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高质量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 更新:2024-06-11 22:13: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宜宁琉璃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子身体起伏的美好,纯净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精怪一样动人,徐宴安心底滋生了强烈的破坏欲。徐宴安冷笑,下药然后搞这种把戏。......

《高质量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精彩片段


“都说我不能再管妩儿,可是我怎么能不管,她是我从小认定的妻子。”

李世则对情情爱爱倒没什么感触,目前为止,他唯一接触的就是宜宁。“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你自己愿意,无愧于心就行。”说完举起酒杯又一饮而尽。

徐宴安叹了口气。“李兄你明白就好,所以不管妩儿发生什么我都是应该不离弃的。如果没保护好她,那就是我自己失职。”

“如果喜欢一个女子肯定要保护好,那才是大丈夫应该做的。”李世则说完醉得趴在桌上。旁边的亲卫告了声罪,就把李世则背去主屋了。半夏连忙跟着过去。

一等丫鬟都没在,常嬷嬷只好让人叫二等丫鬟过来。

宜宁刚准备休息就被喊了出来。

“宜宁姐姐,世子有贵客来,可是半夏姐姐要照顾世子,白芷姐姐前两天不舒服休息了,常嬷嬷说叫二等丫鬟去伺候,你先过去吧!”小丫鬟明显有些急。

“好,我马上过去。”宜宁也不敢推辞,马上就跟着过去了。

一进凉亭,看到在亭中喝酒的男人,宜宁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徐宴安,上辈子那个狗男人。

宜宁对于徐宴安的情绪很复杂,她是她遇到过的男子中最优秀的,她当时爱的痴迷。可是破了她身子却连半句话都没有的也是他,最后也只是带走了裴妩儿,所以她也是有些恨的。

爱恨交织的情绪有些复杂,原本以为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见,却在侯府又看到他。身后的丫鬟推了推宜宁,宜宁清醒过来,赶紧在一旁伺候。

好不容易捱到徐宴安喝醉被送去休息,宜宁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辈子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晚间想到这个事情,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宜宁有些叹气的出了门,走到后院,世子的院子后院很大,有池塘、花园、观景亭、小桥,还有一条小河流。

宜宁决定去那边走走,后院都没有住人,所以她也不担心被发现。

徐宴安有些醉,可是越醉却越清醒,他想到自己前些天查到的事情,妩儿进青楼后就被灌药了,什么都发生了,只是还没破身,他有些难以接受,又觉得是自己没保护好妩儿,徐宴安头痛的想睡觉,却感觉体内好像有火,身下一直在沸腾。

他打开了门,临时派过来守门的婆子也睡了,他吹着晚风想清醒一点,走着走着来到了后院,接着闻到一阵奇异的香,身下反应越来越剧烈,他猜到可能是谁下了药,想折返找人为自己找大夫,脚步却不停的跟着香味走。

宜宁此时正坐在溪水旁泡脚,水清清凉凉让她觉得很舒服,她随即躺在草地上看起了天上的星星,想着今天遇到的徐宴安,还是一如记忆中那样,世家培养出来的贵公子,一看就是眉目疏朗,谦谦君子一个,可惜再俊美的皮囊也掩盖不了他恶劣的品性。

徐宴安跟着香味,来到了后院的一个亭子,低头就看到在旁边草地上躺着的女子,八月中旬月儿圆圆,月光柔和的洒在大地上,女子皮肤本来就白,被月色一照,更是白的发光,躺着也能看到女子身体起伏的美好,纯净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精怪一样动人,徐宴安心底滋生了强烈的破坏欲。

徐宴安冷笑,下药然后搞这种把戏。

‘’宁宁。‘’徐宴安心里真的急了,茫茫大雪中,荒无人烟的世界,她是他心中的爱人,他们两个也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他知道没药的情况下真的太危险了,他仔细回忆着,如果发热应该怎么办。

徐宴安慢慢挪下床,脱下自己的里衣,他没记错的话,需要给发热的人进行降温,还有就是多喝热水,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拿着宜宁放在门口的棍子,然后打了房门。

屋外寒风刺骨,他有些没想到外面竟然这么冷,他这几天一直在宜宁建造温暖如春的世界里。他忍着风寒,拄的棍子往前走,到了外面,用衣物装了一大包雪,然后又一瘸一拐的进屋。

用里衣装了一些雪,然后轻轻擦拭宜宁的额头,手心,擦完以后又喂她喝热水,添置柴火。继续去外面装雪,期间因为天黑也摔了几次,就这样整整一夜。

第二天中午,李世则带人赶到的时候,宜宁已经退热了,徐宴安在床边发起了高热。

李世则看着屋内,宜宁躺在床上脸色红润,屋内温暖如春,她的脸颊粉粉的,只是唇有些干,旁边的徐宴安衣衫有些脏乱,平时如玉的脸现在已经通红,李世则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摸了摸宜宁额头,好在没事,又抱起宜宁上了马。

“将徐公子送到徐家,就说骑马外出,因为风雪太大,马掉入坑内,被附近村民所救。”说完便驾马走远。

李世则这两天忙于公事没有回帐篷,前来送饭的宫女以为宜宁只是个小丫鬟,所以发现宜宁失踪也没有在意。等李世则昨晚回来时,才发现宜宁失踪了。

他仔细盘问了帐篷周边负责值守的兵卫,才知道她跟着徐宴安走了,又带着亲卫及一部分兵马司的人在周围搜,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看到了冻死的黑马,又看到旁边的小木屋,进去一看才发现他们在里面。

李世则抱紧宜宁,他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庆幸她没事,虽然看到她和徐宴安在一块,内心挣扎痛苦万分。但是他在知道她失踪的那一刻,就下定了决心,只要她能平安,别的都无所谓。

宜宁睁开眼睛,一眼看到的是头顶香云纱帐幔,身上盖着云锦缠枝莲纹被,又看看旁边,是一张金丝檀木小圆桌,下边放着雕着花鸟纹的绣凳,靠小轩窗还有一张金丝檀木荷花纹梳妆台。

宜宁有些愣住,难道自己又死了,这是第三世,自己还进了富贵窝。连忙举起双手看了看,手上有冻伤,上面还有一些划痕和红肿。这是自己的手,那现在自己在哪里。

宜宁用手撑着身子起来,高烧刚退不久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刚起身,外面就有人推门进来。

“姑娘,您醒啦!”穿青色袄裙的小丫鬟福了福身子。

宜宁知道自己不认识她,难道自己被徐宴安带回了徐府,她有些不安的开口。

“这是哪里。”

“姑娘,是世子爷的别院,是世子爷抱您回来的,他跟我说让我告诉您,他有点急事,等忙完了就过来看您。”小丫鬟脆生生的说着。

宜宁有些开心,看来是李世则救了自己,又想到李世则不会怀疑自己和徐宴安有什么吧!

“姑娘,您要不要吃点东西,世子爷吩咐的,厨房随时准备好热饭热菜。”

宜宁正好有些饿了。“嗯,麻烦你了”

张嬷嬷闻言立刻看着宜宁手中的银票,眼睛都瞪大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我能数数多少吗?”

宜宁笑着把银票递过去。

不一会儿,房中便是张嬷嬷嘿嘿哈哈的笑声。她拿着银票,手有些抖,笑容却掩盖不住。

“宜宁,你不早说,有这些银子,那就可以出府买个二进的院子,另外够我们吃吃喝喝一辈子不成问题。”

宜宁知道张嬷嬷人情世故还有生活知识都比她知道的多,不止是有个陪伴,这样也能帮助她在外头立足,毕竟她只是个十多岁的女子,出门在外很不方便,如果有张嬷嬷,她就方便多了,而且她看得出来,张嬷嬷其实心地善良。

“嬷嬷,我也是这样想的,出去买个二进的院子,到时候再请两个丫鬟婆子照顾我们。这些银子够我们吃喝的。”

张嬷嬷停了下来。“宜宁,你真的愿意和我这个老婆子生活在一块。”

“嬷嬷,我觉得您的性格、生活状态都很好,并不是那种固步自封的人,反倒是很好沟通,我认为没问题,出去了我会待您像长辈一样。”

张嬷嬷看宜宁真诚的样子,她知道宜宁不是那种满口谎话的人,她说到就会做到。

“宜宁,你让我想想,明早答复你。”

宜宁也不勉强,福了福身子就转身回了自己屋内。她希望张嬷嬷和她一起出府,更希望张嬷嬷是自愿想和她一起出府。

张嬷嬷看着宜宁的背影陷入深思,如果能和宜宁一起出侯府,那肯定是好的,自己下半辈子也不会太孤寂。而且世子给宜宁留了银子,那对于宜宁来说,将她带出去并不是负担。

她太孤单了,待在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也太久了,想明白了便不再纠结,张嬷嬷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日一早,宜宁正在洒扫书房,张嬷嬷喜颠颠迈着小步子就过来了。

“宜宁。”张嬷嬷招了招手。

宜宁转头,看到张嬷嬷略带喜色的笑脸,就知道张嬷嬷的决定了,她也有些开心,用帕子擦了擦手,便走了过去。

“嬷嬷。”宜宁福了福身子。

“宜宁,我今早去夫人那边的王嬷嬷那边打听了,出了赎身的银子,去夫人那边拜别就行了,王嬷嬷会帮忙把奴籍销掉。”

“嬷嬷,那您想着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先过去探探底,然后你再过去,不要和别人说我们是一起的,以免招惹麻烦。”

说完张嬷嬷朝四周看看,还好世子内院没什么人。

“好,嬷嬷,我听您的,那你先过去。”

张嬷嬷朝宜宁摆了摆手,就自己走了。

看着张嬷嬷在雪地中的胖胖背影,宜宁暗暗祈祷这件事能顺利。

过了一个时辰,张嬷嬷回来了,她轻轻敲响了宜宁的房门。

“宜宁,我刚刚已经交了银子了,王嬷嬷说估计半个月之内会去官府销去奴籍,等奴籍销了之后会喊大家一起去叩谢夫人,然后拿着良籍出府就行了。”

宜宁有些惊喜,她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嬷嬷,那我马上就去。”

张嬷嬷也有些开心,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不过她还是说道。“你先过去,看看王嬷嬷怎么说,记得说话恭敬一些。”

“嬷嬷,我知道的。您先回去休息,等我的好消息。”

张嬷嬷也不多嘴,笑着就回去了,她有些期待离开这四四方方院子的生活,太多年太多年了。

“宜儿,我打算着,你可以去外面看看,看看人,看看物,看看街道,看看胭脂水粉,金银首饰。”

“我们要分开吗?”宜宁以为李世则要她走,她现在有些舍不得了,他是第一个给她这样安定温暖生活的人。

“不是,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着你天天被我困在这个书房,会不会太委屈了。”

宜宁没想过李世则竟然还这样为她考虑过,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经历过的,所有人都没有把她的想法当过一回事。宜宁在黑暗中看着李世则的轮廓,细细描绘他的样子。她真诚的回答。

“世则,我现在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日子了,天天跟你吃得好,睡得香。”

说完宜宁自己又流了泪,没有人这么为她考虑过,她一直是被丢弃的那个,现在遇到李世则,她很感激,却不敢回赠任何感情。身份的天差地别让她知道不能妄想,她连做梦都不敢梦这些。

李世则有些心疼的为宜宁擦着眼泪,在他认知中,他还不知道宜宁为什么哭,却感受到宜宁口中的难过。等宜宁平静下来,李世则轻抚她的背,继续和她道。

“我准备带你去郊外走走,看看京城被冰雪冻住的样子,到时候可能还能看到一些小动物,比如小兔子或者老虎。我盘算着先带你去逛逛京城,这些天听下属说,现在京城里面,热腾腾刚出锅的板栗很香,我估摸着你可能爱吃,京城的酒楼有一家据说很不错的,那边的糖醋鱼听说酸酸甜甜的,味道刚刚好。还有胭脂水粉衣服首饰都可以看看,要出去的话太冷要给你买几件狐裘披风,那个暖和,我在边城也是穿那个。”

宜宁从没感受过这种细腻的话语,温暖又安定,她甚至不知道要用什么姿势去听,要用什么语言去回答。她抬头亲了亲李世则的唇角。

李世则有些不明所以,却能感受到宜宁可能喜欢这些,他回亲了过去,又是一夜春@宵。

过了几天,宜宁去找张嬷嬷告假,侯府下人每个月都能休息一天,她按照李世则说的,向张嬷嬷告假半个月。

张嬷嬷一如既往的坐在榻上,嘴里嗑着瓜子,饮着花茶。

她打量着宜宁,总觉得不对,一身粉色绸缎袄裙,脸色却娇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丫头这几个月变化太大了。据她张嬷嬷所知,侯府大厨房的饭菜可养不出这么水灵的丫鬟。

而且她看得出,宜宁满脸春色,明显是有人滋润的样子,而且滋润她的人,还很强。一般男子可不能把女人养的这样好。

“怎么一下子告假这么久啊?”说着张嬷嬷又换了个姿势继续坐着。

“嬷嬷,我亲人捎信过来了,所以我打算出府看看。”宜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张嬷嬷内心表示不信,她觉得有猫腻。“那你洒扫怎么办,去那么久。”

“我和青莲姐姐说了,让她帮我洒扫一下书房。”

“行吧!既然青莲说了帮你,我也不说什么,你仔细交代好,别出差错。”

宜宁福了福身,有些开心的走了出去。

第三天,张嬷嬷听说世子这次要负责官家郊外林场狩猎,估计要十来天才能回侯府。

张嬷嬷在房间一拍大腿,紧接着又下来在屋内走了一圈。

“我就说那丫头不对,大厨房的饭菜怎么可能把人养的这么水灵,这下全暴露了。”张嬷嬷暗自为自己发现的大八卦高兴。这时青莲敲门走了进来。


虽馋但是思淫欲,宜宁随着年龄越大,身子越发敏感,她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药吃多了还是因为上辈子有过经验。

她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自己并没有这种需求,徐宴安每次来都害怕的要命,实在太疼了,徐宴安那物大,时间又长。后面及笄接客之后,她都没遇到过物件那么大的,难怪她当时痛得想死,她越疼,身子颤的越厉害,徐宴安的反应越猛烈。上辈子明明不喜欢那事,现在却希望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对自己,真的疯了。

她拉开自己屋子的门帘,透过窗户纸的一点缝隙偷偷看外面,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应该都睡了。

宜宁轻轻退了回来,将衣服脱了钻入被窝,脑海里回想上辈子那些客人是怎么让自己舒服的。

李世则正在书房看公文,有些烦躁,烛光灭了他也没管了,坐了一会儿,又起身站在书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现在正是月中,月亮有些圆,柔柔的银光洒满大地。呼吸着夜晚清爽的凉风,他觉着心情平复了一些。

忽然耳边听到类似猫叫声,李世则没搭理,又听到一些窸窸窣窣。

李世则觉得有些烦,他听出来了,是女人的媚叫,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不知道又是哪对野鸳鸯。

正准备关窗,听着烦,发现是他书房旁边是书童的房间,那房间和他书房是通的,方便书童有事随时来伺候,只是宜宁不知道。

洒扫书房的人和男子私通这种认知让他愤怒,这完全是脏了他的书,便走近打开暗窗直接看过去。却看到月光下,一名白的发光的女子躺在床上,手中捏着自己的………

一声一声连绵不断似哭似泣。李世则心跳如雷。

良久,女子沉沉睡去,李世则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发愣。

第二日,李世则起的有些晚,他昨晚梦到的全是自己压在那女子身上,跟昨晚一样,那女子声音娇娇怯怯,对着他一边求饶一边哭泣。他跟着折腾了一整晚。

大清早,过来伺候她穿衣的大丫鬟半夏有些脸红的看着李世则,眼前的世子爷丰神俊朗,鼻梁高挺,神情冷冽,常年习武让他肩宽腿长,身上的肌肉线条极为好看。她伺候时闻到的味道更让她脸红。世子没有焚香的习惯,身上全是年轻男子的冷冽清新的味道。

李世则出门后,半夏准备拿世子换下的衣物去浣洗,发现是李世则的亵裤,半夏一下子脸都感觉被烫熟了,难怪上次青黛要勾@引世子。

青黛姐比世子还大一岁,该懂的都懂了,遇上这样的,肯定有些控制不了,更何况世子身后还代表滔天的富贵。

半夏也有自己想法,她过来就是想着能搏一个富贵前程,父母也是支持她,千方百计才将她送了过来。本来想着先徐徐图之,多和世子接触,慢慢培养一些感情,等以后世子爷成婚了再看能不能做姨娘,可是现在看到世子本人,她却觉得有些等不及,她也十八了,如果等世子成婚以后,那不得二十了,还是得让世子先和自己在一块才好。

半夏这边想的好,这边李世则匆匆带着亲卫出门,发现书房旁边的偏房房门紧锁,他回来了几个月,都没见过那个负责洒扫的丫鬟,他深深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接连几天,李世则仿佛养成了习惯,只是再不敢打开暗窗。只是在黑暗中静静听着,听她喘息,听她难耐,听她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李世则觉着自己成了自己完全想象不到的人。每天不听一听还觉得难以入睡。

宜宁自然不知道这些,她还庆幸幸亏自己成了洒扫书房的丫鬟,不然根本没自己的房间,那估计夜晚更是难以想象的难捱。

同屋那么多人,她做那些羞羞的事不得传遍大江南北。又想着上次把簪子给张嬷嬷后,簪子真正的主人也没现身,哎!不现身才更可怕,自己天天胆战心惊的。

想到张嬷嬷不可避免的想到张嬷嬷那天吃的猪头肉,那肉已经勾@引自己好几天了,做梦都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张嬷嬷一样想吃猪头肉就吃猪头肉啊!

宜宁内心发出哀嚎,上辈子在天香楼还能吃点好吃的,这辈子在侯府怎么伙食还赶不上天香楼。

宜宁越想越难受,掏出百宝箱,拿出银子狠心去了小厨房,算了,花银子吃吧!不吃万一哪天像上辈子一样莫名被人砍杀结果钱没花完。宜宁一步一步的走着,脑中一遍遍安慰自己。

厨房徐婆子见怪不怪。“今天吃什么。”

“嬷嬷,猪头肉,张嬷嬷那种。”宜宁尽管去了好多次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行,张嬷嬷那种得加钱。”徐婆子利落的刷锅。

“不是说肉五十文一碟吗?怎么要加钱。”宜宁觉得有些生气。

“张嬷嬷那种放红油的,香辣香辣的,成本高。”徐婆子面对质疑毫不在意,“要不要吃?”

宜宁艰难的拿出钱袋子,声音闷闷的。“嬷嬷,要加多少?”

“加十文,你晚上来拿。”

宜宁有些不舍的掏出钱,一个月就五百钱。

徐婆子看她这掏钱动作眼神都不给,这小丫鬟天天舍不得,又不耽误她掏钱。

晚上宜宁偷偷端着猪头肉回来,吃的心里美死了,张嬷嬷选的就是好吃,不愧是侯府的老嬷嬷,以后多问问张嬷嬷吃什么,跟着吃。

吃的美,睡得香,宜宁吃完把盘子洗了送回小厨房,顺带夸夸徐婆子手艺好,又暗暗打探张嬷嬷平时还喜欢吃啥。

徐婆子自然不放过挣钱的机会,虽然她在世子这边的小厨房做事,但是一般三等丫鬟舍不得吃,一等丫鬟和嬷嬷哪里轮得到她,想拍马屁都没地方,只能靠宜宁这种有点钱又舍得花钱的。细细的和她讲了,两人交流了快半个时辰,宜宁开开心心的洗漱完就回来呼呼大睡了。

隔壁的李世则晚上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等到半夜,自己直接在书房睡了。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等到中午,李世则也没从侯夫人还有侯老夫人那边回来。

侯府内院正厅,家中两代长辈都红了眼眶,实在是李世则是家中独子,从九岁到十九岁,她们错过了十年。侯夫人有些不顾形象的在儿子怀中哭出了声,侯老夫人看着儿媳这样,她也偷偷用帕子抹着眼泪,谁不想呢!

李世则看着趴在他胸前的母亲,又看看红了眼眶的祖母,他心里有些惭愧,这五年都没回来,他细细安抚母亲,等母亲平静下来以后,李世则单膝下跪。“祖母,母亲,世则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侯老夫人再也没忍住,起身抱住李世则哭了起来。“我的孙儿啊!你好狠的心。我的孙儿啊……”屋内的人又跟着红了眼眶。好不容易大家平复下来。

李世则跟着祖母和母亲一起上桌吃饭,侯老夫人和侯夫人都是笑着看着李世则吃,不停的吩咐身边的丫鬟布菜。

吃完饭又拉着李世则的手细细的问他这五年发生的事情,李世则都是挑好的和他们说,什么军中战马莫名消失,结果发现是去偷村民家的猪食,什么准备上战场,却发现自己穿反了战甲,把两位长辈逗的前俯后仰。李世则本身就是性格冷冽不善言辞之人,为着家中长辈,也算费尽了心思。

又吃过了午饭,李世则看母亲和祖母都有些疲惫,就起身告退,说着明天再来为她们请安。侯夫人看李世则也是疲惫,知道他日夜兼程赶回来也是辛苦,连忙催促他回院子休息。

常嬷嬷带着众人等到未时三刻,才有人来匆匆报喜。

“常嬷嬷,常嬷嬷,世子爷回院子这边来了。”厨房的婆子跑着过来高声说道。

常嬷嬷笑眯了眼,直接给了婆子一个红封,宜宁看着有些眼馋,站在这里也是等,被寒风吹得身上早就冻麻了,早知道自己机灵点去打探消息,还能走一走,让身体热起来。还有个红封,宜宁心中微酸。

没一会儿,李世则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亲卫。

宜宁根本没看到,她被院中的人挤到最后面了,前面的人都比她身量高。

众人齐齐跪倒在地,常嬷嬷冲过去一把拉住李世则的手,“主子,你总算回来了,五年没回了。”

李世则安抚的拍了拍常嬷嬷的肩,“嬷嬷,天气有些冷,我们先进去。”

接着院中的人又浩浩荡荡围着李世则进院子,进了院子以后常嬷嬷让大家散了,自己回位置干活,宜宁才有时间回自己房子暖暖身子,这开春的风也是冷的彻骨,当晚宜宁就发起了烧。

幸亏她有远见,下午晚上都问厨房的徐婆子要了姜汤,虽然发了热,但马上就好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是活蹦乱跳,果不其然,听别的姐妹说有好几个人病倒了。宜宁再次为自己的机警深深折服。

接下来就进入很平静的日子,李世则第二天入宫拜见官家,然后接手京城守卫的管理,京城兵马司按理说也不算很高的职位,虽然李世则本身已有官职,正三品的都指挥使,但是这次回来京城为避免麻烦,李侯直接请立李世则继承侯府之位,也算是为他的京城之路扫平一些障碍。

李世则每天忙到天昏地暗,刚回来京城内部实在是情况复杂,每天在深夜书房的灯才能熄灭。

张嬷嬷倒是挺满意宜宁的,这两个月,她就没见过宜宁特意在世子面前露过脸。都是世子出门开始洒扫书房,张嬷嬷暗暗想着自己真的是慧眼识珠。

宜宁这边没出问题,李世则房中的大丫鬟青黛先出问题了,起因是半夜宜宁就听到外头有声音,有了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她别说出去了,她还急得团团转,想拿东西堵住门口。后面外头隐约有哭喊声,求饶声。宜宁有些害怕的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个眼下淡淡的青紫去洒扫书房。

中午,原先同屋的青莲过来了,说张嬷嬷把她叫了过去。

宜宁有些担心,她估计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宜宁站在张嬷嬷门外,有些担忧的开口。“嬷嬷,青莲姐姐说您找我。”

“进来吧!”张嬷嬷的声音传了出来。

宜宁低着头,恭恭敬敬的推开了门。

张嬷嬷看着宜宁,“宜宁,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嬷嬷,我不知道,但是我昨晚听到了哭声,我估计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没去打听。”宜宁老老实实回答,张嬷嬷可是随时能换掉她的人,

“哦!你猜着是什么。”

“我猜着要么是丢了什么东西,要么和世子有关。”宜宁低声回答。

张嬷嬷赞许的看着宜宁,对她实诚这件事她很喜欢。“你猜的没错,昨晚世子回来,轮到青黛值守,她伺候世子沐浴,结果她自己脱了衣服进了浴盆。”

宜宁睁大了眼,这有些超乎她想象。

张嬷嬷满意的看着宜宁的震惊,不枉自己昨晚半夜起来,把青黛带走后又连夜去常嬷嬷那里打听一手消息。

“世子直接让她出去,她反倒去搂住了世子,世子气的直接走出浴桶,急忙披了件衣服,就出门喊常嬷嬷。”

宜宁震惊抬头然后和张嬷嬷眼神对上,“那后面呢?”宜宁有些好奇的问。

“常嬷嬷进去以后,就看到了,喊了青黛出来,又喊了人把青黛送去柴房,今天早上和夫人说了,夫人气得砸了杯子,直接把青黛丢出府了。”

“啊!那青黛活着吗?”宜宁有些担心的问道。

张嬷嬷淡定喝了口茶。“活着,但是打了二十大板,肯定要好好养着才能活,她出去又没家人,后面怎么活就不知道了。”

“张嬷嬷,我知道的,我不会这样做的。”宜宁忙表忠心,她知道张嬷嬷今天叫她过来也是敲打她。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宜宁连忙将水送到徐宴安嘴边。

连喝了两碗水,徐宴安才感觉好一些,他试着动了动脚,发现骨头没有断,只是压的有些严重,还有些扭到了。

“你的腿没事吧!”宜宁看到徐宴安的动作,知道他在检查自己的脚,她也有些担心,便出声询问起来。

“宜宁,我没事,只是扭到了还有些肿,谢谢你。”

徐宴安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他知道雪地中把人拖回屋可不容易,宜宁的坚韧让他觉得对她又多了一分认识。

“这边应该是负责围场周边巡逻的人临时住的屋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也不用担心,这两天就有人来了,我这两天估计还走不了,如果强行走也是给你添麻烦。”徐宴安温声说着。

沉默了一会儿,徐宴安又开口。“宜宁,对不起。”

宜宁被这一句对不起吓一跳,徐宴安上辈子加上这辈子这么恶劣的对她都没说过对不起。

“不,不客气,你先喝点粥。”

说完宜宁便一勺一勺喂着徐宴安,徐宴安后背和右手臂都有些受伤,有点动不了。

在柴火的微光中,徐宴安抬眸看着宜宁,她平时对自己都像小刺猬一样,他是第一次看她这样,眉眼柔和,脸上全是温柔。

喝完粥,宜宁又给徐宴安撕了兔子肉,将骨头拆卸下来,将兔肉喂给他,吃完又喂了水。徐宴安安静的吃着,时不时抬眸看看宜宁。

宜宁有些别扭的无视徐宴安的眼神,心中默念李世则快来。

徐宴安吃了以后,宜宁又把剩下的食物吃了,她仔细检查她们要用的东西,又想着去外面看看有没有断掉的树枝做柴火,她担心木屋的柴火有些少了,找了半刻钟,终于找到一些树枝拖着回去。

两人待到晚上,都没有怎么说话,宜宁是不想说,徐宴安是有些不知道找什么聊,宜宁跟他认识的女子都有些不一样,本来今早想好的要和她谈条件,如今遇到这些他却又开不了口,却更想宜宁永远陪在他身边。

看徐宴安脸有些红,宜宁才想起来,徐宴安一条腿和一只手都受伤了,他好像不太方便。

“徐宴安,你要不要方便一下。”宜宁脑中斗争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

徐宴安看着柴火光下的宜宁,他每次和她相处都能发现不同,一开始觉得她娇娇怯怯像个媚人的妖精,让他每晚都梦到她,无法挣脱,也让他有些厌弃那样沉迷的自己。

后面觉得她温柔柔弱,总是躲在李世则身后,让人想欺负占有,所以他无耻的占有了她。现在坐在火堆旁,身型还是娇弱,头发有些凌乱,却像个坚韧又惹人爱的精怪,就算吸走他的灵魂,他也心甘情愿。

宜宁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回答,便回头看他。

徐宴安眸中带着温柔,眼中似有流星划过。

宜宁有些被他的目光灼烧到,但是这一天让她实在有些累,她不想去想什么,脑子已经停止转动了,她想睡觉了。

“徐宴安,你去不去,不去我就睡觉了。”宜宁声音娇娇怯怯,却透着不耐。

最终,徐宴安红着脸被宜宁搀扶着出了门。

回屋之后,宜宁又拿水给他净了手,别的她倒没管了,她身上出汗太多也有些难受,用徐宴安的大氅横在中间,宜宁用水擦着身子。

徐宴安听着旁边哗哗的水声,他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好像旁边的是他的新婚妻子,他正在等她沐浴完,便可以开始享受他们的新婚之夜。

转眼金秋十月,宜宁一开院门,便感受到了秋天的凉意,院子里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落叶。才过几个月,现在回想上一辈子,仿佛恍若隔世,宜宁被冷风吹得抖了抖身子。

她去小厨房打好热水洗了脸,跟着大家一块用过早饭,然后和屋子里的另外几个小丫鬟一起去后院打扫。

秋风瑟瑟,慢慢开始有树叶落了下来,张嬷嬷便要求她每天要扫两次,风吹着有些冷,宜宁想着等冬天本来就三百钱的月钱还要抽出一部分买冻疮膏,真的是非常难受。

常嬷嬷看着院内大家各司其职,有些高兴,等世子回来就更热闹了,上次忍冬走了以后,夫人发了脾气,暂时还没人敢说要再选一个大丫鬟。

其实常嬷嬷也觉得没必要,世子这种身份的,按理来说,弱冠之前都是不会和女子混在一起的,除非有些比较不讲规矩的家族,就在未成婚之前有了姨娘,或者跟丫鬟厮混。

走着走着到了后院,看着后院的柿子树上都挂着黄澄澄的果子,喜庆极了,常嬷嬷当即招呼了小丫鬟,让她们去外面找几个侍卫过来,摘果子。

宜宁看着眼前这番热闹的模样,有些开心,好像自己也融入了其中,融入了这里的生活,她被安排到晒柿子。她去搬了个小杌子坐在院中,拿出放在筐中的柿子,仔细的一个个削好皮,然后把一个个黄澄澄的果子放好在竹席上,听常嬷嬷说要晾晒柿饼,她还没做过这个,好像这种,就是生活中的小乐趣,可是她没试过。

她有些感叹,如果拥有自己的房子过普通人家的日子,夏天吃石榴,采莲藕,秋天摘柿子,中秋节在月下吃月饼,那得多开心啊!如果能找一个人过这种日子,慢慢的过生活,还有可爱的孩子,那又得多开心啊!

晚上和大家吃过晚饭,宜宁觉得她对生活又有了期待。

临近过年,院中越来越热闹,世子李世则要回来了,常嬷嬷更是忙得每天脚不沾地,不过宜宁没时间关注,冻疮太厉害了,她拿所有的月钱买了冻疮膏也没用,下雪的话,她每天要扫好几次雪,就怕贵人摔倒。怎么涂都挡不住一天要在外面待几个时辰,好歹侯府的冬衣还算厚实,晚上宜宁躺在床上想着,要怎么样不那么辛苦才好。

世子爷回来了,院子里都是张灯结彩,处处喜气洋洋。宜宁平时没看到过世子,因为世子很少去后院,过年那天却看到了。

宜宁远远的看了一眼,身量高,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腰间束着玉带,乌发高高束起,面色有些冷峻,是想象中小将军意气风发的模样。

托世子的福,她连着几天都是吃的好菜,宜宁心里真心感谢世子。

热热闹闹的过完年,世子爷又走了,院里的人都有些闷闷不乐,宜宁却很开心,因为她收到了侯夫人发的红封,整整一两银子,宜宁看着被冻伤的手脚,感觉日子又有盼头了,马上起身大手笔让守院门的李婆子给她带三盒冻疮膏。

李婆子也开心,侯夫人给她也发了红封,而且给府里的人都发了,这样府里的人有钱就更会来让她带东西了,这不得赚一大@波。

李婆子笑脸盈盈的看着宜宁,度过一个冬天,她肤色又变得雪白,红润的唇,身子也被侯府的伙食养的长了些肉,已经是很好看的小女童。

“宜宁,这次这么大手笔啊!还买三盒。”

宜宁看着李婆子,穿着红色的袄子,看起来喜气洋洋。知道她人不坏,每次带东西都好好挑,冻疮膏带一盒她也不嫌少,赚的差价也不多。

“夫人给了红封,所以想买。”宜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平时买一盒她都要心疼。

“行,我老婆子会给你带的。”你后天下午来这边取。

“谢谢李嬷嬷,嬷嬷再见。”宜宁有些开心。

李婆子看着她的背影,可惜了,这么小在府里没个依靠,长得好看以后也容易被人欺负。


张嬷嬷急忙喊小丫鬟去府医那边拿了退烧的药,这二等丫鬟府医不一定愿意来,所以直接问人买药还妥当一些。

张嬷嬷看着宜宁惨白的脸,心里默念这死丫头发烧都这么好看,烧的惨白头发一缕缕在额头,更显得娇柔可怜。又有些庆幸,幸亏自己做事妥帖,看到没人打扫书房马上就来了,不然这好好的大姑娘烧傻了。

张嬷嬷这边夸着自己,底下的小丫鬟们也连连夸赞张嬷嬷是个大善人,从不打骂小丫鬟。把张嬷嬷乐得牙龈子都露出来了,喝了药,张嬷嬷吩咐宜宁以前同个房间的青莲,晚上再来喂宜宁喝次药,看看有没有退烧。

好在到下午就退烧了,宜宁醒来后,看青莲坐在圆桌旁,桌上放着药碗。

“青莲。”宜宁轻轻喊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青莲看宜宁醒了,马上走了过来。

“宜宁,你醒啦!我看你没烧了本来想等药凉一点再喊你的。你身子有没有还有哪里难受啊!我扶你坐起来好不好!”

说完青莲便扶着宜宁坐了起来。

宜宁自己觉得还好,烧了一场,脑子反倒更加清明了,没有想象中的不舒服。“青莲,谢谢你。”

宜宁有些感动,没想到自己有事还有人帮忙。

“没事,这次主要是张嬷嬷发现了,不然你还烧着呢!咱们张嬷嬷宅心仁厚,到时候你去感谢一下她就行。”

青莲端着药碗便走了过来。

“宜宁,你先喝药,等会我去厨房给你端碗粥过来,你出了好多汗,要不要沐浴。我去找小厨房烧点热水,等会你喝了粥就过去预防沐浴。”

宜宁闻了闻自己,身上出汗太多都有味了,觉得确实应该洗洗,又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没这么麻烦过别人。

青莲一看宜宁的脸色就知道了,跟她们一起住了这么久,宜宁一直都是不爱说话,又爱干净的。

“行了,那我先去给你端粥,你的被褥在哪里,我给你换一套。赶紧说话,不要客气。”

宜宁知道青莲是个急性子。她指了指衣柜。“青莲,在衣柜最下层。”

说完又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行,我先去给你端粥,你自己先休息,等会准备换洗的衣裳然后去沐浴。”说完青莲便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宜宁心里想着,下次要再给张嬷嬷和青莲各绣两个香囊两条帕子才好。

晚上,宜宁躺在床上,刚刚沐浴完,头发也被青莲和同屋的青玉一块拿帕子擦干了,她们两个又把她的衣服和被子拿去洗了并晾了起来。

宜宁躺在床上想到这些有些想流泪,她不擅长接受别人的善意。

半夜李世则又过来了,发现她睡的很安稳,也没有吵醒她,直接搂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李世则正想做一些事,宜宁及时醒来并拉住他的手。“世子,我身子不舒服,昨天发烧了。”

李世则看着她的眉眼,确实憔悴了一些。“那你要补一补,不然你不要躲着藏着了,你这样饭菜都吃不好。”

“我,我不想,我有些害怕,世子,我只是个二等丫鬟,我不敢去做这些。”

李世则看到宜宁害怕的样子,知道做姨娘可能现在容易给她招来灾祸,最后他想了个办法。

“那我以后在书房用饭,你过来跟我一起用。”

就这样,宜宁过上过上了每天和李世则一起用早餐和晚膳的日子,每天宜宁去把自己的饭菜端过来,李世则负责把饭菜丢到后面的池塘喂鱼,每次宜宁看着李世则把饭菜丢过去正中湖心的样子,都觉得好好笑,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大将军,一脸严肃的丢她的饭菜。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丫鬟有些惊讶,还是连忙福了福身子。“姑娘,那我下去给您端过来。”

不一会儿,丫鬟婆子们便把菜端了上来。热气腾腾香香暖暖的鸡丝粥,配着几碟子酱菜,配合在一起看着清爽又暖胃。软软嫩嫩的酿豆腐,荔枝肉,红枣炖乳鸽,奶汁肥王鱼,还有一盅红枣血燕。

“姑娘,世子爷说您刚好要吃点清淡的。”说完小丫鬟便扶着宜宁下床,又仔细为她梳洗漱口。

宜宁这时也感觉肚子有些饿,喝了一碗鸡丝粥,又吃了一点菜,才感觉胃里面舒服起来。

“世子什么时候送我过来的。”宜宁擦了擦手。

“回姑娘,是昨天下午。”

“那现在是什么时辰?”宜宁开口问道。

“姑娘,现在是辰时了。”

宜宁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昏睡了一天两夜,难怪自己饿得慌。

“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宜宁淡淡开口。

看着小丫鬟退下,宜宁感觉心情低落了起来,她突然有些不知道前面的路该怎么走,整个人很迷茫。

如果说没遇到李世则之前,她的希望是当嬷嬷,因为做小丫鬟太辛苦,月钱少,吃得也不好,也没有钱为自己赎身,当嬷嬷那至少是吃穿都可以。

等到遇到李世则之后,她从李世则身上拿到了银子,她就想着要逃出侯府,自己买房子快乐逍遥。

可是在一起几个月以后,她就开始舍不得了,舍不得李世则,舍不得这富贵日子,舍不得有人可以依靠,有人可以陪伴自己。但这几天出了李世则这个事情,她又开始迷茫,待在李世则身边,能长久吗?

宜宁呆呆的坐在绣墩上,肩膀耷拉了下来,整个人没了生气。她两辈子,好像都是一个人,上辈子的时候,就算那么辛苦那么难她都想好好活着,可是这一刻,她所有的心劲好像都没了。

晚上李世则骑马赶来了别院,等他进宜宁院子的时候,身上衣裳都湿透了,一路赶来迎着风雪,慢慢风雪都融了,凉入骨髓的冰冷却阻止不了他想立刻回来见宜宁的那颗心。

“宜儿。”李世则推开房门,冷冽清润的声音在宜宁耳边响起。

宜宁转过头,在昏黄的烛火中,两人四目相对,明明才几天,却好像隔了几个月,几年。宜宁甚至不知道怎样去和李世则说话,才分开几天就有种陌生感横亘在他们中间。

她无力去触碰,有些想逃避,眼睛却不舍得离开眼前这个男人。

“宜儿。”李世则走了过来,将宜宁拥在怀中。

宜宁哭了起来,这几个月的担心害怕,这几天的辛苦难熬,以及下午开始感受的到前所未有的孤寂。

甚至这两世受的怨气,受的苦在这一刻,在李世则怀里,她想好好的发泄出来。

“世则,我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世则,我真的很害怕。”

宜宁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泪水像决堤一样,她现在承认,她真的很需要李世则在她的身边,她真的怕了,累了,倦了。

李世则温柔抚着她的背,轻声安抚她,“宜儿,没事的,我永远在这里,你不用担心的。这次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

李世则心里也有些难受,如果不是他不能给宜宁一个名分,宜宁不用受那么多苦。他希望他们两个生生世世在一起。

在别院待了几日,宜宁心情渐渐好了起来,这日她出了院中准备逛逛园子。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