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凌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 短篇小说凌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大石碎胸口
  • 更新:2023-12-08 22:27:00
  • 最新章节:第2章
继续看书
《凌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是作者 “大石碎胸口”的倾心著作,王歆孟星珞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

《短篇小说凌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精彩片段




“可是......这里不是我家,这是姐姐的家,我始终是要走的。”

“星茹,你瞎说什么呢,这里永远都是你家。”

董彤一把将她拽入怀里,这让她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毕竟是她照顾了十多年的孩子,怎么能说丢弃就丢弃呢?

董彤的脑海飞快的闪过孟星珞的资料,思绪万千。

孟星珞,中学学历,今年十九岁。

在校成绩垫底,时常逃课,之后又莫名失踪三年,三年之内并无他人知道她到底在干什么。

还有传言说她与人私奔被抛弃后,又回来了。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不堪的人居然是她的亲生女儿。

与此同时,孟星珞正好走到家门口。

她看着眼前的“母女情深”,眼底尽显漠然。

她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还是孟纪仁的余光看见了她。

“星珞?”

孟纪仁略带疑惑的声音,在孟星珞的耳畔响起。

男人将目光转向孟星珞,微微摆动身子抽出原本被抱着的手。

再抬眸看着门口的孟星珞,神色有些诡异。

孟星茹的哭声也在这时候顿住,随后也将目光放在了孟星珞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

面前的女孩皮肤白皙,柔柔弱弱。

那张巴掌大的脸上有一丝轻灵之气,神态悠闲。

不论是从气质还是容貌都与董彤有些相似,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董家亲生的孩子。

孟星茹的眼里划过一丝嫉妒,但是看见孟星珞身上那地摊货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厌恶,厌恶中又夹杂了不少窃喜。

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一点儿愧疚。

“星珞,是你吗?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进来。”

孟纪仁就这么看着孟星珞,把她从头到脚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愧疚。

“刚刚回到家里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一会和我去看看你的房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好,你就按照你自己的喜好重新调整。”

孟纪仁倒了杯茶递给孟星珞。

孟星珞点点头神色带了一丝生疏,“好。”

孟纪仁频频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啊,是我和你母亲亏欠你的,以后回到家了,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是啊,终归是他们亏欠的太多,以后还需要慢慢补偿孟星珞。

“星珞,我之前看过你的学历,现在还是初中的学历,所以爸爸给你安排了一所落樱学院就读。与你妹妹是一所学校,以后就和你妹妹一起去上学怎么样?”

孟星茹在这时候多了句嘴,“落樱学院可是全N市最有名的贵族子弟的学院,可不是什么有钱人就能进去的。姐姐作为孟家的大小姐,连初中都没有毕业。说出去,未免有些丢脸。爸爸可是找了很多的关系,才好不容意让姐姐进去读书的。”

她说着眼神尽显嘲讽之色,冷哼了两声,转头望向别处。

心里却止不住腹诽:就算去了落樱学院也不能改掉农村出来的一身穷酸样。

孟星珞见状根本不在意,只是脸上露出一丝浅笑,“你们做主就好。”

见孟星珞这么开心,孟星茹眼里的嘲讽更加明显。

就去个贵族学校,至于这么开心吗?

果然是农村来的上不了台面

孟纪仁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进了卧室。

片刻,他从里面拿了两个包装精美的首饰盒。

“这个是我们父女第一次见面,爸爸送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他将盒子摆在桌面上,嘴角笑意盈盈。

这里面是宝格丽的首饰,恰好孟纪仁送的这条正是孟星茹心仪很久的那条。

看着孟星珞将首饰拿出来,孟星茹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嫉妒。

这么贵重的项链只能属于她,孟星珞不过刚回来,孟纪仁就送这么珍贵的项链。

长此以往,在她身上的宠爱不知还要分她多少。

再这样下去,只怕孟家在无她的容身之处啊。

想到这,她眼眸中除了有嫉妒竟然还有夹杂着一丝狠毒。

孟纪仁焦急的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孟星珞嘴角掀起一抹生疏的笑容,“谢谢,我很喜欢。”

“都是一家人无需这么客气,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就在孟纪仁准备继续开口问,孟星珞还缺少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被孟星珞那修长白皙的脖子上那条项链吸引。

“这不是之前在G国展览过的非卖品吗?你怎么会有?”

蓝色的宝石被镶嵌在方形的吊坠上,晶莹剔透,散发着纯洁的光芒。

不是说当时这条项链只展出不拍卖吗?

怎么会在孟星珞的脖子上。

“假的。”

想来想去,孟纪仁终究还是相信了孟星珞的答案。

且不说这条项链会不会出售,就是出售一般人也不能买到手。

而孟星珞又怎会得到,除了仿品,他也想不出别的答案。

再说了,她从小生活在乡下,听人说平日里很是虚荣。

戴这样一条项链,应该也是为了充面子吧。

如果孟星珞从小生活在他们身边,大概就不会养成这种性格了。

这么一想让他自责懊悔,不再说话。

而董彤也找不到话题与孟星珞交谈,气氛尴尬诡异。

一家人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孟星珞找借口东西上了楼,董彤直接就瘫坐在沙发上。

孟星茹见状赶忙上前,“妈妈,怎么了?”

董彤一脸不耐烦,“星茹,你虽不是妈妈亲生的,但是出去可是我们孟家的牌面。再看看你姐姐......”

董彤叹了一口气,愁容满面。

“妈妈,姐姐只是没有好的环境,以后多请人教导就是了。”

“教导?教导都不知道怎么下手!堂堂孟家大小姐,竟然戴着A货,这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孟星茹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董彤情绪一下子这么大,心底不由窃喜。

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那你为何不跟姐姐说明白,再买一条给姐姐就是了。”

董彤皱眉,语气里满是无奈,“让我怎么开口,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要面子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