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秃子铁明康
  • 王秃子铁明康
  • 分类:科幻灵异
  • 作者:王秃子铁明康
  • 更新:2023-10-19 15:12:00
  • 最新章节:东北角
继续看书

王秃子半夜打电话说听到有人在他床头数钱,我让他赶紧躲进衣柜,不管外边再有什么响动都别出来。

《王秃子铁明康》精彩片段

我努力排除罗盘上的干扰信息,在工地上走了一圈,得到的结论和之前的判断大体一致,这里除了能够化解怨气,其他的能量都很微弱。

我本来还怀疑那些人是盗墓贼,借着建宅子来挖土,但是这样的地方,就算是下边埋了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值这么大阵仗。

这些人的目的究竟什么?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铁明康不能跟他们冲突的太激烈,留不不住他们多少时间,我必须得尽快离开。

我又看了一眼工地上简单的生活用品,这些亡命徒并不讲究什么生活质量,连个棚子都没有搭,就是地上扔着几床被褥,旁边还有一堆啤酒瓶子和啃过得骨头。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无功而返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一本书,能看出来,他们对这本书挺重视的,还特意装在了一个防水的塑料袋里。

我拿起来看了一眼,唐诗三百首,不会吧?这些杀人放火的亡命徒,会看这种书?

看看那些人还没有回来的迹象,我快速的把书从袋子里拿出来翻了一下,里面掉出来很多碎纸片。

我捡起来才发现,那些纸片都是从老旧的报纸上剪下来的,有些还配着照片,看那照片应该就是这座山。

报纸上文字挺多,我也不能在这个地方细看,就用手机都拍了照片,然后又把纸夹回去,书放进塑料袋,算算时间差不多,赶紧回了庙里。

铁明康还没有回来,我就跟大师一起研究我拍下的那些照片,虽然描述方式不同,但是能看出来,这些报纸上报导的都是同一件事情,这座山在电闪雷鸣的雨夜,东北角隐约出现过金绿色霞光,看形状,似乎是一个盆。

那些报纸最早的一张是1973年的,是有山民上山打猎,偶遇暴雨,在树下躲雨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个猎户模糊的照片,并没有拍到霞光。

然后是1982年,有迷路的小孩子,暴雨后昏倒在山脚下,醒后说看到山里的霞光吓坏了,以为是妖怪的大眼睛,后来还高烧了好几天,下面还有评论说山民愚昧,要相信科学,雷电下山体出现异常反光是自然现象,不用害怕。

再后面是1991年,这次有张照片,不过是黑白的,只能看到暴雨下的大山,并没有闪电和霞光。

后面还有两份是2009年和2018年的,虽然这个年代的照相设备已经很普及了,但是仍然只有报导,没有图片。

我又用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下,2009年和2018年的,在网上也有报导,不过内容和报纸上的一样,应该是从报纸上摘抄下来的,同样没有照片。

“如果补上一个2000年,这种报导正好九年一次,山上每隔九年出现一次异相,大师们以前听说过什么吗?”我看着那些照片道。

几位大师也都陷入了思考,半晌,有一个大师道:“他们,怕是把那个传说当成是真的了吧。”

我赶紧问他们是什么传说?

那个大师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就是小时候听庙里的老师傅说过,山的东北角有个妖怪洞,洞里住着一个千年老妖怪,不但吃山里的动物,看到人了也就要吃人,让他千万不要去东北角那边。

老师傅还说,那妖怪平常吃不到人也没什么,就跟普通人吃不到肉一样,吃点别的也能凑合过去,但是,每九年他修炼有一个坎,必须得吃人才行,否则没有能力度过那个坎,就会死在暴雨里面。

为了让自己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吃到人,妖怪就在自己的洞府门口种了一棵树,这棵树每九年结果一次,果子虽然不能吃,但是光华闪闪,特别漂亮,遇到闪电的时候,还能映射出金绿色的光泽,看着就跟山里出了宝贝一样。

人都贪财,知道那里有宝贝,肯定会过去找,到了妖怪洞口,就会被妖怪抓到洞里吃掉。

大师小时候听了这个故事非常害怕,觉得山里边真的住了妖怪,后来慢慢长大,跟着师傅们超度冤魂怨鬼,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见多了,也就不再害怕了,觉得师傅就是怕自己在山上乱跑,所以才编出这样的故事来吓唬自己的,毕竟,小孩子万一在山上迷了路,大人没有能够及时的找到,就算什么都不遇到,也会饿死在山上。

再后来,那一波孩子都长大了,而庙里也变得冷清了,没有那么多的小孩子会到这样的庙里来出家,大家也都一把年纪了,没有编故事骗小孩子的必要了,也就没有人再提这个故事了。

另外几个大师立马也说自己小时候也听老师傅们说起过这个故事,虽然老师傅们讲的时候一脸认真,但是,只要稍微大一点,就知道故事是编的,也就都没有在意。

这个故事确实可信度不够高,主要的目的确实应该是老师傅吓唬小徒弟不乱跑用的,不过,为什么一定要强调东北角?而报纸上提到的,也恰恰就是东北角。

我问大师们有没有给庙外的其他人讲过这个故事,大师们就笑了,说他们很少下山,也很少有普通的香客来庙里,他们打交道的,基本上都是铁明康这样的玄门弟子,就连吃穿之类的生活用品,也大部分都是这些玄门弟子在送邪祟来的时候顺便带来,真没有什么讲故事给普通人的机会。

一个大师还了笑着跟我说:“玄门弟子很多都挺有脾气的,就打小康来说,要是我们跟他讲这么个故事,你觉得他会怎么样?他要么觉得我们当他小孩子糊弄,要么,就要亲自去趟东北角了,这故事,真没必要讲给他们听。”

“什么故事不能讲给我听呀?”铁明康从外边回来,顺顺利利甩掉后面的追兵,一根头发都没有少。

我说:“正好,现在就有劳大师再给他讲一遍这个故事,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