐宴安假装闭眼,等枕边人呼吸平稳,渐渐沉入梦乡。他唇角微微上扬,小心翼翼将手伸进宜宁的狐裘拉住她的手。

第二日,宜宁醒来发现她正搂着徐宴安的腰,她有些尴尬,知道大概是平时搂李世则搂习惯了,她微微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徐宴安,发现他呼吸平缓,应该是还未醒。

宜宁轻轻的拿开了手,又悄悄的慢慢挪动到床边准备下床。

徐宴安早就醒了,看她这个模样,有些想笑,实在憋不住,只好开口。

“宁宁,你醒的这么早。”说完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

“嗯。”宜宁尴尬的耳垂都红了,低低嗯了一声。

吃过早饭,宜宁决定还是要出去看看,挖点笋也好,这边的米不多了,撑不了多久,想着便准备出门。

“宁宁,现在外头是不是雪很深,你还要出去吗?”徐宴安有些担心的开了口。

“嗯,我得去看看,食物不多了,也不知道巡查的人什么时候才会来。”

宜宁轻声回答,手脚麻利的拿好工具便开了门,又轻轻为徐宴安关好门,避免有风进去。

徐宴安有些愧疚,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她,也知道她说的不无道理。而且现在如果自己下床,瘸着腿可能更影响宜宁,只能默默希望宜宁快些安全回来。

雪又变深了,宜宁踩进去,现在已经到膝盖以上了,在雪中走着不一会儿裤子就湿@#了,大腿膝盖有些刺骨的寒冷。

宜宁用手中的长棍子探着前方的路,她担心会有坑,就算是浅坑,不小心踏进去也有扭脚的风险,她一步一步的走着,这次还是准备去旁边的小竹林看看有没有鲜笋,去远了她也害怕,而且遇到猛兽,她更是只有被咬的份。

明明只有几百步的距离,却走的比上次艰难很多。好在积雪有些深,却并没有结冰,是松软的,宜宁走到竹林,看着密密麻麻的竹子,也全部被冰雪覆盖,却是别样的好看。

宜宁想把积雪推走然后找有没有鲜笋,却发现根本不行,虽然竹子已经挡了大部分积雪,竹林内的积雪也比外面的薄,但是还是到了膝盖的位置。

而且她不能久留,身上的裤子已经打湿@#了,再过半个时辰,可能衣服也会湿。她只能用脚尖细细的探索,如果撞到了明显突出的,她就用木头挖走上面的积雪,再用匕首把鲜笋挖出来。

用了半刻钟,总算挖出来五六颗笋,宜宁用衣裳包着打了个结又慢慢走了回去。

徐宴安看着宜宁推门进屋,满身风雪,脸色也冻的惨白,他有些着急。

“宁宁,快去烤火。”

回到小木屋后,宜宁感觉到下半身已经冻得有些失去知觉,她马上烧热水,换下衣物,将湿#@了的衣物放在木架上烘烤。又连着喝了几碗热水,身体渐渐转暖。

徐宴安有些担心,他用一只手将身体撑起来。“宁宁,你没事吧!”

宜宁打着哆嗦,捧着碗,慢慢的喝着。“我没事,只是衣服有些湿@#了,我现在在准备将衣服烤干。”

本来以为及时喝热水,暖和身子就会没事,没想到还是发烧了。

到了下午,宜宁将煮好的粥喂给徐宴安,自己也跟着吃完以后,就感觉到想睡觉。

徐宴安让她上@#床睡觉,她也没推脱,一会就睡着了。

过了半个时辰,徐宴安发现她的身子开始发烫,想将她喊醒竟然发现她已经说起了胡话。

宜宁晚上躺在床上,想到刚刚屋里那几个小丫鬟的交谈,让她记起了在天香楼的日子,记起了那个糟践了她身子的男子。

宜宁八岁时被卖入青楼,原以为只是卖进了普通人家当丫鬟,进去了之后才知道是青楼。她不想做青楼女子,因为她从小就听过,在大人口中当青楼女子这种可不是好名头。

刚开始逃跑过几次,每次都被抓回来,狠狠挨了几次打,才再也不敢跑。

她年龄小,每天就负责给楼里的姐姐们端茶送水,还要花时间去学习琴棋书画和刺绣,天香楼的李妈妈为了以后赚更多的钱,专门给女孩子们请来了教导她们琴棋书画的老师。

李妈妈还给她们这群女孩子排了班,有些上午去上课,下午晚上在楼里做事,就是端茶送水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有些下午上课,上午和晚上在楼里做事。

年龄小的时候就有那种喜欢幼童的客人,但好在也没吃大亏,等年龄大一点,发育了以后,每天端茶送水被客人们揩油也是常事。

等宜宁十二岁时,来了初潮,她本人的模样也是已经初见风采,五官开始更加精致娇憨,身子开始抽条,胸前也开始鼓了起来。

李妈妈担心她被人破了身子,就开始让她专门伺候楼里一个姑娘,当然,几乎所有楼里的女孩子都一样,发育了以后,还未到及笄的年龄之前,就不怎么出现在客人面前,只专门去伺候哪个姑娘了。

一来是防止被醉酒的客人趁人不注意强行拉过去破了身子,因为天香楼以前就有过这种事情发生。二来也可以跟已经接待客人的姑娘学学怎么伺候客人。

宜宁第一个伺候的,是楼里一位叫嫣儿的姑娘,她一直都认识嫣儿姑娘,她长相美丽,性子温柔,对姐妹也好,在嫣儿那里,她教会了宜宁很多,教她怎么讨好男人,教她怎么让男人有性2欲,教她怎么跟男人对话让他放不下,天天来捧场,教她身子是她们这种女子的利器,一定要保护好,教她尽量要会辨别哪些客人是不是身体上有性病。

后面还让她在窗户后面看她怎么伺候客人,这是宜宁第一次这么直观的面对这些。

透过窗户,看着在嫣儿姐姐身上的男人,她有些惊恐,却也知道嫣儿姐姐是为她好,既然都在青楼了,只能想想怎么样自己才能过好一些。。。。。。。。。。。。。。。。。。。。。。。。。。。。。。

过了一年多,嫣儿姐姐很开心的和她说她要走了,这时宜宁才知道,嫣儿姐姐攒够了赎身的银子,现在可以走了。

宜宁记得,当时嫣儿姐姐笑得特别开心,这是她印象中嫣儿姐姐笑容最美的一次。她的手温暖而干燥,很有安全感,嫣儿姐姐拉着她的手对她说。

“宜儿,姐姐要走了,你到时候如果想走,就找好目标,然后努力去讨好那个客人,让他在你身上花钱,钱存够了到时候你可以拿钱赎身。不要相信男人,不要去付出感情。姐姐现在已经在外头买了房子,你到时候有需要可以过来找姐姐,这是姐姐的地址。知道吗?”

“姐姐。”宜宁有些不舍的抱住了嫣儿,却不谈挽留,她知道嫣儿姐姐走了,她们就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

但是嫣儿姐姐出去又有钱又有房子,那肯定比在天香楼好太多。父母不爱她,毫不迟疑就将她卖掉,嫣儿姐姐是唯一一个真心待过自己的人,她真心希望嫣儿姐姐过得好。后面啊!就再也没听过嫣儿姐姐的名字了。

宜宁一直是怯弱胆小的,她小心翼翼的活着,只为能活着,见过嫣儿姐姐之后,她心中又多了期望。她就想着以后也要像嫣儿姐姐一样努力攒钱,然后赎身自己买房自己过活。后面及笄后努力了几年也确实差不多攒够了,结果她被人砍杀了。

李妈妈那边暂时没有空缺,就吩咐她就去厨房洗了几个月的碗,直到有一天,楼里来了新来的姐妹。

因为实在太热闹,她也忍不住挤过去看了,新来的姐姐坐在楼上房间的榻上,看着有些憔悴却不能掩盖身上遗世独立,飘飘若仙的气质。她身着妃色软罗烟纱衣,梳着凌虚髻,身上没有任何装饰,弯弯的柳叶眉,丰盈如樱桃的唇瓣,悲悯的眉眼,看着好似马上羽化而登仙。

大家都有些看呆了,又被李妈妈轰了出去,听着楼里各位姐姐的议论,这时宜宁才知道,这是京城有名的才女裴妩儿,可惜被官家查到她父亲贪污,高门贵女便一朝跌落泥潭,裴家的男丁全部流放,女子则被充为官妓。

这个事对她宜宁影响倒不大,她继续洗她的碗,没过几天,李妈妈身边的嬷嬷找上了她。

‘’宜儿,新来的那个姑娘你知道吧!‘’嬷嬷含笑问着她。

宜宁有些慌,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嬷嬷,我知道,但是我没有接触过,我一直都在厨房洗碗。‘’

嬷嬷看她的样子有些心疼,楼里的女子基本都是苦命人,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宜儿,不是这个,是李妈妈说让你去服侍这位姑娘,你以后叫她妩儿姐姐就好了。如果没有问题,你及笄之前就是服侍她了。‘’

‘’好,嬷嬷,那我什么时候过去啊!‘’宜宁有些紧张的捏了一下身上的围裙,见不是要责罚自己,心里放松了些。

‘’你明早再去吧!今天晚上好好洗洗,天天在厨房,身上的油烟味太重了,免得那位姑娘不喜欢,我晚上也去和那位姑娘说一下,以后就是你服侍她了。‘’说完嬷嬷就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宜宁特意辰时起床,又仔仔细细检查自己的着装,看没有问题以后,宜宁就去厨房端了热水敲响了那位妩儿姑娘的房门。。。。。。。。。。。。。。。。。。。。。。。

张嬷嬷闻言立刻看着宜宁手中的银票,眼睛都瞪大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我能数数多少吗?”

宜宁笑着把银票递过去。

不一会儿,房中便是张嬷嬷嘿嘿哈哈的笑声。她拿着银票,手有些抖,笑容却掩盖不住。

“宜宁,你不早说,有这些银子,那就可以出府买个二进的院子,另外够我们吃吃喝喝一辈子不成问题。”

宜宁知道张嬷嬷人情世故还有生活知识都比她知道的多,不止是有个陪伴,这样也能帮助她在外头立足,毕竟她只是个十多岁的女子,出门在外很不方便,如果有张嬷嬷,她就方便多了,而且她看得出来,张嬷嬷其实心地善良。

“嬷嬷,我也是这样想的,出去买个二进的院子,到时候再请两个丫鬟婆子照顾我们。这些银子够我们吃喝的。”

张嬷嬷停了下来。“宜宁,你真的愿意和我这个老婆子生活在一块。”

“嬷嬷,我觉得您的性格、生活状态都很好,并不是那种固步自封的人,反倒是很好沟通,我认为没问题,出去了我会待您像长辈一样。”

张嬷嬷看宜宁真诚的样子,她知道宜宁不是那种满口谎话的人,她说到就会做到。

“宜宁,你让我想想,明早答复你。”

宜宁也不勉强,福了福身子就转身回了自己屋内。她希望张嬷嬷和她一起出府,更希望张嬷嬷是自愿想和她一起出府。

张嬷嬷看着宜宁的背影陷入深思,如果能和宜宁一起出侯府,那肯定是好的,自己下半辈子也不会太孤寂。而且世子给宜宁留了银子,那对于宜宁来说,将她带出去并不是负担。

她太孤单了,待在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也太久了,想明白了便不再纠结,张嬷嬷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日一早,宜宁正在洒扫书房,张嬷嬷喜颠颠迈着小步子就过来了。

“宜宁。”张嬷嬷招了招手。

宜宁转头,看到张嬷嬷略带喜色的笑脸,就知道张嬷嬷的决定了,她也有些开心,用帕子擦了擦手,便走了过去。

“嬷嬷。”宜宁福了福身子。

“宜宁,我今早去夫人那边的王嬷嬷那边打听了,出了赎身的银子,去夫人那边拜别就行了,王嬷嬷会帮忙把奴籍销掉。”

“嬷嬷,那您想着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先过去探探底,然后你再过去,不要和别人说我们是一起的,以免招惹麻烦。”

说完张嬷嬷朝四周看看,还好世子内院没什么人。

“好,嬷嬷,我听您的,那你先过去。”

张嬷嬷朝宜宁摆了摆手,就自己走了。

看着张嬷嬷在雪地中的胖胖背影,宜宁暗暗祈祷这件事能顺利。

过了一个时辰,张嬷嬷回来了,她轻轻敲响了宜宁的房门。

“宜宁,我刚刚已经交了银子了,王嬷嬷说估计半个月之内会去官府销去奴籍,等奴籍销了之后会喊大家一起去叩谢夫人,然后拿着良籍出府就行了。”

宜宁有些惊喜,她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嬷嬷,那我马上就去。”

张嬷嬷也有些开心,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不过她还是说道。“你先过去,看看王嬷嬷怎么说,记得说话恭敬一些。”

“嬷嬷,我知道的。您先回去休息,等我的好消息。”

张嬷嬷也不多嘴,笑着就回去了,她有些期待离开这四四方方院子的生活,太多年太多年了。

加上前几个月在徐宴安身上闻到的属于别的女人的味道 ,裴妩儿更是日日夜夜觉得难安。她看着徐宴安,男人还是以前的模样,面冠如玉,清贵的世家公子。裴妩儿咬牙缓缓褪下身上的衣服,她不想离开这个男人。

徐宴安安抚裴妩儿后见裴妩儿没回答,还以为她过去休息了,他脑子里面也是乱糟糟的,这个酒不醉人,是他自己醉了,转头却看到裴妩儿衣衫滑落。

“妩儿,自己将衣裳穿好。”

徐宴安口中带着些许怒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生气,按理说,裴妩儿是自己认定的妻子,以前在天香楼肯定不适合要了她,可是现在已然接了出来,那自己要了她也是安定她的心,后面为她换个身份迎娶她就好。可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裴妩儿没有捡地上的衣裳,她赤着身子走到徐宴安身边,抱住了他,她在天香楼被灌过药,在里面待了三天,怎么样讨好男人她都知道,她经历过这些后身子有时候也会想。

她感受到徐宴安也是想要的,她有些高兴。

“宴安,你也想要我的。我愿意,你要了我的身子好不好。”

徐宴安是在李世则他们帐篷外听到声音有的反应,他听到裴妩儿这样讲,更是觉得心里不痛快,有些艰难的推开她。

“妩儿,我再说一次,你自己去穿好衣裳。”

裴妩儿却不愿意,她继续拉扯他的衣衫,徐宴安实在醉得没什么力气。一会儿,两人赤着身子贴在一块,徐宴安那处却没有了反应,裴妩儿有些急,又将手放过去。

“裴妩儿。”徐宴安的声音传来。。。。。。。。。

裴妩儿只看到他冷下来的脸,眸中没有任何感情。裴妩儿也生起气来。

“你说过要娶我为妻,这是什么意思,对我没有感觉。那你对谁有感觉?”

徐宴安看着裴妩儿,还是和以前一样清冷高贵的美人,自己以前最喜欢她的气质,觉得这种女子和自己很相配,现在看着,却不喜欢了。

“你乖乖听话,后面我会给你一个徐家旁枝嫡女的身份,去徐家云州的祖宅那边,你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的郎君。”

徐宴安话说出口后,感觉到身体整体都放松了,好像一块大石落地。他现在不喜欢裴妩儿,也没法给她将来了,他能骗自己一时,却骗不了一世。

裴妩儿却听出他的威胁之意,她不想走,再去云州,嫁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她勾住他的脖子,身子微微扭动,眼里却落下泪来,声音带着祈求。

“宴安,我不想走,我真的爱你,我知道错了,暂时就让我在你身边好不好,后面我再过去。我现在没有家人了,再没有你我会死的。”

毕竟是相处十来年的人,徐宴安有些不忍。他费力的抬手抚了抚她的发。

“妩儿,对不起。”

沉默一会过后,徐宴安又开了口。“那你先待在这边,等你想明白了再过去。”

“嗯。”

裴妩儿闷闷的嗯了一声,又自己起身为自己穿好衣裳,穿好后转身为徐宴安穿衣裳。

看着徐宴安的某处,她又有了新的想法,他不愿意要自己,那如果自己怀孕呢!徐宴安面慈心狠,却不是那种会对自己小孩下狠手的,只要自己在他身边待得长,有什么不可能。

翌日清晨,徐宴安便派人把裴妩儿送了回去,他现在身边没有别的女子,徐宴安觉得自己应该再去会一会宜宁。


“姑娘,你这身子才好,如果世子知道您出门,那我们承担不起。”前两天的圆脸小丫鬟连忙拦住她。

“秋儿,我没事,我就是想透透气,你不说,我不说,世子哪会知道。”宜宁说着便走出门口。

院子不大,天空中还在下雪,屋顶都是白茫茫一片,院内一侧是一株光秃秃的橘子树,中间是一条青石板路,院子里的婆子正在扫雪,看到宜宁连忙福了福身子,宜宁站在院中,看着天上缓缓落下的雪花,她伸手接住落下的雪花,有些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这一刻她是满#2足的。

没过几日李世则带宜宁回了侯府,两人经过这件事,更加确定了彼此的感情。如胶似漆了好些天,却发生了一件事。

将近过年的时候,边城出事了。

今年天气异常寒冷,胡人那边更是从八月就开始下大雪,这连续几个月下雪下冰雹致使他们的牛群、羊群都冻死或者跑了大半,他们自来就抢惯了,便开始抢,一直都是缺什么就从大夏国抢回去。

今年一开始是抢大夏国商队的东西,还是不够,干脆就直接抢老百姓的,边城及周边几座城全被抢过,边城有李家军驻守还好,没什么损失。另外两个城就有些惨不忍睹,官家大为震怒,下令让李侯爷将胡人赶出去。

于是两国开始交战。李世则也被临时叫去边城周边的宁州,变成了负责守卫宁州的主将。

宜宁有些不舍,她默默的收拾着一些东西,又看了一眼在书桌旁看公文的李世则。他还是如初见时候那般,大夏国英勇无畏的小将军,一身黑色交领长袍,乌发高高束起,剑眉星目神情冷洌。明明平时总是不苟言笑,却让人有一种安稳可靠的感觉。

李世则察觉到她的视线。

这一刻李世则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他想说让宜宁等他,却开始害怕自己真的没了耽误了宜宁一辈子。

他走到书架的一旁,缓缓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了里面的银票。想了想,又把里面的银票放回去一些,他担心如果钱财太多还是害了宜宁。

“宜儿。”李世则缓缓招了招手。

宜宁乖巧的走了过去,她有些不舍的环住李世则的腰,闷声哭了起来。两人此刻无言,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离别。

这场仗大家都知道肯定异常凶险,胡人那边既然没粮食肯定要来大夏国狠狠咬下一块肉,万一咬了肉他们又觉得大夏国既然能咬下肉,为何不继续打,人都是贪心的。这场仗李世则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李世则看着他怀中的宜宁,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声气,目光在她身上流连,带着不舍。他缓缓将银票放在宜宁手中。

“宜儿,这个给你平时买零嘴和胭脂首饰,我不在你的月钱肯定不够。”李世则声音刻意装着轻松。

宜宁知道,李世则要出征了,自己不应该这样,她应该好好的鼓励他,让他安心。可是她连话都说不出口,一说话就是泪。

两人环着对方静静坐了很久,晚上宜宁又想着亲自给李世则绣一件披风。李世则连忙劝说。

“宜宁,剩下的几个时辰,我只想你陪着我,我们两个一起休息,明天我才有精力赶路。”

怎么会这么快,这么急,她连件披风都来不及绣。宜宁有些懊恼自己平时为什么从来不对李世则上心,现在分别她什么都没有给他的。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李世则看着菜色,直说徐宴安推荐的好。

徐宴安招呼的两人快吃,李世则平时也和徐宴安一起吃饭,也不客气,便喊着宜宁一块吃了起来。

宜宁小心抬眼看了一眼徐宴安,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端着酒杯,仰头饮下杯中橘酒。

徐宴安并未和她的视线交汇,可是他滑动的喉结却让宜宁吓得头脑发懵,觉得可能并不是想象那么简单。

徐宴安像一头暗色中蛰伏的野兽,只等猎物进来按住她便狠狠的进攻。

二人聊的正酣,李世则的亲卫上来对李世则耳语了几句。

“世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宜宁有些担忧。

“嗯,宜儿,兵马司那边有点事,我需要去处理一下。”

“李兄,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时辰短的话我们就在这边等你。”徐宴安温声开口,语气中透着关心。

李世则看了一眼宜宁,看她还没吃完,兵马司的事情估计一个时辰差不多,于是对着徐宴安拱手道,“徐兄,那麻烦你了,我兵马司那边有点事,估计一个时辰后回来。”

“没事,李兄,我在这边等你。”

“宜儿,那你等我一会。”李世则拉着宜宁的手说道。

宜宁也有些担心,怕李世则有急事,自己跟着还会打扰他。“那你先去,我在这边等你。”

李世则转身带着亲卫下了楼。

宜宁有些着急的走到窗边,看李世则的驾马离开了她的视线。

“宜儿?”

惊雷在耳边响起,宜宁一愣,眸中染上了恐惧。

“李兄叫你宜儿,那他知不知道你和我一起做的事。”徐宴安声音有些嘲讽。

宜宁转头。“你想做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好奇李兄对你这么好,那他知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徐宴安无所谓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宜宁看着他,穿着冷灰色暗纹长袍,眉眼温润,头发高高束起,手指白皙骨节分明,端着酒杯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是个什么谦谦君子。

“橘酒有些淡了,你过来陪我饮一杯吧!”

“我不想喝酒。”

“哦?”徐宴安起身走了过来,宜宁被吓得一步步后退,很快到了墙角。

徐宴安看着她颤抖着身子,眼中布满了泪水,娇娇弱弱又勾人。徐宴安承认他又被吸引住了,上次是因为醉酒,这次是因为什么。

他无暇思考,看着近在咫尺娇艳欲滴的唇,他吻了上去。

“你放开我,唔,徐宴安。”宜宁疯狂挣扎,却连撼动他都难。

“你继续喊,李兄留下的车夫听到了你说怎么办。”徐宴安喘着气,语气中带着威胁。

宜宁停下动作,眸中闪过恨意,又恢复死寂。

她以为她忍得下,可是还是哭出了声,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怕楼下的车夫听到。

身上疼,心更疼,这几个月她已经依恋上李世则了。她不敢想象,如果他发现了会怎么办。

徐宴安却不管,他依旧着他的动作。

半个时辰后,徐宴安满@足的系衣带,宜宁也想穿衣服,却被阻止,徐宴安继续抱她在自己腿上,揉捏着她的胸前。宜宁屈辱难安,更怕李世则回来发现。

“徐公子,求求你了。”

徐宴安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不想搭理。

宜宁急的落下泪来。“求求你了,徐公子。”

徐宴安捏的更狠,宜宁疼的泪水不停滴在他手背上,徐宴安停了下来,明明泪是滴在他的手上,可是他却觉得心好像被灼伤到。

徐宴安将她的下巴抬起,看她脸蛋,眼睛,鼻头都哭着红红的,越发惹人狠狠怜爱。徐宴安有些气急的放开了她。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 番外11.完结章,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26831字。

书友评价

希望李世则有好结局 诶 还是最喜欢他

世子太有魅力了,呜呜呜,我还是感觉作者最后结局没有好好写好他,有点意难平[抓狂]

全程追完了,题材新颖超级好看

热门章节

第279章 豪情

第280章 软磨硬泡

第281章 心意

第282章 大结局

番外 番外1

作品试读


“行吧!你将你的赎身银子给我,我去和夫人说,你回去等消息吧!”

宜宁从袖口掏出钱袋,又假装不舍得抚摸。然后将银子递给王嬷嬷身边的小丫鬟。

王嬷嬷这时才看清宜宁的脸,小小的脸蛋,莹白如玉的肌肤配上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得让人心疼。她有些惊讶,没想到世子院子还有这样好看的姑娘。

不过也没听说过世子和那个小丫鬟走的近,世子回来以后,一等丫鬟都被世子送回给夫人了。既然世子已经和公主有了婚约,那这种好看的走了或许还好一些,想好便不再犹豫,朝宜宁摆了摆手,宜宁识相的告了退。

走出侯夫人院子,宜宁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就只需要等着王嬷嬷的消息了,宜宁小心翼翼的走着,又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来侯府好些年,因为自己总是小心翼翼,害怕做的不好或者得罪人,都不敢出世子院门。都没好好看过侯府的景色,现在又要走了,宜宁有些感慨。

过了四五日,宜宁发现平时按时来的月信这个月还没来,按照平时的情况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来了,她有些担心。

晚上,宜宁坐在绣墩上,手静静的抚摸着肚子,她算着时间,如果真的怀孕的话,那应该是李世则的孩子,她和李世则在一起都没有刻意喝什么药,因为她上辈子也没怀过孕,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她是不能生养的。

如果这个孩子这个时候来,也是一件好事,她既摆脱侯府,又有李世则给予的钱财,她完全可以和孩子一起生活,她内心是希望有个孩子的,孤独了两世,有一个血脉至亲对宜宁来说,是心里的寄托。

想明白了也不再纠结,只是喜悦于孩子的到来。

第二日看到张嬷嬷,宜宁想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张嬷嬷,转念一想,还是等过几日出去安定下来了再说,现在说首先她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怀孕了,而且她有些担心张嬷嬷会告密。

又等了十来天,宜宁急的有些上火,又不敢喝下火的药,十来天都没来月信,宜宁有些急,想出去看看大夫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还好这天,侯夫人院子里有个小丫鬟带来了消息。

“张嬷嬷,让你们院子里的要赎身的丫鬟婆子,都去夫人那边。”长相喜庆的小丫鬟说道。

张嬷嬷赶忙道谢,就去偏房那边敲了宜宁的门。

“宜宁,是我。”

宜宁打开了房门。“嬷嬷,怎么了?”

“你东西收拾好没有,有没有按照我说的,银票缝进棉袄里面。”张嬷嬷声音有些低,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才小声说道。

“嬷嬷,我都按你交代的来的。”

“好,那你东西收了没,现在把那个棉袄穿里面,拜别完夫人,我们就要带着行李出侯府了。”

“嬷嬷,我现在去穿,你等我一刻钟左右,东西我这几天都收拾好了,就几件衣衫还在外面。”

宜宁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午时。“嬷嬷,你先回屋,我马上就过来,就是现在会不会出府的时候有些晚了?”

“应该还好,出侯府你就等我先出去,等过两刻钟,你再走。我们走的是后门,到时候我在后门不远处等你。”

张嬷嬷又看了看四周,“别和别人说我们是一块的,这样更安全。”

“好,嬷嬷,我听您的,那你先回去,我马上过来。”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嬷嬷。”青莲笑的有些讨好。

“干嘛,大冷天的跑来跑去,把我屋里的热乎气都吹跑了。”张嬷嬷正激动,不太想理。

“嬷嬷,等宜宁回来,我也想告假,我都和她商量好了,到时候她替我。”

青莲脸色有些激动,她也想连着休息个十来天。

让宜宁去后院洒扫,她张嬷嬷想活长一点,能被世子护得这么严实,以后保不准有什么造化呢!

“不行。”张嬷嬷语气有些冷。

青莲垮了脸。“嬷嬷你偏心宜宁。”

“人家赵宜宁进府六年多没休过假,你每个月还经常故意多请一两天假,你说行不行。”张嬷嬷看了青莲一眼,又喝了口茶,这下面的人也不能要求个个上进,张嬷嬷努力安慰自己。

第二天,宜宁顺利出了府,出了侯府大门,按照李世则提前告知的,拐了个弯,看到一辆马车,李世则正站在边上等。

看到宜宁穿着藕荷色袄裙,梳着偏髻,手中提着裙摆,明眸皓齿笑眼盈盈的从漫天飞雪中跑过来。霎那间,天地好像失了颜色,李世则心跳的厉害。

“宜儿,我们今天先去一品阁吃午饭,吃完以后去逛逛衣裳首饰铺子,晚饭你看想吃什么我们再另外决定,晚上再看看花灯。”

宜宁有些兴奋的拉开车帘,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下着雪,街上一些孩童还打起了雪仗,到处都是孩童的欢声笑语,临街铺子各色各样的招牌,有些还在招牌上挂起了颜色各异的绸布,小摊子扎着帐篷,锅中是白茫茫的雾气,摊主大声吆喝招呼客人。原来外面街市是这样的。

李世则看着宜宁亮晶晶的眼神,想着自己确实没想错,应该多带宜宁出来走一走,不能天天被关在四方院子中。下马车的时候,李世则把帷帽递给她。“宜儿,你戴着这个安全一些。”

宜宁乖巧的带好帷帽,下车时,李世则先行下车,然后伸出手,准备接宜宁下来。宜宁呆呆的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李世则总是让她感受到不同的心情。

李世则以为她怕高,只好过去一把把她抱了下车,暗道他们宜儿真的胆子很小啊!

进来一品楼,去了李世则提前订好的雅间,宜宁才脱下帷帽。

李世则让小二把店里的招牌菜都来一份,其实他几乎也没出来吃过,有些担心自己点的不好。

酸酸甜甜的糖醋鱼,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清香扑鼻的龙井虾仁,颜色都很清新,一点也没有鱼虾的腥味,还有香味霸道的明炉烤乳猪,火腿炖甲鱼,黄山炖鸡,鸡汤煮干丝,最后是饮子牛乳酪。

宜宁看着眼神亮着光,虽然这两个月跟着李世则吃好喝好,可是侯府的有些太精细了,而且在外面吃的味道更香一些。

李世则喝着茶笑着看宜宁吃东西,又为她夹离的远一些的菜,看她快吃完,他自己才开始吃,他在军中吃饭习惯了,吃得很快,所以现在都是等宜宁吃一会他再吃,这样两个人吃完的时间就差不多。

宜宁感觉吃得肚儿圆圆,李世则又点了个酸梅饮想让她消消食。

吃完了午饭,李世则带着宜宁准备先去逛逛成衣铺子,李世则考虑到外边天气有些冷,最好添置几件狐裘,然后还有里面的袄裙,另外还有带毛的皮靴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