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残暴王爷成了我舔狗
继续看书
凤兮若眼眶湿了,原主身边唯一对原主真心的也就春喜了。 死不了,你家小姐是这么容易死的? 凤兮若飞快的在春喜身上点了好几处......

《和离后残暴王爷成了我舔狗》精彩片段

看来是刚才太过震惊,现在么,有人反应过来了。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都是尖叫声。

鬼啊!有鬼啊!

福嬷嬷吓得脸色惨白,她朝那几个下人叫喊道:你们还不快点去去抓住她!

谁敢去啊!

凤兮若揉着摔疼的腰站起来,她打量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是被楚玄凌一把推下床摔的还是刚才被扛着席子那几个下人摔的,反正她现在动哪哪就疼。

无语。

一个不信任自己的男人,就等于废了。

而且想要洗白自己不是应该去努力的找证据么,楚玄凌的弟弟为什么要污蔑她,甚至是以死来让她含冤莫白,这不是更应该搞清楚么?

原主不去做那些正经的,反倒是选择跑来睡楚玄凌,这是什么脑回路才能想出来的?

凤兮若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她四周看了看,发现刚才围观的一堆人现在都跑的是一干二净,特别是那个福嬷嬷,连鞋都跑掉了一只,现在还崴了脚摔在地上艰难的爬着呢。

都走了,只剩下你了呢。

凤兮若缓缓的走了过去,站在福嬷嬷身边好整以暇的盯着她看。

啊啊啊,鬼,鬼啊

福嬷嬷尖叫着就要晕过去,凤兮若不耐烦的警告:你敢晕,我就生吃了你。

呜呜,好可怕。

福嬷嬷赶紧撑着跪下连连磕头:凤小姐,凤小姐啊,不是老奴害死你的,你不要找老奴的麻烦啊,老奴会给你烧香的,老奴

我饿了,你不想死的话,去给我找吃的。

凤兮若懒懒的打断她的鬼哭狼嚎。

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了,她绝对不会受那些窝囊气,谁敢再欺压她,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还有这个福嬷嬷,凤兮若要是没记错的话,福嬷嬷是晋王府上的老人了,曾经还是楚玄凌弟弟的奶娘,在晋王府里嚣张的很。

原主之前来找楚玄凌,就是这老太婆带着人一桶洗脚水泼了原主一身都是,而且这老太婆还先发制人去楚玄凌那里告黑状。

快点啊,想我拿你填肚子啊?

凤兮若抬腿踹了福嬷嬷一脚。

踹她一脚算是便宜她了。

福嬷嬷吓得浑身僵硬,忍着崴脚的疼,吃力的爬了起来,战战兢兢的带着凤兮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凤兮若就跟在她后头,时不时的催她一句。

福嬷嬷倒是想跑,可她崴了脚疼的要命,而且她从没见过凤兮若这么可怕的眼神,她根本不敢造次啊。

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这会儿,福嬷嬷心里就盼着楚玄凌赶紧来救命!

后厨,一个人都没有。

凤兮若靠在一边等着,福嬷嬷战战兢兢的翻箱倒柜的,好半天翻出了一堆东西哆嗦着端着过来。

凤小姐,您慢慢享用啊。

福嬷嬷咽了咽口水,将那一堆的东西搁在她跟前的桌子上,脸色惨白。

好家伙。

凤兮若噎了下,还真当她是阿飘了吗,给她翻出来的尽是一堆的元宝蜡烛香

凤小姐,您

福嬷嬷紧张的很,这些都是她藏起来平时用来祭奠的,挺好的啊。

给我弄点人吃的,我要是鬼,我第一个吃了你。

凤兮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不是她饿的没劲儿,才不跟这老婆子在这里瞎耗时间。

福嬷嬷缩了缩脖子:凤小姐,你不是不是死了么?

你死了我都没死,还不快点?

凤兮若眼神一沉,吓得福嬷嬷立即转头去三两下就下了个青菜面端了过来。

看起来清汤寡水的。

凤兮若也不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储备的干粮吃完了,啃土都有过呢。

吃过面条,凤兮若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她想起来,原主是从狗洞爬进晋王府的,也带了个贴身小婢女的,王府里也有人接应她带路的,但现在原主没了,小婢女呢?

凤兮若忽而看向福嬷嬷:我那个小婢女春喜呢?

她声音不高,可不知道怎么的很有威严,吓得福嬷嬷双腿一软,咣当的跪下:在,在柴房关着,尚书府的人说了,那丫头带着主子惹事也不是个好的,让王爷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呵,带着主子惹事!

凤尚书因为原主间接害死楚玄凌弟弟的事,被皇上调到禹州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去治水患去了,眼下根本不在京城,而原主十岁就没了亲娘,在尚书府上做主的正是尚书府的江姨娘。

那江姨娘明着很宠原主这个嫡女,但也不过是做样子,各种的捧杀怂恿推着原主走上不归路。

原主单纯还以为江姨娘跟亲娘似的对自己好,但原主名声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被弄差的,就连上回去赴宴被楚玄凌弟弟冤枉一事,原主也是跟着江姨娘去的宴席。

而这一次原主来睡男主还是江姨娘提议的。

呵,那恶毒的女人。

凤兮若忍下心头的怒意,满眼寒意的看向福嬷嬷:把人给我放了!

这,这不行啊王爷他

福嬷嬷的话还没说完,凤兮若伸手一把掐住她的颈脖,眼里的狠辣四溢:我说了!放人!

太可怕了!

凤小姐变得太可怕了!

到底是人是鬼啊

福嬷嬷艰难的点了点头。

咚!

凤兮若甩开福嬷嬷,福嬷嬷赶紧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脖子带着凤兮若往旁边的柴房走去。

还没到柴房的方向,凤兮若已经听到春喜的惨叫声。

凤兮若心里一紧拔腿就冲了过去。

福嬷嬷见状,趁着她顾不上自己,转头就跑,她要去找楚玄凌!

砰!

凤兮若抬脚把柴房的门踹开,引入眼帘的是春喜一身伤痕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几个婆子手里拿着各种的惩罚人的用具。

谁啊!

一个婆子不耐烦的回头。

凤兮若扫堂腿一扫。

啊!

几个婆子还没看清楚就被踹飞了。

凤兮若飞快的上前将春喜扶起来,顺手给她按了下脉搏。

她虽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是多年来枪林弹雨的,见过的伤见过的尸体比吃饭还多,能不知道春喜的情况吗?

伤挺重的,要治。

大,大小姐,你你没死?

春喜吃力的睁开眼,握紧了凤兮若的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