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逞
继续看书
祁星遥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原主明明是千金小姐,却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内向敏感,不喜欢跟别人交流。豪门顾家将她接回去之后,却没有承认她的身份,反而对外称她是顾家的养女,继续宠爱鸠占鹊巢的假千金。亲生父母不疼不爱?一母同胞的兄长不管不顾?祁星遥并不在意,穿书而来的她不会像原主那样,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亲情,她自己也能活得很好。

《得逞》精彩片段

烟花三月,港城出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把宝贝女儿当成命根子宠的顾家突然传出小道消息,据说要收养个养女。

一时之间议论纷呈,纷纷猜测这所谓的“养女”是不是顾先生的私生女。

然而——

此刻的顾先生正非常、非常、非常不耐烦地,露出显而易见的不悦神色,等待着自己的“养女”。

“遥遥毕竟走失那么多年,收拾收拾,再和小伙伴一起告别,肯定会浪费一点时间的。”

听到妻子的安抚声,顾天成不耐烦地蹙起眉头来,语气不善地道,“有什么好收拾的?什么需要她带?朋友?这些孤儿院的小杂种,也能当她的朋友?”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神色有些不悦,但一想到祁星遥之后会和这户人家一起生活,便没有做声,只是让一个孩子去找祁星遥。

祁星遥此时并没有和“朋友”告别,而是躲在洗手间里,消化脑子里多出来的陌生记忆。

她穿书了,原文里身患绝症被推入抢救室的祁星遥大概已经死了,所以她才会出现在这里,顶替她活下去。

“遥遥,你没事吧?”

听到外面关切的声音,祁星遥回过神来,打开洗手间摇摇欲坠的门,对着门外来叫她的小伙伴摇摇头。

原主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性格内向敏感,连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她都不怎么交流。

祁星遥沉默着被带到一个陌生女人的面前。

女人五官精致漂亮,看不出老态。

祁星遥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这是原主的亲生母亲,祁韵。她今日是来和丈夫顾天成一起,接原主回家的。

原主因为亲生父母突然找上门,所以十分欢喜,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待。她兴高采烈地跟着父母回家,日子却不如在孤儿院好过。

因为这本书的女主,是从小被抱错,被顾家人千娇百宠着长大的顾瑾。

“遥遥,我是妈妈。”祁韵俯身,眼圈红着,“妈妈来接你回家了。”

比起祁韵的激动,祁星遥的态度反而沉默得多,也冷淡得多。

她知道,跟他们回到顾家之后,原主的真实身份并不会被公开,反而会坚持称为从孤儿院收养的孩子。原主痴心妄想地以为会随着时间推移,让家里渐渐接受自己,却不想,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原主处处都比不过顾瑾,被人明着暗着为难。

父母不会针对她,却总是忽视她的感受,打击她不如顾瑾。至于顾家的两个哥哥,更是个顶个的妹控,毫无原则地偏袒顾瑾,处处冷落她,日日敲打。

本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的原主逐渐扛不住压力,对顾瑾抱怨为难,换来的确实众叛亲离,下场凄惨。

想到此处,祁星遥望向面前的女人,神色越发地冷淡起来。

祁韵感觉到祁星遥的变化,有些忐忑地道,“遥遥,妈妈知道你这些年过的很苦,没关系的,妈妈带你回家。妈妈已经把你的户口迁回去,也给你办理了转学手续,等回家之后,瑾瑾会带着你,认识新朋友,不会再受苦了。而且……”

祁韵温声细语地哄着女儿,顾天成眼底却闪过几分不耐烦,他打断祁韵的话,蹙眉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收拾你的东西,然后过来,出发。”

稍稍一顿,顾天成像是想起什么,他改口道,“算了,什么都不用收拾了,回去给你置办新的。”

态度强硬,语气近乎是命令。

祁星遥抬起眸子来,对上他的目光,平静道,“我要去和我的朋友,还有院长奶奶告别。”

顾天成一怔,下意识地道,“什么朋……”

他对上祁星遥的眸子,话便没能说完。

这双眸子清清亮亮,看起来有些眼熟,不等他想起是什么时候见过,祁韵便道,“说的也是,得谢谢院长这么多年对你的照顾,妈妈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

祁星遥拒绝得毫不犹豫,她后退半步道,“我自己去。”

被如此直白的拒绝,祁韵的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她尴尬地笑一笑,轻声开口道,“好,那遥遥自己去。不过,时间别太久,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爸爸去处理呢。”

祁韵似乎是想摸一摸祁星遥的头,只是对上她淡漠的眼神,到底还是作罢。

祁星遥颔首,转身离开。

顾天成看着女儿的背影,心里生出几分不喜来,之前看她一直低着头,含胸驼背,刘海几乎挡住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怯生生又土气。他那时候只觉得失望,没想到祁星遥居然会和顾瑾差这么多。

但今日见到时,才发现祁星遥的五官精致,眸子澄亮。

她生的好看,自己本该喜欢,却不知怎么,格外的不喜。

尤其是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更加不喜。

“遥遥,你的命真好呀。”

祁星遥才刚到院子里,就被其他的孩子们围住,孩子们七嘴八舌,眼底都是羡慕。

“我刚刚看到你妈妈了,她看起来真的好喜欢你。”

“顾家是港城的大家族吧?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次你要发达了,要去做富豪的千金大小姐了!”

祁星遥听着伙伴们羡慕的话,却只是扯扯嘴角,没有打破他们的天真妄想。

富豪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

对于原主来说,顾家几乎可以说是人间地狱。

祁韵真的喜欢她吗?如果是真的关心她,爱她,为什么一个月前去做的亲子鉴定,今天才第一次和她见面呢?

祁星遥正想着,却猛地被人抱住,少女的声音道,“以后发达了,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

祁星遥对着少女笑笑,“会的。”

她与院长也告别之后,才回到祁韵与顾天成的身边,却不想,才刚站定,就听到顾天成语气不善道,“你以前怎么乱来我管不到,但是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许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小小年纪就谈恋爱,真不知道孤儿院怎么教你长这么大的!”

恋爱?祁星遥疑惑,原主还有感情线么?

祁韵看丈夫的语气不善,立即温声道,“你现在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男孩子有好感也正常,不过,不要随随便便恋爱,不然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恋爱?这夫妻两个的脑子是有问题吗?

祁星遥意味深长地看一眼两人,尤其是面色不善的顾天成,平静地道,“如果没有孤儿院,我可能已经死在外面了。毕竟是个没人要的孤儿,有人生没人养也正常。院长奶奶对我很好,我也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问题。如果你对我有意见……”

祁星遥稍稍一顿,抬眸对上顾天成的眸子,淡淡地道,“不是我让你把我带回去的。”

“你!”顾天成气急。

“好了遥遥!”祁韵赶紧打断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温声开口解围道,“妈妈知道你这些年过的一定很苦,对妈妈有怨气也是正常的,以后妈妈会补偿你的。”

祁韵也没想过女儿的性格居然如此尖锐,她还以为和自己重逢后,她应该会很激动,很依赖自己的。

没想到……她居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想和自己回去?

“以及你说的恋爱对象。”祁星遥嗤笑一声,“抱我的是女孩子,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调查。”

她虽然打扮得中性一点,但也不至于近看还看不出是女生,也不知道顾天成是什么地方知道的消息。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也听出什么来,立即附和点头道,“对,那是个女孩子,和遥遥关系很好的,平时性格比较大大咧咧,遥遥没有恋爱的。”

顾天成:“……”

他确实只是看到助理发过来的一张照片,便以为是早恋,所以想着敲打几句,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但是!

自己不过是说一句而已,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不是她让自己把她带回去的?

怎么,还是他求着祁星遥回去的不成?

看顾天成面色不悦,祁韵赶紧打圆场道,“我们也只是关心你而已,遥遥,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如果你们真的关心我,就不会听人胡说几句,便来质问我。”祁星遥勾着唇,望向面前的两人,淡淡地开口。

一边的助理身体僵硬一下。

是他拍的照片给顾天成发过去的,当时他也没仔细看。而且,他之前调查过这位真千金,知道她性格内向胆小,就算是真的误会什么,想来也不会多说什么。

没想到,她的性格竟然如此尖锐?看来以后要谨言慎行了,免得丢了饭碗。

顾天成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面子,心情糟糕到极点。心里想着果然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如瑾瑾乖巧懂事,注定上不得台面。

顾天成的心里倒是真的生出些“不然不带她回去”的心思来。

这么想着,顾天成又看一眼她,这一眼可了得。

他终于想起来这小丫头的眼睛像是什么人了,不像他,也不像妻子,却和小舅子的那双眼睛极为相似。

特别是眼下的这个神态,分明没什么情绪一片云淡风轻,却能噎得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简直和小舅子一模一样!

“既然你这么愿意呆在这里,那就不要回去了,在这里过一辈子吧!”顾天成气闷,脱口而出。

众人惊讶极了,连祁韵姣好的脸上都浮现出惊讶来。

顾天成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把话说出来,孤儿院众人的目光如芒在背,他只能拼命给妻子使眼色,希望妻子解围。

祁韵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对祁星遥道,“你爸爸说的是……”

不等祁韵说完,祁星遥已经背起自己的小背包,转身似乎要往回走了。

祁韵呆住。

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祁星遥居然是这个反应,一时之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遥遥,你去干什么?”祁韵下意识地拉住自己的女儿。

“他不是让我不要过去吗?”祁星遥不解地看向拉着自己的祁韵,再看看顾天成,坦率道,“那我当然要回去啊。”

顾天成说的本来是句气话,本想着让祁星遥服个软示个弱,他也就顺着台阶跟着下去了。他好歹是个成年人,就算是再看不顺眼,还能和自己的女儿、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置气不成?

但他哪里想到,祁星遥不仅不服软,居然还真的打算留下来?

这次顾天成是真的生气了。

“那你就在这呆着吧!”顾天成扔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走。

“老顾!”祁韵喊一声,犹豫片刻,还是咬着下唇,转头握住祁星遥的手腕,温声开口道,“遥遥,他说的也是气话而已,你也不能这么和爸爸说话。好了,妈妈知道你委屈,有什么事情,回去慢慢和妈妈讲好不好?”

话说到最后,几乎带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遥遥,你跟着你爸妈回家吧。”院长也出面开口,她拍拍祁星遥的肩膀,提醒道,“要不然,你不是也要去港城的吗?”

经过院长这么一提醒,祁星遥也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便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似乎不太情愿的样子。

顾天成虽然生气,但毕竟也是和妻子商量好的事情,他看着祁韵带着祁星遥坐上车位后座,在副驾驶上冷哼一声,一言不发。

祁星遥也没有主动和他说什么,而是靠在车位后座上,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心情很不错。

前生她一场大病,因为身体原因几乎没有怎么出过门,如今有了健康的身体,她自然高兴。

不仅高兴,她还要好好地活。

不过……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她到顾家之后,还有一场大仗要打,她现在要养足精神才行。

祁韵一直在侧头看向女儿,想要和女儿说几句话,可对上女儿冷淡的神色,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女儿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依赖自己,对待他们的态度,也不像是好不容易才找回亲生父母一样激动。

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的目的地是港城北部的别墅区,进入别墅区后,助理特意回头看一眼祁星遥。

却发现这位刚被找回来的真千金并不局促,仿佛对奢华的环境丝毫不在意。

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表现呢?这位祁小姐,未免也太会伪装一些。

助理暗自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要主动招惹这位大小姐。

别看如今的顾总对她冷淡,可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在的,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

祁星遥打个哈欠,的确没觉得多惊讶。她生病前是货真价实的名门千金,从来都没有缺过钱。眼下顾家是不错,但也不到让她惊异的地步。比起这个……

她的目光落在站在顾家别墅前的一男一女身上。

女生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大,模样乖巧漂亮,笑起来甜甜的,像是不谙世事的小仙女。

男生更大一些,容貌俊美,身形挺拔。他低头听着身边的小仙女说话,脸上的温柔宠溺几乎要溢出来。

这大概就是书里面的假千金女主顾瑾和她的妹控哥哥之一,顾久昭了。

祁韵见祁星遥如此专注地望向一个方向,她也跟着看过去,眼神渐渐温柔,却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没和小遥说瑾瑾的事。

她怎么给忘了?

不等祁韵解释,顾瑾已经跑过来,一头撞进顾天成的怀里,眼睛亮闪闪地侧头撒娇道,“爸爸,你们终于把姐姐接回来啦?我一直想和姐姐见面呢。”

终于。

祁星遥在心里默念这两个字,再抬眸看向顾瑾时,只觉得冰清玉洁的小仙女,似乎也没有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顾天成看祁星遥不顺眼,便冷哼一声道,“回来了。”

“小遥,这是瑾瑾,之前你们姐妹被抱错,我和你爸爸一直以为她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祁韵温声开口,看着顾瑾的目光都是温柔的。

不等祁星遥说话,顾瑾便立即乖巧道,“姐姐好。”

听到“姐姐”两个字,有些出神的祁星遥才回过神来。

在书里面,顾瑾是一直叫祁星遥“姐姐”的。祁星遥打扮土气,性子又温吞,平日里在孤儿院照顾弟弟妹妹也照顾得很习惯,所以也这么答应下来。

但是,后来祁星遥和顾瑾每次有矛盾,顾久昭总是道德绑架原主,说祁星遥是姐姐,应该让着她。

但,那是原主。

祁星遥眨眨眼,“我们同岁,既然是抱错的,那出生日期也差不多,你叫我名字就可以。”

察觉到祁星遥的态度冷淡,顾瑾立即显出几分无措的神情,受委屈求助似的抬头望一眼顾久昭。

顾久昭立即蹙眉,冷淡道,“一个称呼而已,有必要这么计较?”

祁星遥款款颔首,“称呼而已,没必要。”

稍稍一顿,她看向顾瑾,“你不会计较的,是吧?”

顾瑾怔忪,抿唇有些委屈地点头。

自己教训祁星遥的话被拿来针对顾瑾,顾久昭一下便没什么好脸色,他冷哼一声道,“瑾瑾,她不领情,你不用搭理她。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不愧是从孤儿院出来的。”

“顾久昭!”祁韵蹙起眉头,语气带着几分责怪,“小遥也是你妹妹,她自己生活那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和她说话呢?”

顾久昭被母亲的呵斥嘘声,小声嘀咕道,“她连哥哥都不叫一声。”

“他说的没错,本来就是孤儿院出来的。”顾天成冷哼一声,一点不给妻子的面子。

祁韵露出为难的神色来。

“爸爸,妈妈,我们进屋说话吧。”顾瑾适时地开口,打破僵局,她扯扯顾久昭的袖子,软声道,“哥,小遥才刚刚回来,还不适应呢。”

说着,顾瑾对着祁星遥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脸。

却不想,被祁星遥直接无视。

顾瑾恰到好处地露出些许受伤的神色。

祁韵一直在看祁星遥的反应,见她如此冷淡,突然意识到什么,“小遥,妈妈也是知道你被抱错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了。妈妈知道你受委屈,以后会补偿你的,你别和妈妈生气,好不好?”

祁星遥定定地看着她许久,许久都没说话。

祁韵今年也是四十岁的人,竟被一个小姑娘看得心里发虚。眼前的孩子分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为何……一点亲近的感觉都没有呢?是自己的错觉吗?

“我没生气。”祁星遥想到书里的剧情,声音清冷道,“至于为什么没有称呼他‘哥哥’,是因为……恐怕我没有这个资格。”

祁韵愣住几秒,“为什么?你就是我的女儿,是他的妹妹啊。”

祁星遥一笑,反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在孤儿院的时候,你们不说是我的亲生父母,而说是领养的我呢?还是说,你们准备对外公布,说我和顾瑾从小被抱错?”

顾家给孤儿院的说辞是,他们想领养祁星遥。只有院长奶奶一个人知道,祁星遥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一听这话,祁韵一下噎住。

这个问题祁韵原本是要在路上和祁星遥商量的,他们决定不公布她的身份,只说是顾家收养的女儿。

否则,瑾瑾的处境会变得很尴尬。

她不是没想过会委屈小遥,但转念一想,家里人都是知道的,也不会委屈她。

祁韵想着女儿内向温吞,一定会答应。

没想到,她居然直接质问。

“我说呢。”顾久昭嗤笑一声,“原来是在意顾家千金的身份,一回来对瑾瑾指手画脚,还逼着我们公开你的身份。要是公开你的身份,瑾瑾还不得让你欺负死。”

顾天成没出声,但神色上可以看出,也认同儿子的话。

这真的是他的女儿吗?眼界未免也太浅了。

他越发的觉得她与顾瑾天壤之别。

祁星遥反问道,“既然不承认我的身份,为什么要逼我叫你?”

顾久昭语噎,越发的不喜欢这个妹妹,他没好气地道,“你以后住在我们家,不改口打算怎么办?和佣人一样,叫我少爷,叫她小姐?”

这话就带着几分侮辱的意味了。

祁星遥却神色不变,施施然对着顾天成颔首道,“谢谢顾先生和祁女士带我进城,以后……我不会住在这里,两位也不必麻烦。”

祁韵一怔,“小遥,你不住在家里,要去住哪里?”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