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晚秋
  • 不见晚秋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薛芳菲
  • 更新:2022-09-11 09:04:00
  • 最新章节:不见晚秋第3章
继续看书
一觉醒来,我从掌上明珠成了旁人避犹不及的假千金。爹娘抛弃,好友疏远,就连自幼相伴长大的竹马都幡然悔婚,厌弃地同我说:「这是芳菲的东西,你还给她。」难道平民之女就注定轻贱,世家女子就天生高贵吗?世人皆盼我过得不好,但哪怕头破血流,我也要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不见晚秋》精彩片段

一觉醒来,我从掌上明珠成了旁人避犹不及的假千金。

爹娘抛弃,好友疏远,就连自幼相伴长大的竹马都幡然悔婚,厌弃地同我说:「这是芳菲的东西,你还给她。」

难道平民之女就注定轻贱,世家女子就天生高贵吗?

世人皆盼我过得不好,但哪怕头破血流,我也要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人人皆道薛家嫡女薛婉婉温柔淑婉,是延京中数一数二的才女。

而如今曾被人捧在掌心的明珠终是蒙了尘,跌入脏污的泥里。

我原以为那些真假千金的故事只存在于话本子里,谁能料想这样的荒唐事竟有一日会落在自己身上。

薛府真正的女儿薛芳菲被用心不轨的奴仆调换,成了一介屠夫之女。如今真相大白,正主归位,薛家上下欢喜,所有人都欢喜真正薛家小姐的归来。

这原是多么美满的结局。

可惜多了一个格格不入的我。

父亲同我说,我与薛家好歹也有十七年的情分,只要我安安静静地待在府中,他不会因薛芳菲而赶我走。

母亲彻夜拉着我的手,哭得双眼泪尽,她说她还会待我如亲生女儿那般,不生嫌隙。

如果一切真的如他们所说那般便好了。

薛芳菲回府的那日,我搬到了府中一处偏远的宅院。

母亲说她身子骨弱,需要静养,薛芳菲便胆怯地看向我,说我的院子里桃花正美,她见了很是欢喜。

于是我答应了,将我的院子让了出来。

她想学琴,我便将我所学全部教她。她识的字不多,却胜在用心,日日拉着我教她练字。

她的手上起了厚厚的茧,彻夜挑灯夜读传到下人口中,却成了我对她刻意苛求。

比起原先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薛大姑娘,这位薛府真正的小姐才是位好相与的姑娘。

遇到府中下人手脚不干净,她却温温柔柔免去责罚,甚至体谅地从月例里拨出银子,赏了银。

她在府中唤我一声姐姐,却弯起温柔的笑,说:「姐姐未曾体验过人间疾苦。我知道大家平日里辛苦,若有难处可与我说。」

倒显得是我不近人情。

府中下人们皆欢喜这位新的薛府小姐,她平易近人,从不苛责下人的过错,却无人记得曾经薛府大姑娘对他们的好。

爹娘不再记得曾经的诺言,逐渐将我忘在了那个院子里,只言笑晏晏地看着新女儿闹出的一些无伤大雅的糗,却默默地加重了对她的偏爱。

过了半晌,他们似乎终于想起了角落里还有一个我。母亲面有犹疑:「如今你的身份……还是不出府为好。」

我宽慰自己,没事的。

再过半年我便要嫁给忠亲王府的世子,父母疼惜薛芳菲本就没什么不对,我还有未婚夫裴景濯,他会待我好的。

可惜是我太天真。

两月后的探春宴,薛芳菲落水了。

有人说看见了是我推她入水,起初我还能镇定地反驳。

可当我看着裴景濯抱着浑身湿漉的薛芳菲从湖中上来时,却哑然失声。

薛芳菲虚弱地倚在他怀里:「世子,不要责怪姐姐,或许只是爹娘近日疏忽了姐姐,这才……」

她自觉失言,蓦地咬住唇,一双眼睛泫泪欲滴,简直我见犹怜。

周围嘲弄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指指点点的声音传来,左不过是说些风凉话。我不在意那些,只挺直了背,看着裴景濯说:「我没有。」

他会信我的吧?

青梅竹马十余载,我同他自幼定下婚约。

他同延京城西的小霸王交情一向交好,却在下学后甘愿回绝一道吃酒,只为往薛府送上新出炉的糕点。

我还记得眼前的少年是如何翻过围墙,在丫鬟的低声惊呼中微红着脸向我递来一块玉佩。

他垂下眼,像是不好意思看我,半晌又挠挠头,眼底是少年人笨拙且珍贵的真诚。

他说:「这是我给你的及笄礼。婉婉,等我来娶你。」

细碎的日光就那样穿过树梢落在他发间,那一刻的悸动我记了很久很久。

所以,他会相信我的吧?

可此刻他抬起眼看我,一双眼里又冷又冰。


我眉间一滞,急急伸手拉住他的袖袍,却还是固执地重复:「裴景濯,我没有。」

可他却将我的手拂开,「还请自重。」

我的手顿在空中。我的视线落在他搭在薛芳菲腰侧的手,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二人模样亲昵,好似他们才是自幼相伴长大的一双恋人。

他的语气未变,却如玄铁般压在我心口:「你不过是个卑贱的屠夫之女,同我有婚约的乃是薛府的嫡女薛芳菲。念在从前你我的交情,你同芳菲道歉,此事我便不再为难你。」

哈。可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需要向她道歉。

我没有推她,也没有害她。

我原以为父母疏离不算什么,可是就连自幼相伴的少年、未来的夫君也不肯信我。

那些年少时的记忆,青涩懵懂的悸动,全都化为一方泡影。

直到今日,那个我曾经打算相付一生的少年,却当众拂开了我的手,冷声和我说,我只是个卑贱的屠夫之女。

不过短短三月而已,薛芳菲就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欢喜。至于我,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

血缘真的这般重要么?

重要到家人可以不顾过往的十七年情分便偏听偏信,重要到竹马翻脸悔婚,还要讥讽地留下一句,你不过是个卑贱的屠夫之女。

我轻笑一声,从腰间解下他送我的那块佩,递还给他。

他没接,只冷眼看着我。

也对。一块玉佩罢了,忠亲王府向来不缺这样一块佩。

我随手丢到湖中,看着它「咕咚」一声沉了下去,落在污泥之中没了踪影。

那颗曾经所有人见了都欢喜的明珠,终是蒙了尘。

到底是我鸠占鹊巢了。

薛芳菲落水的事传得满城风雨。延京中多了两桩新鲜事,其中一桩便是我被薛府扫地出门。

那日是个艳阳天,阳光明媚到刺眼。分明是个和煦的春日,可我却只感到了刺骨的寒冷。

爹娘失望愤怒的目光犹在眼前。我却半分也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院中的桃花随风飘了出来,从我眼前一晃而过,落在脚边。

那是多么美好的颜色。我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父亲亲手在院中的桃花树下埋了一坛桃花酿。他说当年母亲生我时难产,慌忙间他也忘记埋下一坛女儿红,那坛酒便算是了却他一桩心事。

如今想想倒也可笑。酒还是那坛酒,树亦还是那棵树,只是时过境迁,不知不觉中那些曾经的美好早已千疮百孔,徒留下物是人非。

院外隐约还可以听见围墙内的嬉笑打闹,可惜这些热闹都不再属于我了。

或者说,这些热闹本就不该属于我。

我没了去处,索性到了城西集市,去寻我传闻中的爹。

从前恍然不觉,如今这才发现,原来城东和城西的距离离得是这般遥远。

他生得凶狠,脸上挂着一道可怖的伤疤,将整张脸分割成了两半。手中一把锋利的砍骨刀,将骨头剁得哗哗作响。

见我在摊前迟迟未走,他不耐烦地问我:「姑娘,你到底买不买啊?」

我摇头,和他说,我是薛婉婉。


他迷茫了一瞬,像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同他说这些,我便继续和他解释。


谁知他却认认真真地看了我片刻,摆摆手打发我走,「你不是我女儿。」


我没了法子,站在烈日下竟有些晕眩。


养我至今的父母不要我,自幼相伴的未婚夫不要我,如今就连亲生父亲也不要我。


天地之大,竟没有我的去处。


屋漏偏逢连夜雨,顷刻间就连老天也翻了脸。雨倾盆而下,屠夫收了摊,徒留我一人站在雨里。


过路人行色匆匆,打着伞急急别过。枝头的花被雨水毫不留情地打落在地,混在潮湿的土里沾染了泥,掩盖了原有的光鲜艳色。


有一人撑着伞,遮了我的半边天。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茶楼,说他是茶楼的掌柜,见我在雨中淋得凄惨,让我到茶楼里小坐。


进了茶楼的瞬间,温暖转瞬间便将我包裹,后知后觉的冷意便蔓延上来,让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茶楼里人不多,几乎就在我踏进茶楼的那瞬间,便听见有人在议论我。


是城西的小霸王。


「我呸!亏小爷先前还和裴景濯称兄道弟,谁知他竟是那样欺贫爱富的货色。薛家得女本是喜事,薛氏双姝也可造就一桩佳话。明眼人都瞧得出是那什劳子芳菲在作妖,薛姐姐向来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大可继续安心做自己的薛府小姐,又怎需去害她?」


你瞧啊。


这般简单的道理,就连交情浅淡的旁人都能轻易看得出来,偏偏那些最为亲近的人却不肯信我。


十七年的感情竟比浮萍还要轻贱,至亲的三言两语便可轻易将一切撕烂在风中。


许是这十七年里,我做得太过失败了。这才叫我如今人心尽失,亲友远离。


掌柜递来一方帕子,我伸手去摸,却只摸到了满脸的泪。就像是压抑了许久的委屈倾泻而出,我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早已落下泪来。


小霸王叶旭继续说:「如今这薛芳菲可算是抢尽了风头,沈兄你向来受姑娘们欢迎,这又适才入京,可得小心着点她,免得这人又转头缠上了你。」


我闻言抬头望去,这才发觉他对面竟还坐着一人。


那人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生得是一番好颜色,此刻却只挑起几分笑,眼皮懒懒垂着,却又无端让人觉得一双眼里蓄着的是数不尽的风流。


似乎只要被他瞧上一眼,便会陷溺在那双桃花眼中。


「若是我,定不会让那薛氏女欺辱到自己头上。」他懒懒开口。


小霸王来了兴致:「此话怎说?」


下一刻,他眉眼轻掀,那双桃花眼便朝我望了过来。


我的脸上还挂着泪,浑身被雨打湿,狼狈得紧,慌忙难堪地躲开他的视线。


他略侧了侧身子,向后依靠在背椅之上。衣襟上的铃铛叮当作响,他也毫不介怀,只兀自勾起玩味的笑,语气满是漫不经心。


「我么?若是我所求,任凭是谁要与我争夺,是我的便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要争到手。」


我倏地想起,这些日子闹得延京满城风雨的第二桩事,便是沈辞晏九雁关大捷击退胡人,入京接受封赏。


原来这便是镇国大将军沈明的独子,沈辞晏。


可他却忽然转了语气。


他收回目光,端起桌上的茶杯,唇瓣贴在白瓷上,不知为何,仿佛沾染上了些许艳色。


「不过,裴景濯并非璞玉,倒不值得为他费心费神。」


也不知这话究竟是说给谁听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