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是你求我的
继续看书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昨晚是你求我的》,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安若希身上的重量,愈发变得有攻击性,男人浓厚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彼伏,一次……又一次……透过月光,安若希缓缓睁开了眸子,她没死吗?“为什么……不是我……”男人压抑的声音,在安若希耳边响起,甚至,痛苦万分。战晏斌……是他!

《昨晚是你求我的》精彩片段

“小丫头,过来….”


“我不,我长大了,胸长包包了……”


“告诉我,为什么………不是我……”男人压抑的声音,在安若希耳边响起,甚至,痛苦万分。


战晏斌………是他!


夜,黑的令人窒息,房间中昔日灯壁辉煌的装饰,如今却暗沉的,宛若地狱。


安若希身上的重量,愈发变得有攻击性,男人浓厚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彼伏,一次……又一次……


透过月光,安若希缓缓睁开了眸子,她没死吗?


“为什么……不是我……”男人压抑的声音,在安若希耳边响起,甚至,痛苦万分。


战晏斌……是他!


安若希昏沉的眸子,愈发变得震惊,他们现在这是在……


“战晏斌,你……”


“我要你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男人再次出声,这一次,他的语气命令,不容任何人抗拒。


安若希一只手,顺势攀上了男人的臂膀,这一幕,好熟悉。


十年前!


瞬间,安若希的脑海里面,宛若忽然闪过一个炸雷,令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难道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吗?


好热……


安若希抿了抿唇,下意识的朝着战晏斌的俊脸凑过去,她这是被下药了,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好闺蜜苏偲嘉。


为了得到自己的男朋友许墨,不惜把她往别的男人床上送。


身体中的药物作用,使得安若希想不了太多,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这个男人身上索取。


翌日。


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以及枕头被单,印证了二人昨晚的疯狂。


安若希睡的并不舒服,很早,便醒了,然而入目,便是一双几乎可以摄人心魄的眸子。


战晏斌,自己的未婚夫,原本这次的宴会,就是为了两个人解除婚约而准备的,可谁知,宴会进行到一半,自己就被人下药,然后就误入了战晏斌的房间。


战晏斌是个正常男人,自己那个样子找到他,被吃干抹净,也是在所难免。


看他眼底的乌青,难道,他一晚没睡?


定下心神,安若希一只手,缓缓的伸出被子外面,轻声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这话,平和无比,宛若没有任何诧异与震惊。


战晏斌小时候经历一场事故,从此耳朵便失聪,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他看得懂唇语,知道安若希如今在说什么。


原以为,她会很生气才对。


“怎么了?”见战晏斌半天没说话,安若希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稍带停留。


前世,安若希到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战晏斌才是一直以来,最关心自己的人。


他从未离开过自己身边,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将自己保护的完好无损,以至于,后来还为自己丢了命。


而前世的安若希呢?因为战晏斌强行拆散她跟许墨两个人的感情,还不准自己跟他退婚,导致安若希对他恨之入骨。


最后……


安若希心中自嘲了一声,许墨几年后,出轨自己的闺蜜,还将自己骗到竞争对手的圈套里,导致自己惨死,连尸骨,都难以找到。


手掌的温热以及从未经历的暖意,从战晏斌的脸颊,渗透开来。


“昨晚,是你求我的。”


过了许久,战晏斌才说出这句话,好看的剑眉,紧紧的蹙在一起。


安若希虽是他未婚妻,可却从来不爱他,因为二人之间,不过是政治联姻而已。


安若希平和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低沉了起来,脸也红红的,这事,有必要说那么清楚吗?


想了想,安若希的一只手,渐渐从脸颊,落到了战晏斌的胸膛,再然后……


“你……”战晏斌抓住了安若希作乱的小手,整个人一副猜不透的神情。


“我怎么了?”安若希勾唇反问,一双如水的眸子,带着几分不甘,“听你这话里面的意思,是不打算负责?”


战晏斌抿唇,全身健硕宛若雕刻的身材,如今在安若希面前,一览无余。


他从未打算要不负责,只是……他以为安若希会很抗拒这件事,所以,才主动和她撇清关系。


因为,他不想惹安若希生气。


“我可是第一次!”安若希语气故作愤怒,整个人离战晏斌更加近。


战晏斌缓缓皱起了眉心,察觉到香体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一只手,下意识的阻拦了一下。


“我会负责!”战晏斌语气坚定,如果安若希不讨厌他,他会负责到底!


安若希听到这话,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负责就好,前世自己因为跟战晏斌睡了一晚,第二天哭着闹着要找许墨,导致战晏斌对她失望至极,最后,两个人之间,像是陌生人般。


安若希松了口气,之后微微躺平,整张脸魅惑的盯着战晏斌,他的脸十分的俊美,且带着几分男人该有的刚毅。


似乎是觉得亏欠这个男人,安若希的唇瓣,朝着他的嘴唇渐渐靠近,直到相碰。


战晏斌紧皱着眉头,对于安若希如今所做的一切,十分不解,可是,安若希越来越主动,战晏斌根本,无以抗拒……


前世,安若希只有一次这种经历,还是被人下药后和战晏斌迷迷糊糊进行,根本没有感觉,如今,她身体里面昨晚的药物,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经过这么一碰,彻底燃烧了起来。


“战晏斌,我还要……”安若希的声音略带祈求,紧紧的抱住了战晏斌的脖子,眼眶氤氲。


要说之前,战晏斌还有些迟钝,但是如今,一下子明白过来。


房间外边,战晏斌许久没有出来,令站在外面守护的保镖们,有些不安。


前几天,少爷破坏了安小姐和他那个小情夫的约会,导致如今安小姐对他们少爷恨到了极点,两个人在里面这么久不出来,难道出事了?


少爷是战家三代单传的长孙,年纪轻轻,便掌握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手底下的公司,更是数不胜数,除此之外,他还是国家特聘的S级训练长官,身手厉害,手段狠辣至极,这些年,根本无人超越。


而安小姐,医科大学大一新生,家中三代从医,曾祖父还当过兵,性格刚韧,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孩子防身的武功黑段什么的都会,去年跆拳道比赛上,还获得了全国冠军,如今年纪轻轻,便可以独当一面,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


这两个人碰撞在一起,万一对彼此有点不爽,出点什么事情,就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的了。


想了想,带头的那个保镖,便涨着胆子,敲了敲门。


毕竟,有事还是放到台面上来讲比较合适,这两个人在一起,太危险了。


房间内,听到外面愈发强烈的敲门声,安若希有些心烦意乱。


“战晏斌,他们敲门!”安若希强忍着不适,说了句。


战晏斌因为耳朵听不到,所以并未察觉到敲门声,但是,看到安若希的说话时的唇语,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滚!”战晏斌想都没想,抓起手边的一个烟灰缸,便朝着门口砸过去,声音沙哑且愤怒。


门外面的人听到这么大动静,顿时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这么大火气?难道,没打赢?


安若希将战晏斌的行为尽收眼底,没想到,他对自己行为温柔,对外面的人,却始终像个杀伐果断的帝王。


随后,安若希瞥了眼不远处的钟表,时间快到了,要不赶紧收拾,等会儿被抓奸在床,一切又和前世一样了。


“亲爱的,得抓紧时间,我快不行了。”安若希说着,环住了战晏斌的腰身。


……


战家。


安若希的父亲和继母,以及异父异母的妹妹,坐在了战家的特制真皮软沙发上,面前摆放着新煮的茶水,却不见他们碰一口。


“战老爷,我们家若希昨天晚上就不见了,听人说,是去了战少爷的房间,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看着办吧!”说话的,是安若希的继母,秦霜雪,她着急的用纸巾擦着眼角的泪水,生怕安若希出事一般。


身边的安依依,听到自己的母亲这么说,立刻附和了句:“对,战老爷,战少爷的威名在外,前几次就有几个得罪他的人,被他直接折断了腿脚,你们让我姐姐和他共处一室,这让我们怎么安心!而且一男一女,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说完,安依依也哭了起来。


旁边的安擎宇,是安若希的父亲,听到这些话,缓缓皱起了眉头。


“战老爷,不如你派人问一下战少爷,问问他到底,把若希怎么了。”说完这话,安擎宇也是叹息了一声。


战老爷是战晏斌的爷爷,如今将近八十,但是精神却很爽朗,可饶是精神再爽朗的人,听到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跟着,他缓缓起身,拄着拐杖,语气尽量平和的说:“安亲家,不是我们不问,而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也没联系上晏斌,他的保镖,也是被他关在了门外,根本就进不去啊。”


“这……”安擎宇欲言又止,确实,战晏斌的性子众人都知道,他不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强迫。


如今,自己那个女儿,怕是凶多吉少啊,只希望,战少爷手下留情。


“门外?这么说,战少爷还在酒店房间里?”安依依似乎抓住了着重点,说完,便走过去拉住安擎宇的手臂,撒娇说:“爸,实在不行,我们去酒店找吧,姐姐现在下落不明,我们真的太担心了。”


秦霜雪听到之后,也觉得有理,立刻点头附和:“对啊擎宇,不如我们去酒店吧,如果若希在那里,我们就把她接回来,到时候就算是战少爷发怒,我们也认了,否则,我们该怎么和若希逝去的妈妈交代啊。”


一句话,似乎触碰到了安擎宇心中最柔软处,想了想,便立刻起身,对着战老爷说:“战老爷,我妻子说的有道理,若希不能出事,既然战少爷不放人,我们也只能冲撞了。”


说完之后,安擎宇便带着一家老小都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安依依与秦霜雪二人的嘴角,挂着一抹淡笑。


尤其是安依依,整个人得意无比。


那个安若希不是喜欢许墨学长吗?这次,一定要让她翻不了身。


许墨学长她怕是得不到了,倒是那个杀伐果断的聋子,就给她好好享用吧,让她知道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酒店豪华房间。


安若希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如今正在擦头发。


战晏斌坐在一边,看着安若希有些出神,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安若希。


之前她对自己的主动以及媚眼如丝,都是真的吗?


“战晏斌,过来帮我吹头发。”安若希对着战晏斌,十分自然的说了句,随后整个人坐在梳妆镜前面,看着自己十年前这张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缓缓弯起了嘴角,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战晏斌回神,走过去之后,接过吹风机,站在了安若希身后。


她的秀发很软很顺滑,没有分叉打卷,宛若新生的海藻,令人碰了爱不释手。


碰着她的秀发,战晏斌情不自禁的低头,细细闻了闻。


好香。


察觉到战晏斌的行为,安若希弯起了嘴角,这家伙。


正打算叫他好好吹头发,不要分心,谁知门口处,一阵剧烈的响声,再次传来。


安若希微微皱眉,这力道,不像是之前的保镖,倒像是……


前世的种种,浮现在了安若希脑海。


她前世被苏偲嘉和安依依设计,进入了战晏斌的房间,后来事成,便是他们一群人抓奸在床。


从那以后,安依依便到处说自己和战晏斌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回到学校后,她因为愧疚,不敢面对许墨,导致许墨,被苏偲嘉勾引走。


这一世,居然又来?


安若希不免撇嘴,他们以为奸计还能得逞吗?


许墨自己倒是不想要了,就是清白这事,安若希还是得在意一下的。


因为,她还有大事没办!


“我爸妈来了。”安若希知道战晏斌听不到声音,便对着他说了句,走过去开门。


门刚打开,安若希便听到一阵哀嚎。


秦霜雪整个人抱住她,宛若失而复得一般,哭泣着说:“若希,你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急死妈妈了。”


安若希被她的手掌,差点拍的吐血,这演技,未免也太浮夸了点吧?


平时父亲不在,她对自己,哪次不是横眉竖眼,这一次,倒是这么关心自己。


旁边的安依依,此刻也是一脸担忧,对着安若希说:“姐姐,你受苦了。”


安若希瞥了二人一眼,推开秦霜雪后,整个人冷静无比。


随即,她又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安擎宇,他眉头紧锁着,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爸妈,妹妹,你们怎么来了?”安若希问了句,靠着门边,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反而平和至极。


秦霜雪听到她这么一问,更为激动:“若希,你昨天晚上失踪,有人说你进了战少的房间,我们都担心死了,所以一大早,便急着过来,如今,我们也不怕得罪战少爷了,你马上跟我们回家吧。”


说完,秦霜雪便拉住了安若希。


安若希听到这句话,略微笑了一声,没有作出回答。


旁边的安依依,此刻正上下打量着安若希,跟着,便指着安若希说:“姐姐,你脖子上……你和战少爷昨天晚上难道……”


后面的话,安依依没有再说了,甚至还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安若希见了,冷笑一声,在她面前装纯?


“爸妈,妹妹,你们想的太多了,昨天晚上,我和战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在隔壁房间,你说脖子上这个吗?这是蚊子咬的,就只有一个,都怪我,昨天窗户没关好,蚊子飞进来了。”安若希说完,便略微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顺手用钥匙把隔壁房间的门打开,“早上我睡醒之后,知道战少在这里,所以过来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刚打算出来,你们就来了。”


她其实早就有所准备,在他们没来之前,就把自己脖子上的痕迹,用遮瑕液遮住了,特意留下一个,迷惑住对方,钥匙也是她在战晏斌洗澡的时候,花钱找服务生要的。


秦霜雪和安擎宇见了,确实只有一个,他们都是过来人,如果安若希和战晏斌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不可能只有一个。


“若希这好像真的像蚊子咬的啊,只是,这么高的楼层,蚊子怎么飞得上来……”后面的话,秦霜雪故意停住了,顺便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她原本以为自己抓到了安若希和战晏斌的铁证,可谁知,却是蚊子咬的。


安若希听到她话里有话,无奈摊手:“这话,你就要问蚊子了,战少爷和我清清白白,根本没有妹妹所说的那种事情,再说,战少秉性纯良,为人刚正,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这话,还是别乱说。”


“我……”安依依有些着急,安若希这话,是说她污蔑吗?


“姐姐,你这是在怪我吗?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安依依便捂住脸哭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安若希欺负她了一样。


安若希看到后,眼角滑过一抹异色。


“妹妹,我不是怪你,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就把我脖子上的蚊子包,认成那种污秽的东西了呢?你年纪还小,以后,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安若希说完,直起腰,整个人看上去,舒爽无比。


听到这句话,安依依都要气炸了,安若希居然说她……


这……自己还要不要脸啊,她可是大家闺秀,要是传出去,估计以后出入圈子,所有人都会笑话她。


见安依依着急,秦霜雪也要护犊子,安若希见好就收,拍了拍安依依的肩膀,笑着说:“妹妹,姐姐是开玩笑的呢,你不要当真,对了,既然你们都来接我了,我们就回去吧。”


安擎宇听到这句话,十分赞同,走过去对着安若希说:“对,既然人没事,就先走吧。”


如今他们闯到了战晏斌的房间门口要人,得趁着战晏斌没有发作,离开才好。


说完,安擎宇又朝着房间里面看了眼,见到战晏斌,整个人恭敬无比的说:“战少,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唐突了,既然若希已经找到,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战晏斌站在不远处,一双眸子灰暗着,双手插入口袋,缓缓点头。


安若希也看了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战晏斌如今看上去,戾气很重,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


“再见,感谢战少爷对若希的照顾。”说完之后,安若希便也离开了。


战晏斌一个人站在房间里,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果然是他多想,安若希根本就没想过,要承认跟他的关系。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缓兵之计,包括,她深情之时对自己的侬言细语,都是骗人的。


就说,她怎么一下子,就对自己态度转变这么快了。


门外的保镖,如今已经见到战晏斌,慢慢的走上前,因为下午还有训练,如今都快中午了,再下去,就得耽误了。


“少爷,用完午膳,就去南山吗?”保镖恭敬且谨慎的问了句。


战晏斌看着他说完之后,略微皱起了眉头。


“滚!”他的话语极其冷淡,宛若可以把人生生结冰。


保镖此刻,自然不敢多说,立刻就退下了。


回到安家,安若希径直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事情太多,她需要消化。


而且一个人的时候,思维也冷静一些。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重生了,还是重生到自己二十岁的时候。


看到自己胸口处的印记,安若希心中更加紧张,她又和战晏斌有了肌肤之亲。


前世,她恨透了战晏斌,可如今,安若希亏欠他。


他原来一直都爱着自己,既然如此,安若希这一世,也不打算客气了。


刚打算给手机充电,安若希便发现自己忽略已久的手机上面,发来了几条消息,还有十多个未接电话,署名显示许墨。


许墨?


安若希略微勾起嘴角,他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上辈子,自己可被他害惨了。


如果安若希没有记错,如今应该是许墨最需要自己的时期,原因是因为他们许家的企业遇到了经济危机,急需要安家的支持。


前世,安若希还傻傻的用安家的钱填补许家公司的窟窿,可如今,安若希显然不会这么做了。


许墨,我与你不共戴天!


想着,安若希便直接忽略了许墨的消息,倒是滑出了战晏斌的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还是订婚的时候,战老爷子给自己的,说是让自己以后和战晏斌多多联系,可当初的安若希根本不喜欢战晏斌,甚至对这种家族婚姻很是排斥,因此,这个电话号码在安若希手机里,成了摆设。


电话拨通,安若希捏紧了手机,嘴唇微微抿着。


许墨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更多时间是许墨联系她,安若希从来不会主动联系许墨,如今战晏斌,算是她第一个主动接触的异性。


训练室。


此刻的战晏斌,正在训练室里面,赤着上身,对着一个沙包,狠狠的练习拳击,他的每一拳,都极度有力,仿佛要把眼前的东西,生生砸碎。


以往,每次有心事,他都会来这个地方发泄。


汗水,顺着他的胸膛流下,直到小腹,身上的线条肌肉比例,堪称完美,一米九的身高,已经将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增添了不少,绝美的俊脸,多看一眼,便令人沉迷,他早些年的时候参过军,如今又是特聘教官,体力惊人,外面的人见了,都不敢靠近。


手机摆在离战晏斌不远处的桌子上,忽然之间一阵震动,手机因为本来就在桌子边缘,如今倏地掉在了地上。


瞬间,战晏斌手中的动作,也骤然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了手机屏幕上,由于视力极好,他一眼便看到安若希的名字。


她给自己发消息来了?


不知为何,之前所有的怒气,骤然之间,便消了下去。


“我到家了。”安若希发来简单的四个字,之后又补充句:“你在干什么?”


这似乎是战晏斌第一次接到安若希的发来的消息,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碰了碰屏幕,眸子里复杂无比。


之前不肯承认他们的关系,如今又发来这些,到底有何意图。


安若希那边,见战晏斌许久未传来消息,便又发过去三个问号。


许久,战晏斌才回过去两个字:“训练。”


安若希等的都要睡着了,忽然之间接到这个消息,眨了眨眼睛。


原来是在训练,怪不得这么久才回。


“那你先好好训练,明天可以见个面吗?”安若希又发了一句过去,要和战晏斌恋爱,必须创造接触机会。


战晏斌那边,显然误会了安若希的意思,见面?


又要和他谈取消婚礼的事吗?


于是,战晏斌直接回过去一句:“不可以。”


打完这几个字,他把手机丢在了一边,整个人烦闷无比。


心情甚至比之前,还要压抑。


安若希吐血,这是什么操作?


战晏斌这么高冷的吗?


安若希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


好吧,她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还以为能一举拿下他呢。


不过没关系,一切慢慢来,如果她没有记错,明天,应该是战晏斌的生日。


前世,自己在他生日前夕,要和他解除婚约,以至于第二天战家为他准备的生日宴会,战晏斌都没有出现,听人说,他出国了,足足三个月都没有回来,再回来的时候,安若希被他直接抓到酒店,灌了她一夜的酒,隐约之间,安若希还闻到他身上极重的血腥味。


想到前世的种种,安若希不免觉得心中发寒,这一世,她再也不要让两个人重蹈覆辙了。


跟着,安若希走的一个抽屉前,拿出了一个盒子。


这是父亲十八岁的时候,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但是安若希从来没拿出来用过,可如今,她莫名觉得很适合战晏斌。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