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娇妻甜蜜蜜
  • 隐婚娇妻甜蜜蜜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一颗桃作者
  • 更新:2022-09-14 12:03:00
  • 最新章节:003特殊
继续看书
作者“一颗桃”编写的原创小说《隐婚娇妻甜蜜蜜》的女主角名为秦兮, 男主角名为陆止川,这本书的原名为《从他掌心出逃》。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秦兮暗恋了陆止川十年,与陆止川隐婚三年,整整十三年时光,秦兮全心全意的对待陆止川。但是秦兮知道,陆止川的心里从来没有她,如果不是当年家族联姻,陆止川是不会娶她的。三年来,秦兮听闻了无数关于陆止川的花边新闻。终于,在无止境的流言蜚语中,秦兮再也抵抗不住了,这些年来与他的纠缠也该到此结束了......

《隐婚娇妻甜蜜蜜》精彩片段

秦兮知道,他已经看到那份离婚协议了。

站在书房门口,秦兮做了个深呼吸,换上一副轻松的神情,敲了敲半掩的门。

这些年来与他的纠缠也该到此结束了。

爱情终究不是放弃尊严就可以求来的。

听到声响,男人没有抬头,只是面无表情的拿过协议书,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提笔,准备签字。

甚至懒得去看那内容一眼。

纵使是离婚这样的大事,也激不起他内心一丝波澜。

笔尖触到纸张的时候,秦兮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

行李箱的拉链都没有合严,就这样猛的一提,内里的东西便哗啦啦散落一地。

这声响打断了他的动作。

陆止川抬了眼皮,淡淡看她。

“我马上就捡好,刚刚有点急。”

她弯腰,有些赌气的想,自己都要离婚了,居然还害怕弄乱屋子引他不悦。

陆止川起身,迈了长腿过来,高大的身影便阻却了她全部视野。

他居高临下的看她,“就带这些?”

这屋子她住了三年,东西自然多的带不完。

这句话听在秦兮耳里便以为是说她拖拉,都要离婚了还不一次性收拾干净。

她长睫低垂,语气里也扯上了几分情绪,“其他的东西就不要了吧。”衣服首饰那些精致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他买来的。

也如同他的人一样,终究不属于她。

念及此,她差点红了眼眶,却一咬牙又硬生生忍下去。

陆止川面无表情的又转身回座,拿了笔。

才要继续,电话声却又急躁的响起。

不知是否屡次被打断的缘故,他的眼里便忽然染上了一层雾霾,重重将笔扔去一边,又抬眼看她。

屏幕依旧在闪,他扫一眼,却没有要接的打算。

“这件事,陈柔知道吗?”

陈柔是秦兮的母亲,也是秦氏集团的董事长。

当初联姻,是双方爷爷那辈就定下的约,他纵使不愿,也还是允了。

如今要离,长辈那边也要给个说法。

“还没说。”她攥着衣袖,细声答。

这件事是她一个人的决定。

陆止川收拢心绪,慢条斯理的理了理领口,“先斩后奏?”又拿起手机,迈了长腿往门外去,“商量好,明天给我答复。”

他在长辈面前确实是孝顺的,考虑到双方家族的牵扯,离婚也确实要先行打个招呼才合规矩。

秦兮起身,表情温和带笑,“好。”

便看着他接起电话,走出了门厅。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他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走?甚至不愿抽一点时间问问她为什么想离?

电话那头的人一定很重要。

秦兮敛起皮笑,如是想,会是她吗?

她又想起在自己拟定离婚协议书的前一周收到的那些照片。

照片摄于他的另一处别墅,也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

拍摄的角度很刁钻,看不到正脸,却清晰可见是一男一女的纠缠。

他的身体,秦兮纵使匆匆一眼也能辨个分明。

宽阔背脊往下是她熟悉的一道斜疤,一只雪白的手捏了指尖摩挲其上,另一只胳膊则半环在他肩上。

陆止川赤着上身,瞧抱着那女人的动作。

接下来做什么,不必多说。

他是声名在外火出律师圈的刑辩精英,又是京州陆家的唯一继承人,所以与他传出绯闻的莺莺燕燕从来不少。

但这样的照片确实是第一次。

秦兮认得那双手的主人,便是当今正火的演员于浅。

之前她与陆止川的绯闻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对此,他从来没给过一句解释。

于浅的资源也就是这一年间多起来的,签约的公司便是陆氏旗下的露西传媒。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便陡然乱了起来,好似蒸腾着无数燥意却又无处发泄。

四处沉寂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是节目组的张导。

她是优娱TV一档访谈节目的主持人,这个点张导打来电话必然是有要紧事。

秦兮敛了思绪,“喂,张导。”

她在人前向来从容大方,事事周全,所以很得台里领导的重视,张导尤其欣赏她,“小秦啊,我可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这么晚了还来电话,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事。”她扶着椅背坐下,笑。

“是啊,就在刚刚,那陆律师忽然给了我回复,说是同意上你的节目,顺带着他公司那边的于浅也同意一起来,这是多大的流量啊!”张导的话便像惊雷一样一句句炸响在她耳边。

这确实是难得的机会,两个自带流量又传了绯闻的人若是同台,效果可想而知。

秦兮却笑不起来,语气不受控的淡下去,带着几分隐忍,“是吗!真好!”再也说不出更多。

他才从这里离开,与她谈离婚隔了半小时不到,心里惦记的事情却是带着于浅上节目。

张导没察觉她的不对,继续道,“明天你早点来准备下,晚上他们会过来,大家一起先吃个饭走个交情!”

电话挂断,秦兮捏着手机到指尖发白。

速度真快,就在明晚。

他要的答复也在明晚。

早上去台里的时候,秦兮戴了墨镜,化了厚重的眼妆。

她素来淡妆示人,但一夜没睡,熬的眼底乌青,又不想在人前被问及缘由。

办公室外,节目组的同事都在讨论晚上的事。

“我就说了,这两人肯定有关系,指不定要官宣了!”

“于浅什么能耐,能叫陆律师上眼,啧啧!”

大家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的说着,甚至拉了她一起加入。

因为没人知道她是陆止川的人,且已经隐婚三年。

他的绯闻,三年来,她已经听的麻木了。

秦兮有说有笑的随了几句,才慢慢的往办公室去。

合上门,桌前坐下,扯着的笑才淡下去。

不多时,张导过来和她打了招呼,晚宴定在南淮楼的顶层包厢,她也必须要去。

晚上八点的时候,节目组一众领导也都提前候在了包厢里。

这是陆止川给的面子,没人不想着好好把握,攀附交情。

张导更是一遍遍交代,“这顿饭一定要陪好,以后你节目的资源肯定不会少。”

秦兮不停点头,“我知道,我有分寸。”

话虽如此,但众人迎出去的时候,她却难得怯场。

外堂的热闹好似沸水炸锅,喧哗随着门开,涌了进来。

张导一把将她往前推去,跟人介绍,“这就是我们节目的主持人,秦兮。”

人前与他相遇做戏,这还是第一次。

“秦老师。”倒春寒的三月湿意入骨,大约是受了寒的缘故,他的声音听来便带着几分疏离。

秦兮抬头,给了他一个自觉灿烂礼貌的笑。

他抬眼,又淡漠的挪开了视线。

这眼底的情绪她认得出来,好似是嫌弃的。

每次化了浓妆他便总是这样的眼神。

陆止川只看到她的妆,却看不见她眼底的血丝和为他熬的不眠夜。

这下被打击了,她便想坐的远些,结果还是被张导硬塞去他身边。

好在这次于浅有事没来,不然席间什么场面,能不能把控主情绪,她也毫无把握。

推杯换盏一轮轮过,他杯中的酒一滴未动,直到秦兮敬到第三杯,瞳孔有些微发散的时候,他才终于肯放过她。

喝了整场局的第一口。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散场的时候陆止川叫司机候在车旁,随张导敷衍了几句,又抬眼看向昏沉的她。

张导识趣,马上接茬,“哎呀,这么晚了一个单身女人回去我是真的不放心,代驾也是不靠谱的。”

秦兮乖巧站住,看着两人。

“秦老师,我送你。”语气淡淡,好似客气。

实则命令。

她懂他的语气,便听话的上了车。

在后座上与他保持了一人位的距离,宽敞车身内,此刻只显得逼仄。

回程的路上为避免尴尬,她只低头看着手机。

出乎意料的,微信上却多出一条好友申请。

是于浅。

打招呼的语气也很客气,“秦老师,我是于浅,咱可有缘,我是您的学妹呢,可惜今晚有事见不到您,下次有空我请您吃饭!”

“有事?”他察觉她的失神。

秦兮关了屏幕,故作轻松的笑,“没有。”又扭头看向窗外。

他也没在问。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熟悉的大门前。

陆止川将她带回了明溪墅。

一直淡然无话的他,在推她入门的刹那忽然有了动作,指尖带着屋外的寒气钻入她的衣服,叫秦兮本能的一个寒颤。

秦兮回头想阻止,却已经被压在沙发上。

他没打算好好待她,在她挣扎的间隙手上的力道猛的沉了起来,在雪白腰上捏出几道红痕。

她吃不住疼,本能的红了眼眶,“今天不行,我身子疼。”

陆止川的动作顿了一瞬。

这种疼是他给她留下的烙印。

两年前她有了身孕,孩子没能留下,从此也落下了顽疾,风寒露重的天气便腰身发酸,处处难受。

那一次她在国外疗养了大半年,期间他没去看过她一次。

所以大约也有一丝歉疚,从不会在这样的时候为难她。

只今天不一样,手上的动作不肯停,即便没到最后一步,也依旧折磨的她痛苦不堪,最终哭的没有力气,也推不开他。

只喊他的名字,“止川。”

灼热的动作方才停下,他半撑起身体,低头睨她,第一句话却不是关心,只问,“和你妈妈商量好了吗?”

看起来,他好似迫不及待的要与她扯清关系。

秦兮抚着心口,语气也冷了下去,“没有,今天忙。”

“尽快。”他电话再度响起,这次她看的清楚,来电显示确实是于浅。

她的心便往深渊又坠了一寸。

陆止川当着她的面接了电话,应了两声,挂断,“我最近不常回,你可以先住在这。”

说完穿了外套,不多解释一句便起身离开。

秦兮低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只反反复复的点进微信页面,终于还是打开那个申请。

点了确认通过。

便弹出一个对话框:你已添加了浅浅恋C,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这不是常见的微信名,大约是意有所指,但秦兮现在也懒得关心了。

她一直在想陆止川说的那“尽快”两个字,便提了包往外面走。

她最终还是决定遵从他的心意,回一趟娘家,找母亲陈柔摊牌这件事。

秦家虽已没落,但也曾经豪门,这老宅子依旧在,家佣也始终多。

宽敞奢华的大堂内,陈柔已提前接了她的电话,此刻便在沙发上坐着,一双眼睛满是关切,藏不住的担忧。

一见秦兮进来,马上上前抓住她的手,“你电话里说的可是认真的?”

“妈,不急,坐下说,”她也知妈妈是个急性子,又加之日夜操劳秦氏的大小事务,身子并不太好,“我与他讲清楚了,止川也同意的。”

说来当初联姻是她求着陈柔去主动提的,波折再三好容易遂愿,如今离婚却这样草率。

“你这是发的什么疯啊!兮儿,当初他家愿意守约娶你已经很不容易,这关系的何止你一人,还有整个秦氏!”这各中利弊秦兮也考虑过了。

她便只低头,“我晓得,妈,咱家不复从前,早些认清现实也好。”

“你以为妈是关心这个!”陈柔气急,竟然掉出了两行眼泪,“我难道不想你好?可圈子里的人谁不知你和他的事?”

“你为他疯成那样,还为他打胎,如今身子能不能怀都要两说!”

确实,谁不知道她秦兮对他百般纠缠,为他甘愿隐婚,连名正言顺的身份都可以不要?这身子也是被他整得支零破碎,结果换来一个离婚,说是她主动要离,恐怕没人会信!

她拿了纸巾递过去,被陈柔的情绪传染,自己也有些撑不住的想哭,终究忍住,淡定道,“妈,可他不爱我。”

陈柔在没有说话。

也跟着忍住了眼泪,挥挥手,“去睡吧,我也好累。”

秦兮便上楼,看着阔别已久的闺房,关了门,扶着墙壁缓缓的蹲下来,只觉得眼前阵阵的发黑。

缓了一会,想发个消息告诉他,可以签字了。

点开微信的时候一打眼倒是看到朋友圈的红点,头像正是于浅。

鬼使神差的便点开了去看。

是一张在车内拍摄外面风景的照片,显然是夜路,而且是高速。

车子前档放着一个摇头晃脑的小娃娃,还是秦兮刚结婚时非要放上去的。

配文:每个月的今天都很特别,都值得纪念。

今天是二十号,秦兮不知道这对于浅的意义,只是忍不住想,这是她的,或者是她和他的,不同寻常的日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