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抢了万人迷剧本
继续看书
元明浅不是一个专一的女人,她是个名副其实的海王!这么多年行走江湖从未翻船,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追求者残忍杀害!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见到了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在系统的帮助下,元明浅决定痛改前非,不光要好好对待那个傻男人,同时还要改变命运!

《黑莲花抢了万人迷剧本》精彩片段

“小元你啊听叔一句劝,就算调查清楚了,你爸妈能回来吗?再说他们都是自……哎——”

电话那头的人有点忌讳,用一声悠长的叹息代替那个词。

“叔,我就是当你是我叔。”拿着手机的女人语气平静到可怕,“我只求一句话,哄我妈签那份合同的,是不是刘康裕那家子?”

元明浅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像,白肤红唇,五官长得极俏丽。一缕黑色微卷散在轻抿的唇边,沾了两三根在唇彩上,无端有些奢靡感。

她一边打量着自己,一边静静等着电话那头的回答,却只等到一阵沉默。

“……我懂了,谢谢叔。”元明浅道。

“我理解你想为你父母讨个公道,但他们把你养到这么……”

电话那头还没说完,元明浅就已经挂了电话。

那人不知道的是,元明浅爹娘死的早,她对他们感情也没有那么深。

——她只是不喜欢被人当傻子耍十多年。

元明浅垂眸细思一会后准备离开,再抬眼时却在玻璃上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不属于她的人影。

元明浅凤眸睁大,回过神来就听到男人轻声叫她的名字。

那男人样貌普通,带着鸭舌帽,穿着一身宽大的休闲装,微微佝偻着身子,拘谨地拿着一束玫瑰。

“元、元明浅……”

连声音也磕磕巴巴的,腔调古怪。

“我很、很喜欢你。”男人不停地咽口水,“就是,那个……”

他把玫瑰花往前递了递,示意元明浅接过。

元明浅明艳的红唇微微勾起,接过花束,闭上眼来掩饰不耐烦的情绪,轻嗅了嗅。

“喜欢吗?”男人明显被元明浅的态度激励到了,说话尾音发颤。

元明浅盯着他的脸辨认了好一会才勉强把他从自己的追求者名单里翻出来。

“你问的是喜欢花还是喜欢你?赵文?”

男人先是激动又突然一愣,半晌才道:“赵文是我朋友,我叫刘才。”

“哦。”元明浅敷衍地应了一声,并没有在意,反而微笑道,“这花是你亲手包的吧?”

“嗯……”

男人有点冷却迹象的心又跳动起来,他想说自从遇到元明浅后,他看到玫瑰就会想到她,所以亲手挑选、包装,最后献给元明浅,没想到居然被她看出来了。

但他刚张口,元明浅懒散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

“花上有一股穷酸味,从你身上染到的,一闻就闻出来了。”

女人抬眸与他对视,艳丽的容色比玫瑰更娇美。她弯起眼睛,眼中带着明晃晃的恶意,像淬了毒汁的甜美果实:“你是什么垃圾?也配和我表白?”

男人被花砸了一脸,整个人都懵了。元明浅则踏着纷扬的玫瑰花瓣,傲慢地路过他身边,把他甩在后面。

以前的元明浅遇到这种情况还会虚与委蛇一番,但这类人是听不懂拒绝的,更别提是委婉的拒绝了,几次被死缠烂打后元明浅就不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她漫不经心地想,毕竟有些人非要被羞辱一番才会听明白人话。

脑海里思索着刚刚那通电话,刚走出十几步,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元明浅似有所感,转头就看到那男人握着什么东西直直朝她冲来!

来不及反应,元明浅几乎是下一秒就被刺中了肩膀,被冲力带着跌在地上。

“臭婊子!”

那男人把东西拔出来,元明浅惨烈地叫了一声,这个瞬间才知道那是一把小巧的水果刀,下一刻那把刀又扎进了元明浅胸口。

男人骑在元明浅身上,不停骂着面色狰狞地连刺了十几刀,直到元明浅慢慢挣扎不动,才喘着粗气平静下来。

“……死了?”

血在地上蜿蜒,元明浅的眼睛睁的极大,瞳孔紧缩,卷发浪漫的散开,红唇与血液一个颜色。

她躺在血泊里,像一个艳鬼。理智尚未回归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感到发自心底的莫名寒意。

死了吗?

某种温热的东西慢慢流失,身体也随之断开联系,除了疼痛炸裂般传来以外,她拼命用力也无法抬起手指。

不敢相信,难以置信,匪夷所思。

自己就要这么死了?

当初崩溃的母亲要带着八岁的她一起跳楼,她没有死。

她被害死父母的元凶收养,折磨了十几年,她也活下来了。

现在……现在居然死在一个垃圾手里?!

她的意识在渐渐模糊,灵魂又在拼命咆哮,不可能!她无法接受!

她绝不甘心就此死去!

——【您好,种马后宫收集系统为您服务。】

——【检测到宿主陷入濒死状态,三秒后自动启动时空逆转程序。】

元明浅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

浑噩像潮水般褪去,元明浅从一片黑暗中猛地清醒,接着就被人拉住了。

“宝贝你没事吧?”

元明浅迷茫地往旁边看,就见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扶住自己,小麦色皮肤,鹰钩鼻显得有些痞气的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

“秦……秦思?”元明浅不敢相信地呢喃道。

周围有人促狭地笑道:“嫂子是喝多了,秦哥把她送回家吧!”

这话单独拎出来没问题,但说话那人语气意味深长,仿佛在暗示些什么。

“去你的!”秦思随手轻拍了下说话那人的脑袋斥道,心下却也活泛起来。

他看向陷在沙发里的元明浅,包厢里灯光昏暗,她黑色的长发带点自然卷,散在脸上和沙发上,挡住大半五官,带点微微的光泽,像是海藻一般。

秦思不知怎么的,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头发。

冰冰凉凉的,喝酒产生的燥热都跟着清了一些,元明浅像是注意到了,动了动,秦思回过神来,连忙帮她把挡脸的头发的拨到一边。

和元明浅对上视线后,秦思的呼吸都是一滞。元明浅脸上有一层薄红,嘴唇微张,贝齿在其中若隐若现……她双眸水润,眼中是一片茫然,看着秦思像看着什么费解的难题,居然非常的……可爱。

他知道元明浅长得很好看,但她的五官与她那沉闷,不善言辞的性格相反,是明艳锐利的风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元明浅。

喝了酒之后就会这样吗?秦思心里痒痒,把脸凑上去想趁元明浅还晕着亲一口,却被她反手一巴掌拍在脸上。

元明浅震惊道:“你这傻逼怎么在这儿?”

秦思:“?”

感受到秦思的脸在她手底挣扎的真实触感,元明浅身上被捅的地方仿佛还在隐隐作痛,大脑混乱,接着她又看到自己的手没涂指甲油。

没涂!指甲油!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地注意到这一点,但这不是她的手!她是美甲店的至尊VIP用户,每年光花在手上的钱就有五位数!

“我是谁?”元明浅声音颤抖地问。

秦思把她手拿了下来,倒也不是很生气,毕竟跟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你是我的宝贝儿。”秦思无奈地哄道。

元明浅没有回应,只是怔怔地看着秦思。

事实上此刻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机械的电子音。

【您好,种马后宫收集系统为您服务。】

【请您——卧槽怎么是个女的?!】

那道电子音一下狂躁起来,哀嚎哭泣。

【卧槽!绑错了绑错了!救命我死了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尖锐的声音刺得元明浅太阳穴发胀,打断了她的所有思绪,她紧闭双眼,情不自禁地咬牙骂道:“安静一点!”

玩闹的众人突然一静,有人拿着酒杯要喝不喝一脸懵逼地看向元明浅。

秦思也是被吓了一跳,要说出口的话卡在喉咙。元明浅突然站起,环视一圈就朝着门口走去。

秦思连忙站起身跟上去:“宝贝他们有点闹,我们要不要先回去?”

“我说要安静,当然也包括你。”用像看垃圾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元明浅冷笑着推开秦思,打开包间门走了。

秦思被落在原地,浑身僵硬,眉头狠狠皱起,他想不明白一向对自己小心讨好的元明浅为什么突然态度大变,难道是……知道了什么吗?

这么一想,秦思怒火一熄,又心虚起来。

凤小柳突然叹了口气:“小浅她就是这脾气,平时看着温温吞吞的,但是……唉,大家多担待着点,今天是秦哥生日。”

又有人道:“喝醉了嘛,大家都理解,秦哥你要不要追上去啊?”

秦思拉不下面子,冷哼一声:“谁去谁孙子!等她酒醒了得来给我认错。”

大家吹起了口哨,比了个大拇指。

……

元明浅洗了脸,双手撑在洗手池两侧,和镜子中的自己对峙。

镜中人的五官精致,眼睛狭长翘起,睫毛根根分明,不含笑意时对视会给人很大的压迫感,是自己的眼睛没错。但气色不是很好,有些疲态,眼下一圈青黑,脸还有些婴儿肥,显得年轻稚气。

她面无表情,瞳孔却在震颤。

这是年轻版的自己。

她又想到,她已经十年没见到过秦思了,但再怎么样,现在的秦思也不可能也和十年前长得一样。

“你是什么东西?我的幻觉吗?”元明浅哑声道,“我是不是……已经成为植物人了?”

那些刀插在自己身上的感觉绝不会是假的,但若是真的,那她还能活下来那就是医学奇迹了。

电子音像是被解了禁,抽噎了一下。

【是我救了你好吗?!为了回溯时光救你,我的能量只剩3%了!用完了我们俩一起完蛋!】

说到这里它又委屈起来,突然破口大骂。

【都是你害得我!你怎么刚刚好死在那里!为什么不换个地方死!?】

元明浅听得冷笑连连,这道电子音说话句句戳她雷点上,顿时她也顾不上去纠结是不是真的了,就算是在梦里她也绝不吃亏。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咯?脑子不行还怪别人死的地方不对?救了我几天再带我一起死,我可谢谢您全家!”

系统还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人,气得电子音发抖。

【你……你这个……】

元明浅帮它补完了话,口吐芬芳:“你这个傻逼。”

系统觉得如果它有身体,一定已经气进医院了,以往的哪个宿主不是对它毕恭毕敬,再不济也是亲切友好的,哪像这个女人?!果然女人就是没见识,它当初就该看清楚,找个识货的男的!

胡思乱想着,系统突然灵光一现,大叫道:【你!你快去女扮男装!只要你能攻略下一个白富美!我们就不用死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元明浅缓缓道。

这种匪夷所思到搞笑的要求,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是种马后宫收集系统!只要你去获得攻略对象好感度,我就可以给你发放奖励!点石成金!长生不老!什么美貌财富甚至超能力我都可以给你!】

【你看过种马文吗,知道龙傲天吗?只要你去收后宫,泡妞谈恋爱,我不但会帮你,还会带你走上巅峰!从此之后你就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到后面系统越说越顺口,显然它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人传销了。

元明浅还没回应,它已经沉浸在了遇到一条生路的狂喜中,连着看元明浅都顺眼很多,不停翻着存货,想要找一身适合元明浅的衣服。

【你看看,这件怎么样?】

一道非常有科技感的蓝色光屏显现在元明浅面前,吓了她一跳,一件3D的西装在里面缓缓转动展示。

如果不是她脑子坏了,那这绝对不是现在能有的科技。

重生、秦思、光屏、系统……

元明浅深呼吸,忍受着三观崩塌的冲击:“如果我不去女扮男装,就只有死路一条是吗?”

系统停下动作,紧张道:【是的,对你来说,性别比命重要吗?】

“那倒没有。”元明浅低头看着自己的“波涛汹涌”,闭上了眼,“虽然这样说很恶心,但我们还是直接等死比较现实一点。”

系统无暇顾及元明浅的“丧气话”,见元明浅同意就松了口气,喜滋滋地翻开任务栏。

【你答应就好了,让我看看新手任务是哪个小美女……秦思?名字真可爱!】

元明浅突然睁开了眼,神情诡异。

【是个温婉型的小美人吗?】

“不是。”元明浅突然道,“他是我以前大学的校草,男的。”

元明浅着重咬了后面两个字。

系统看到秦思的照片,惊讶过后道:【看来攻略对象是自动根据宿主性别来挑选了,好吧,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男的就男的吧。】

听这语气,还有点遗憾。

【请宿主尽快开始任务。】

系统把秦思的资料卡显现在元明浅面前,一个粉色的进度条卡在一半多点的位置。

【哇!宿主!这个攻略对象对你的初始好感度高达64%耶!你现在去告白他都会答应你!加加油好感度达到80%就可以算是完成任务了,新手任务果然很简单!】

元明浅平静道:“那不用,他已经是我男朋友了。”

系统还没来的及高兴,又听元明浅接着缓缓道:“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出轨了。”

系统傻了。

事实上情况还要恶心一点,因为被养父母磋磨了十几年,大学时期的元明浅是个非常沉默寡言且自卑的人,但是长得很好,因此经常受到骚扰,而秦思这个人帮她过一两次就渐渐熟悉起来。

后来秦思大张旗鼓的追她,周围人跟着起哄,有意无意的把她和秦思绑在一起,导致她产生了自己喜欢对方的错觉,犹豫中有次不小心弄坏了秦思一支非常贵重的钢笔,愧疚之下秦思一提,她就答应了秦思的追求。

现在想想,当初骚扰自己的人后来成为了秦思的兄弟,起哄的人也都是秦思的兄弟团,秦思追自己的时候怎么都堵得到人这一点也让元明浅想到了平时那些有意无意投向自己的目光。

甚至那只“被她弄坏”的笔也经不起细思。

但年轻时期的元明浅不知道啊,甚至为了尽快买一支同样的笔赔给秦思不停做兼职赚钱,差点没把自己累垮才终于在他生日前一天买回了那只笔,打算作为礼物送给秦思。

至于后来嘛……

元明浅眸中闪过一抹冷意,嗤笑道:“攻略他?我宁愿去女扮男装。”

系统反应过来,不满道:【男人出轨有什么错,你们又没有结婚,你要是吃醋就快点去挽回他啊,任务第一嘛!】

元明浅愣了下,然后突然勾唇一笑,笑容艳丽而古怪。

“你说得对,你这个棒槌。”

元明浅甚至懒得和系统多说什么,起身回了包间。

她出去了大概有半个小时,进了包间后,不出所料地发现里面多了一位女生,坐在秦思旁边原来元明浅坐着的位置上。

那女生化着精致的妆,头发挽起,穿着一件剪裁高级的连衣裙,坐姿端庄,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家教良好的富家女的味道。

居夜蓉听到声响转头看去,发现是元明浅,随即露出一个微笑:“你就是元明浅吧,你来了。”

脸上带着浅浅笑容,眼中却暗藏轻蔑,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看到元明浅回来,秦思明显惊慌了一下,但又很快镇定下来,装作一副忙于喝酒,没注意其他的样子。

系统看出来了,气愤道:【那个坐在任务目标旁边的就是他的出轨对象吧,你快把她斗下去,如果任务目标移情别恋的话我们就完了!】

元明浅忍着系统在脑海里大声哔哔,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她穿着一身有些旧的衣物,脚步却虎虎生风像是T台模特,给人一种玄妙的压迫感。

居夜蓉不知怎的,心中一股不安升了起来,仿佛某种动物直觉开启,嗅到元明浅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等对方走到自己面前,垂眸打量着自己时,那股不安感简直到达顶峰,某一瞬间她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小舅舅,居夜蓉沉默了几秒,勉强维持住笑容:“你要坐这里吗?不好意思我让给你……”

“不要误会,我不需要你让。”元明浅微微勾唇,一瞬间整个包厢仿佛都亮堂了一下。就连居夜蓉在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元明浅是真的好看,哪怕未施粉黛,也比自己精心化妆后要好。

想到这里,居夜蓉抓紧了自己的包包,嘴角抿了起来,心中的不安都冲散了很多。

元明浅把视线从居夜蓉身上挪开,看向旁边的秦思。

秦思从刚才开始就故作自然地在不停喝酒聊天,元明浅和居夜蓉对上时整个人不对劲的连身边的兄弟都看出来了。

感受到元明浅的视线,一副恍然的样子站起身道:“你是要回去了吗?我送你回去?”

他非常担心元明浅看出什么来,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紧绷,连之前的气都来不及生,巴不得马上把元明浅送走。

前几天居夜蓉跟他表白了,他没回答她,说要好好想想。可回去后辗转反侧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做出选择。

居夜蓉家里很有钱,她的舅舅是卓越文娱的总裁,性格也温柔大方,长得不如元明浅,但是也是很漂亮的了。虽然是个富二代大小姐,但完全不娇纵任性,相处起来很舒服……

如果没有元明浅的话,他绝对会喜欢上居夜蓉这样的女生,但谁让他有了元明浅呢,元明浅这么喜欢他,他对元明浅也是真心实意的,也很珍惜两人的感情。

他不想做个渣男,伤害两个女生中的任意一个,就一直拖到了今天都没答复居夜蓉。

居夜蓉今天就是来要答复的。

秦思心乱如麻。

系统咂舌,它还挺喜欢秦思的:【啧啧啧,这个秦思就是运气不好,他要是有个系统,那用得着担忧这些……】

元明浅自动屏蔽棒槌语录,一脸平静地推开懵逼的秦思,在他留出的空位上挨着居夜蓉坐下。

居夜蓉微不可见地往旁边倾了倾身体。元明浅被她这样逗得笑了笑,这个笑容让气氛一下子和缓起来。

秦思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元明浅轻笑着对居夜蓉开口:“你是怎么看上这玩意儿的?”

一边说她一边冲秦思扬了扬下巴示意。

居夜蓉和秦思都惊了,秦思尤为震惊,整个人像一块硬邦邦的石头,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居夜蓉心脏狂跳:“你、你说什么?”

他们不约而同地怀疑是自己理解错了,元明浅不是这个意思,是他们心里有鬼……可元明浅接下来一句话彻底粉碎了他们的幻想:“这就没意思了,别装傻啊。”

居夜蓉僵硬地看向元明浅,只见她神色中带点好奇,眼中却只有从容与厌烦,完全没有该有的愤怒和悲伤。

好像秦思只是一样属于她的物品,她用厌了,嫌弃了,想着丢掉。这时居夜蓉接手过来,她好奇地随口一问:“你是怎么看上这玩意儿的?”

不知为何,居夜蓉居然有了这种诡异的想法。

她抿抿唇,不知道如何作答。元明浅却没有在意她回不回应,漫不经心地接着道:“你要是喜欢,就给你了,不过我得给你提个醒,这玩意儿智商不高但心眼挺多,有时候会做出一些你完全不能理解的行为——比如当初为了追我,让他朋友来骚扰我,然后自己再出手英雄救美。”

说罢目光一扫围观的秦思兄弟们,尤其是其中几个。

周围人终于从元明浅的话里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一片哗然后渐渐安静下来。有几个被元明浅重点注视的人心虚地躲开了她的视线。

见到此景,元明浅笑了一下,又瞥了秦思一眼,那一眼让秦思被元明浅那散漫语气激起的怒火与后来被她揭露事实的惊慌都凉了下来,那是没什么感情的一眼,充满了漠视和讥讽。这样的元明浅让秦思感到陌生,他心中突然起了一个不敢置信的想法。

元明浅没有多在意秦思,这样一瞥之后就继续和居夜蓉交谈:“你知道我是怎么答应他的吗?他把一支假的钢笔给我用,跟说我把它弄坏了,最后大度地说不用我赔,但又和我告白。”

“你品品。”元明浅嗤笑一声,“他当时实在太好笑了,我就想看看他还能做什么妖就答应了他,结果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一出。你到底……算了。”

说到后面元明浅的眼神变得轻蔑困惑,像是无法理解居夜蓉的眼光低劣又懒得多说。居夜蓉的脸皮迅速烧红了起来,仿佛看上秦思真的有多不堪一样。

元明浅站起身,把包里小巧的礼盒拿出来,用它轻轻拍了拍秦思僵硬的脸,然后塞进他手里,笑容邪恶而莫测:“为了让你见识一下正品长啥样,特意买的,这是分手费。”

从头到尾,她只和秦思说过这句话,说罢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回不过神的众人。

直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秦思才如梦初醒,拿着烫手的礼品盒,回想起那个高高在上而又讥讽的眼神,心中那个想法难以抑制地升腾,继而渐渐笃定——这么久以来,元明浅在他面前的乖巧温顺,都是装的!她在耍自己!

每次自己在她面前玩弄心计的时候,她都看出来了,然后假作不知,像是看小丑一样看自己表演取乐!

秦思心神激荡,羞耻与怒火在胸膛翻滚,他突然大吼一声,把礼品盒狠狠砸在地上。

另一边,系统快疯了!拼命尖叫:【你在干什么!秦思好感度一直在降!40%!……31%……17%!你不想活了吗?!】

系统的狼狈样引得元明浅轻笑两声:“这才哪儿到哪儿。等着吧,我比你了解他。”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