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
  • 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夜良辰
  • 更新:2024-07-05 18:57:00
  • 最新章节:第8章
继续看书
小说《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芷萌厉行渊,也是实力派作者“夜良辰”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话。*墓地的松柏挺拔且郁郁葱葱。闻驰送花、倒酒,叶芷萌都没插手。仔细的擦拭着两块墓碑。“妈妈,闻驰哥哥还记得吧?小时候你最喜欢他了!”闻驰在那听着。想起,叶阿姨还在时,打趣的话。“闻驰,她作业做不好,你不让我揍她。以后长大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傻姑娘,你娶啊?”......

《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抵达墓园。


浓雾散却不少。

出了太阳,好歹是没那么冷了。

管理员大叔今天休假了。

是个叶芷萌不认识的大婶在管理室。

见到叶芷萌。

大婶拿出手机,仔细看看,眼睛一下就亮了。

等叶芷萌一走。

她立马拿出手机,给一个备注财神的号码打去了电话。

*

墓地的松柏挺拔且郁郁葱葱。

闻驰送花、倒酒,叶芷萌都没插手。

仔细的擦拭着两块墓碑。

“妈妈,闻驰哥哥还记得吧?小时候你最喜欢他了!”

闻驰在那听着。

想起,叶阿姨还在时,打趣的话。

“闻驰,她作业做不好,你不让我揍她。以后长大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傻姑娘,你娶啊?”

那时,闻驰脸皮薄。

周围人都在调笑。

可他还是梗着脖子,红着脸回答:“我娶就我娶!总之不能打!”

闻驰无比合掌。

对着叶青青拜了拜。

“阿姨,我来兑现承诺了,请保佑我,娶到萌萌!”

说完。

又对着叶家老夫妻拜了拜。

同样是无比虔诚的祈祷:“爷爷奶奶,我会对萌萌很好很好,再也不让她一个人受苦,请你们也庇佑我,心想事成!”

叶芷萌见闻驰没动静。

回头看他。

见他站得笔直如松柏,双手合十闭着眼睛,神色虔诚。

心想……

他不会是在外公外婆他们胡说八道吧?

叶芷萌回身。

赶忙在心里念叨。

“妈、外公外婆,你们别听闻驰的话!我可不想拖累谁!”

念叨完。

她起身。

打断闻驰的祷告。

“闻驰哥哥,吃冰淇淋吗?”

片刻后。

闻驰神色沉重的,拿着根卷筒冰淇淋。

叶芷萌还算有孕妇的自觉。

买了跟烤玉米啃。

“以前每次来,我都会买冰淇淋,也是奇了怪了,同样的冰淇淋,这儿买的,永远比较甜。”

闻驰看了一眼她。

撕开包装纸,吃了一口。

冻得牙齿打颤。

叶芷萌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见她笑,闻驰的表情也舒展开来。

“笑起来多好看,以后就要多笑!”闻驰说话,伸手把她头发上的玉米粒,轻轻摘去。

叶芷萌笑容淡了一些。

“还是小时候好啊。”

大家都在。

她也从不会害怕,一转身,谁会离开她。

“以后也会好。”闻驰摸摸她的脑袋,“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叶芷萌张口,想说点什么。

回头看了看。

身后,是一片丁达尔效应。

正要将妈妈、外公外婆的墓碑,笼罩其中。

叶芷萌想,还是等回去了,再和闻驰说吧。

收回视线时。

她又看到了,那个管理员大婶。

她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到叶芷萌,局促的笑了笑,随后去了另外一边。

她以为,对方是在拍丁达尔效应。

没放在心上,和闻驰从另外一边,慢吞吞下去。

一路上。

闻驰说了好多,叶芷萌小时候的事。

叶芷萌一直在笑。

笑得脸颊都有些酸了。

原来,从前的叶芷萌,这么调皮可爱啊?

离开前。

闻驰在门口教了管理费。

回头就见叶芷萌羽绒服的拉链大开。

他身后,轻轻给她拉起来。

“小心感冒。”

“哪有那么娇弱?”叶芷萌嘟囔。

“我问过给你看诊的医生,她说,你底子可不好,再不好好养着,到孕晚期的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知道了。”

叶芷萌无可奈何,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远远看着,像极了在撒娇。

厉行渊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血液好似在瞬间凝固了。

那天他过来,为了以防万一,他不只找了管理员大叔。

离开时,还买通了另外两人。

为了让对方能踏实办事。


她泪眼婆娑。

身体也在发抖。

花渐舟看着,心好似被钝刀子割过。

除了最初时,她从来没这样抗拒和害怕过和他的亲密接触。

一直都对他极尽迎合。

花渐舟目光深深的看着夏芷芸,越来越觉得陌生。

就好像,过去那五年的亲昵,耳鬓厮磨,都是他的想象一样。

为什么?!

凭什么?!

花渐舟的怒火更盛了,他捏着夏芷芸的下巴,短促的冷笑一声:“夏芷芸,你这几天可不是这样的,这个时候再演柔弱,再对我示弱,你以为有用?”

“刺啦”一声。

礼服裙子,被生生扯破。

白皙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花渐舟!”

夏芷芸尖叫,蜷曲起腿,试图用膝盖撞开花渐舟。

可她那点力气,顶得了什么用?

腿再度被压制住。

花渐舟随后,捧着她一边脸颊,不准她躲开,又吻了下来。

夏芷芸咬他,唇舌间,血腥味蔓延开。

花渐舟依旧半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夏芷芸的视线中,还能看到僵直站在那里,满眼难以置信和怨毒的白月柔。

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团团包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足够了解花渐舟的。

可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对花渐舟的混账一无所知。

如果羞愤可以杀死人。

她现在,已经死掉千万次了!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滚落。

就在夏芷芸绝望之际。

花渐舟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松开夏芷芸的唇。

微微抬起头,他眸光阴鸷,深处好似卷着能摧毁一切的风暴。

贴着夏芷芸脸颊的掌心,濡湿一片。

夏芷芸看着她,唇上,染着他的血,肩膀微微颤动,鼻尖也红彤彤的。

她……在哭。

和从前那种,被他折腾狠了的哭不一样。

是真的……很伤心绝望的在哭。

花渐舟的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

所有的愤怒狂暴嫉妒不甘心,从他失控的情绪中,慢慢崩解。

良久,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滚!”

“给我滚出去!”

夏芷芸回神,忙不迭的起身。

逃命一样的,跌跌撞撞的离开1899。

花渐舟这么喜怒无常,她还留了个心眼,出门的时候,把房门关上了。

因为情急,关门的力度大了一些,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房间里。

白月柔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

从来优雅从容,一丝不苟的花渐舟,此刻衬衫凌乱,露出大片胸膛。

白月柔虽然不爽,花渐舟差点在自己跟前,强要了别的女人。

可……

他没有得到满足,对自己来说,岂不就是难得的机会?

“行渊哥哥,是夏芷芸太不知好歹了,你不要生气了……”白月柔慢慢的考过去,柔夷小手慢慢探向花渐舟的胸膛。

“你那么好,别人不珍惜你,可月柔珍惜你,你想要的一切,只要我能给,都会给你……”

就在即将触及花渐舟的胸膛时。

花渐舟侧身,避开她的手,径直往浴室走去。

“我没心情了,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白月柔见状。

手僵在了原地。

什么意思?

都是女人,她自认为比夏芷芸漂亮,身材也比她好。

花渐舟就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

不可能!

白月柔立马一个箭步上前。

再也不管会不会惹花渐舟生气,从后面直接抱住花渐舟。

“行渊哥哥,我会比她做得更好的!”

白月柔的话没说完。

猛地就被花渐舟推开了。

力道之大,她直接跌倒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花渐舟怒斥。

那一脸嫌恶的样子,就好似刚刚紧贴着他的,不是一个貌美女人,而是什么腐烂发愁的垃圾。

“行渊哥哥,我只是想帮你,不想你难受……”

花渐舟对白月柔一直都很冷淡疏离,就连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和关心,都透着一股敷衍劲儿。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发火。

白月柔没想到,居然这么可怕,吓得直哆嗦。

“你不配。出去!”

花渐舟冷冰冰的扔下这句,径直去了浴室。

白月柔颓然的坐在那里。

脚边,散落着一枚珍珠扣耳环。

是夏芷芸的。

她捡起来,狠狠的砸向一边。

都怪夏芷芸!

她如果不来犯贱,今晚一开始,花渐舟找的就该是她!

*

夏芷芸一路跑到电梯附近。

确认花渐舟不会追出来之后,腿就软了。

四下无人,她扶着墙,慢慢跌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夏芷芸下意识抬头,蹙眉。

站在电梯里的人,看到她,愣了一下。

女人卷发蓬乱,漂亮的眼睛水光潋滟,红彤彤的,嘴唇好似有些肿。

陆少琛都看傻了。

一直到他瞥见,夏芷芸的裙子,被撕烂到了膝盖以上。

他蹙眉,赶忙出来,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腿上。

“叶秘,谁欺负你了?”

夏芷芸已经恢复了冷静。

她撇开陆少琛的衣服,拎起破掉的裙子,勉强遮住腿起身。

“花渐舟。”她回答,侧目看向陆少琛,满目冷艳,“正义的陆少,要去给我伸张正义么?”

陆少琛瞪大眼睛:“行……行渊?”

夏芷芸冷着脸,没再说话。

在电梯关门之前,抬脚进去。

陆少琛愣了一会儿。

花渐舟强迫夏芷芸?

这尼玛的,说出去给任何一个认识花渐舟的人听,都没人相信。

花渐舟多骄傲啊?

别说替身夏芷芸了。

当初白秋画抛弃他走了,他宁可找替身,也没有追出去,把人强行带回来。

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

他能强迫夏芷芸?

这么想着,陆少琛大步往花渐舟的房间去。

想把这事儿告诉花渐舟。

可走到一半儿,就见到了,失魂落魄的白月柔。

“白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陆少琛赶忙问。

白月柔看向陆少琛,也红着眼,委屈得要死。

看着她,陆少琛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刚才夏芷芸抬眼,望向他的那个瞬间。

“陆少,夏芷芸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半夜跑来引诱行渊哥哥,害行渊哥哥生了好大的气,连带着我也骂了!”

陆少琛:“???”

我尼玛的,夏芷芸刚刚还真是在花渐舟的房间啊?

她查过穆渊辰的行程。

离开酒店后,直奔机场,去了弶城。

而他那个,传闻中,和他关系不清不楚的秘书,也在弶城。

他压根不是去工作的。

小姐却因为他的离开,一整天都心神不宁,这才出了车祸!

现在,居然还是小姐在道歉!

穆渊辰很会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他神色缓和了一些:“你没事吧?”

海瑟薇红着眼眶,委屈的摇摇头:“有安全气囊,没大碍。”

“你这孩子!”周燕清满脸心疼,“哪里没大碍?都脑震荡了,手也扭伤了!”

穆渊辰这才注意到,海瑟薇的右手,打着石膏。

海瑟薇低垂着眉眼,可怜巴巴的没说话。

周燕清瞪了一眼穆渊辰。

“海瑟薇还要留院观察一晚上,你留下陪她!”

穆渊辰沉默了片刻。

最后还是应了一声。

“知道了。”

“海瑟薇,行渊他从小就是这样,性子比较冷,不懂关心人。”周燕清转头,就抱歉的和海瑟薇说道,“以后你们结婚后,你慢慢的调教!”

海瑟薇羞涩的点点头。

不过……

不懂关心人?

海瑟薇脑海里,回想起穆渊辰焦急的,甚至顾不上玻璃渣子,要抱起叶秘书的画面。

特护病房,空间宽敞。

靠窗的位置,还摆了沙发。

穆渊辰窝在沙发里,处理了一些,白天没及时处理的事情。

窗外,秋雨绵绵。

周燕清没多久就走了。

琼斯也识趣的去了外面。

病房里,只剩下穆渊辰和海瑟薇。

“行渊,你如果觉得无聊就回去吧,我没事。”海瑟薇体贴的说道。

“没事,你休息你的。”穆渊辰头也没抬。

事物处理完了。

他鬼使神差的,点开了阮星萝的微信。

从前,如果她没跟在身边,每一次飞行,起飞落地时,她都会询问。

可这次没有。

穆渊辰心里有些酸涩。

随后点开了阮星萝的朋友圈。

朋友圈的背景,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猫。

穆渊辰没见过。

她什么时候,养过猫?

往下翻了翻。

最新的一条,是三小时前的。

是弶城,秋衣浓重的街头,和一只在落叶堆里打滚的猫。

配的文字是:快乐小猫。

底下,总裁办的每一个人,都回复了。

“叶秘贴贴,想你了。”

阮星萝回复:贴#拥抱emoji#

穆渊辰:“……”

“虽然但是,想看美女姐姐自拍!”

阮星萝回复:“私了~”

穆渊辰黑脸。

阮星萝给他发过自拍吗?

没有。

接着往下看。

还有人回复:“许愿下辈子投胎,做叶秘的小猫!”

阮星萝回了个猫猫头。

穆渊辰看完,给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退出去,接着往下翻。

她朋友圈发得少。

下一条,是三个月前的。

一个小蛋糕。

文字是:又一岁。

穆渊辰下意识蹙眉。

他大概记得,阮星萝是在八月生日。

可具体哪一天他……不记得。

每一年,他都是开支票,让她自己去买喜欢的。

不知道是因为那个蛋糕太小,太寒酸了。

还是怎么了。

穆渊辰有些烦躁。

再下一条。

是四月底发的。

九张图。

灰蒙蒙的天空、小卖部、青石板台阶,大丛玫瑰花,一条小胡同,一根小板凳,交握在一起的手,一张老照片。

后面两张,交握的手,一只苍老一只手年轻,应该是她和外婆的。

老照片里,有两位老人和一个和阮星萝有些相似的女人。

还有一个笑得无比可爱的小女孩儿,穿着碎花裙,扎着两条小辫子。

这应该是全家福。

配的文字是。

“想你了。”

穆渊辰蹙眉。

今年的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回家陪外婆去了。

叶芷萌一怔。

刚刚路牌上写的方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和机场应该是两个方向!

“宝,我有个工作忘了处理,一会儿再回你。”

叶芷萌挂了电话。

神色依旧淡定。

打开手机,在地图上,搜索了路牌上的地名。

果然……

不是去机场的方向。

“师傅,前面有服务区的话,麻烦你停一下,我去个卫生间。”叶芷萌温声道。

“这一路都没服务区,憋着吧。”

上车时,老实巴交的司机,这个人时候有些变了脸。

阴测测的。

“那您开快点,早点送我到机场。”

叶芷萌这么说着。

立马低头编辑短信车牌号码和求救信息,想通过短信报警。

谁知,这时车子突然猛地急刹。

叶芷萌下意识护着小腹,重重的撞到了车座上。

疼得她一阵眩晕,差点失去意识。

随后司机下了车。

叶芷萌立马摁锁车键。

可没有用。

她这一侧的车门被拉开。

下一秒,手机被抢走。

“报警?”司机看了一眼,那条刚刚发送出去的信息,狠狠将叶芷萌的手机砸向地面。

叶芷萌吓得一颤。

但没喊出来。

她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

“你是要钱吗?”叶芷萌问。

司机冷笑着看着她。

“叶秘书,自己做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没数吗?你真以为,搞了别人烂事,拍拍屁股就能啥事儿没有的回去吧?”

“龙辉叫你来的?”叶芷萌问。

“答对了!”说着,司机突然伸手,一把拽住叶芷萌的头发。

叶芷萌头皮痛得发麻。

“小贱人,我辉哥不就是吃了你们公司几个钱吗?那些财阀大把的钞票用不完,可以花在你们这些女人身上,给我辉哥几个怎么了?你上来招呼不打,直接赶尽杀绝?心肠可真够狠的啊!”

叶芷萌努力保持镇定。

“你做这行,无非就是为了钱,你放了我,我会给你更多。”

“呸!”司机嗤之以鼻,“老子跟着辉哥,是因为辉哥对老子有救命的恩情,你以为谁都你们一样,给点钱什么都可能卖?”

叶芷萌原本也没觉得。

这人能被钱买通。

警方正在抓捕龙辉。

现在龙辉能用的人,一定是极度信任的心腹。

现在,叶芷萌就指望。

那条报警的信息,已经发出去了。

不然……

叶芷萌没出息的,又想到了厉行渊。

不然。

就是厉行渊新婚燕尔洞房花烛,她死在荒山野岭无人知晓。

“他等着见我吧?”叶芷萌不耐烦的推开司机,坐回车里,“废话那么多,开车。”

“你……”

叶芷萌强忍着恐惧。

没给司机好脸色。

司机扫了她一眼,然后轻蔑的笑了一声。

“我好几个兄弟听说叶秘书好看,嫩得看一眼都能出水,馋得要命,等到了地方,叶秘书有的是福气可以想~到时候记得哭大声一点,不然都不够劲儿!”

说完。

司机重重甩上车门,冷笑着上车,准备重新发动车子。

这时。

绑匪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后视镜,恶意满满的笑了笑,点了根烟,接起电话,按了扩音。

“怎么这么慢?到哪儿了?”

那边传来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还有二十分钟,被小贱人发现了,刚刚收拾了一顿。”

“你把她睡了?”那边大吼。

“哪儿能啊,辉哥没动筷子,我哪儿敢?”

叶芷萌听着不堪入耳的,猥琐的话语。

垂下眼睑,忍着心里的恶心。

手慢慢伸进边上的手提包里。

之前郝甜听说,她要独自出差,还是弶城这样偏远的地方。

她不放心,往她包里塞了一支防狼电击器。

“小少爷?”

刚刚凶安以潼的两人,看到来人后,一脸错愕。

“你们在干什么?”周贺蹙着眉,直接护在安以潼跟前。

周围诧异声四起。

“刚才有客人反应,这位小姐没有邀请函,我们只是来例行询问。”其中一人回答。

“她的确没有邀请函,因为她是我亲自邀请的。”周贺一脸严肃,“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问我!”

“少爷,我们不敢!不敢!”那两人连忙摆手,“小姐,我们实在是不了解情况,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影响您参加宴会的美好心情!”

“对对对!”另外一人附和。

“没事。”安以潼摇摇头。

“忙你们的去。”周贺挥挥手,神色还是有些不高兴。

为周家做事的都知道,周家的小少爷,宅心仁厚,性格温和,从不给佣人脸色看。

那两人走的时候。

脸都绿了。

嘀咕着,到底是谁这么缺德,这么整他们!

白月柔见势不对,已经躲到了人群里。

怕那两人认出自己,当众找自己的麻烦。

“这女的,居然跟周家小少爷认识啊!”

“何止是认识啊,你看周贺维护她那样子,女朋友吧?”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白月柔听着周遭的议论纷纷,脸色苍白。

安以潼被江祈安睡了五年,刚被甩,就勾搭上了高奢珠宝集团的小少爷?

怎么可能!

她哪里配!!

安以潼也很懵逼。

首先是因为,眼前的混血帅哥,居然是今天酒会的主角,周家的小公子周贺。

其次……他居然帮她解围!

“没事儿吧?”

周贺转过身,担心的看着安以潼,好似怕她被吓到。

“我没事,周少爷,谢谢你帮我解围。”安以潼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是真的偷跑上船来着。

等等!

谢华!

安以潼赶忙找人,散开的人群里,哪里还有谢华的影子?

“在找什么?东西掉了?”

周贺傻白甜一样,跟着安以潼的视线,四下看。

“找……”

安以潼话还没说完。

“芷萌姐姐!”

甜腻的声音,做作的响起。

刚才安以潼那么挑衅的看着她,她百分百确定,刚刚的工作人员,是白月柔叫来的。

她还没去撕了她,她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安以潼看过去。

眸光微微颤了颤。

白月柔挽着江祈安的胳膊,两人看起来金童玉女,配一脸。

“厉总。”安以潼微微颔首,冷淡疏离的打招呼。

陆少琛笑得跟狐狸似的,挥挥手:“叶秘~”

安以潼当看不见。

陆少琛:“……”

原来叶秘书是有脾气的,嗯,这是还在记,那天在江祈安办公室,他嘴欠的仇。

江祈安走到近前。

看了看安以潼,视线落在了周贺身上。

随后,他轻笑出声:“叶秘书,动作可真快。”

安以潼的心,猛地往下坠了坠。

她抬头,看向江祈安,皮笑肉不笑:“是厉总教得好。”

她话音落下。

就看到,江祈安眼底,戾气瞬间暴起。

啧,一句话激怒江祈安。

谁看了不说一句,她可真厉害!

她想,如果不是众目睽睽。

厉总要考虑自己的形象,这会儿已经把她抓起来,丢进海里了。

“厉先生,久仰。”周贺礼貌的打招呼。

江祈安出身贵族,向来礼数周到,可……

他无视了周贺,带着白月柔,朝着宴会大厅里面走去。

陆少琛吃瓜不嫌事儿大。

刚才安以潼回江祈安那句,他听着差点笑出来。

离开江祈安的叶秘书,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让人觉得惊喜!

他嘴角噙着笑,跟着江祈安去了宴会大厅。

安以潼烦他,看他开开心心看热闹,就更烦了。

江祈安这个大冤种。

她拼命的想挽回公司的损失。

他倒好,带着心肝儿来,坏她好事!

“芷萌。”

这时,清润的声音响起。

安以潼错愕的抬眼看去。

周贺一双淡蓝色的眼睛,盈着满满的笑意。

“安以潼!”

他又连名带姓的叫了一声,语气更雀跃了一些。

安以潼没忍住笑了:“对,我叫安以潼。”

“真好听!”周贺忽的想起来什么,认真道,“我叫周贺,祝贺的贺!”

安以潼垂眸,笑着将散落的头发,绕回耳后。

烦躁的心情,迅速的平息下来。

酒会还有这么长时间,谢华离开前,她总是有机会的。

“对了,你偷偷跑上来,是有重要的事?”周贺问。

安以潼语气有些遗憾:“我来找位前辈谈事,刚刚差一点就能接触到了。”

“找谁?我帮你!”周贺自告奋勇。

在安以潼心里,万事万物,都是有标价的。

她摇头拒绝:“周少爷……”

“叫我周贺!”

安以潼无奈,正要开口。

谢华的保镖,朝着她走了过来。

“这位小姐,我老板有请。”

安以潼顿时惊喜,也不拖泥带水:“嗯,我这就去。”

“你老板?你老板是谁?”周贺倒是很警惕。

他听朋友们说过。

有些大叔,年纪一大把了,十分没分寸,总是欺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他担心安以潼被欺负。

“就是我要找的人。”安以潼小声说道,“周贺,今天很谢谢你,我先去忙,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吃饭。”

安以潼说完,就跟着保镖走了。

片刻后。

游轮上的豪华套房内。

“你是哪家公司的?”谢华回头看了一眼安以潼,半句都没寒暄,开门见山的问。

“谢老,我是英贝的。”安以潼回答道。

谢华一愣,随后蹙眉:“你弹琴非常动听,我听得很高兴。不过,你们英贝不专业,我的公司不会和不专业的团队合作,所以……”

“谢老,我想最近这段时间,行业内顶尖公司的方案,你们看过不少了吧?”安以潼开口,语气柔和,没有任何攻击性。

让人听着,本能的就会放下一些警惕。

谢华点点头:“也包括贵公司,别的不说,英贝着实让我失望。”

“因为公司内部的一些原因,我们给了一份错误的数据出来,我很抱歉。”安以潼诚挚道,“不过谢老,我笃定您一定没看过我们公司的完整方案。”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