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医傲婿
  • 龙医傲婿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龙天涯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2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好一对男女
继续看书
秦铭身世凄惨,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一直在孤儿院长大。工作之后,他无意间救下一位突然发病的老人,事后老人为了报恩,将孙女许配给了他做妻子,就这样,秦铭成为了马家的上门赘婿。三年来,他将赚的工资全部交公,除此之外 ,还要负责各种家务,身份地位比保姆还不如……

《龙医傲婿》精彩片段

“秦铭,让你洗衣服洗不干净,让你拖地也拖不干净!”

“你这个废物,你还能干点什么!”

“我们家养你有何用,就算是养条狗都比你强!”

……

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丈母娘李荷兰指着秦铭的鼻子喝骂道。

“妈,您别生气,哪里不干净我再好好拖一拖……”

秦铭小声说道,手里拿着拖把,在地板上又仔细的拖了一遍。

“别叫我妈,你这个窝囊废还不配!”

李荷兰的神情很嫌弃,也很鄙夷。

秦铭沉默了,没敢顶嘴。

他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三年前,马家的老爷子突发疾病,刚巧被他碰见。

他背着马老爷子跑了七八里路,及时把马老爷子送去医院治疗,这才保住了马老爷子一条命。

事后,马老爷子可能是为了报恩,不顾家族里众人的反对,执意把嫡孙女马露嫁给了他。

从此以后,他入赘马家,做了三年的上门女婿。

三年来,他白天在马家的公司里做牛做马,工作的薪水全部都上交给了妻子马露。

晚上回家,他还要洗衣服、拖地和做饭等等,家务活全包。

一直任劳任怨。

不过,因为他是个孤儿,没本事没背景,马露一家人从骨子里瞧不起他。

无论他做的多么好,马露一家人总是鸡蛋里挑骨头,动不动就是又打又骂。

在马家,唯一对他好的人,只有马老爷子。

以前有马老爷子护着他,丈母娘李荷兰还能稍微收敛一些。

可是自从一个月前马老爷子病逝以后,李荷兰一家人变本加厉,都想把他赶出去。

他成为了家里最多余的一个人,活得不如一条狗……

秦铭正沉思着,房门打开,一名面容姣好,穿着时髦靓丽的年轻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就是秦铭的妻子马露。

马露脸颊上带着几分酡红,看起来醉醺醺的,应该是刚刚喝完酒应酬回来。

“秦铭,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给露露倒洗脚水!”

李荷兰呵斥道。

“不用了!”

“秦铭,这三年我已经受够你这个窝囊废了!”

“我们两人离婚吧!”

马露冷傲的看了秦铭一眼,神情很鄙夷。

“离婚?”

秦铭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懵了。

他知道自己配不上马露,三年来他一直在努力,逆来顺受,就是希望能得到马露的认可。

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自己亲亲苦苦的付出,换回来的却是离婚这两个字!

“马露,你……你可能是喝多了,我先扶你回房休息……”

秦铭牵强一笑,伸手想要搀扶马露,却被马露一把给甩开了。

“别碰我!”

“你赶紧收拾东西准备滚蛋,明天我们两人就去民政局领离婚证!”

“为什么?”

秦铭很不甘心。

“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坦白告诉你!”

“我怀孕了!”

“这个理由够充分么!”

马露指了指自己的肚皮,一脸嘲弄。

“是……是谁的?”

秦铭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结婚三年,他一直都睡在客厅,马露从来不肯让他碰,他也没敢碰过马露一下。

“你别管是谁的,反正肯定不是你的!”

“怎么,难道你想喜当爹嘛!”

马露讥讽一笑,望向秦铭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沙碧一样。

“露露,你怀的孩子是不是孙少的?”

“你干的太漂亮了!”

李荷兰大喜过望,连连对女儿竖起了大拇指。

“妈,我累了,你先扶我回房休息吧!”

“看到这个废物我就觉得恶心!”

马露轻蔑的瞥了秦铭一眼,然后母女俩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秦铭呆若木鸡,好像是石化一般站在客厅中,心里充满了屈辱,愤怒,还有更多的是心寒……

良久。

秦铭离开家,一路上神情落寞,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郊外一处僻静的陵园。

马老爷子病逝后就是葬在了这里。

秦铭很感激马老爷子三年来对他的维护,离婚之前,他想再祭拜马老爷子最后一次。

说是祭拜,实际上他身上一毛钱都没有,连最便宜的冥纸都买不起。

“爷爷,谢谢您这三年对我的照顾……”

“明天我就要和马露离婚了……”

“我辜负了您的期望……”

夜色中,秦铭眼眶泛红,对着马老爷子的墓碑连续跪拜几次,心里说不出的苦涩和难过。

祭拜完以后。

秦铭取出一块玉佩握在手心里,背靠着墓碑坐在地上发呆,眼神空洞呆滞,独自舔舐着内心的伤口。

这块玉佩是秦铭从小带到大的东西,据孤儿院的院长说,他当初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襁褓里放着这块玉佩。

或许这块玉佩不值什么钱,但是这有可能是他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也是他人生中最宝贵的一件东西。

吱嘎!

突然,几根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响起,惊醒了正在发呆的秦铭。

这里可是陵园墓地,周围都是墓碑,突兀的声响差点没把秦铭吓得魂飞魄散。

该……该不会是闹鬼了吧?

秦铭打个寒颤,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升起。

但是他很快就不怕了!

他是个孤儿,一无所有,而且妻子马露还怀了别人的孽种,执意要和他离婚。

他现在已经万念俱灰,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还怕鬼干什么!

“宋哥,这座陵园外面有条河,直通江底,只要我们把她丢到河里,河水一冲,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和痕迹!”

“好,你先看住她,我去找块石头绑上,别让她浮上来了……”

……

一阵对话声响起。

从秦铭的位置,透过陵园的栅栏刚好可以看见两名青年男子肩上扛着麻袋,渐渐走到了陵园外面不远处的河边。

幸运的是,因为黑暗的夜色,再加上树木和墓碑的遮挡,对方并未发现陵园内的秦铭。

“呜呜……”

麻袋里传来清脆绝望的呜咽声,好像是装着一个女人,不断挣扎反抗,但是没有任何卵用。

不一会儿。

宋哥搬来一块巨大沉重的石块,把麻袋连同里面的女人一起绑在了石块上。

噗通一声。

两人抬着石块丢进了河里。

这……这是谋杀!

看到这一幕,秦铭的瞳孔不断放大,心里惊骇欲绝。

他想逃跑,但是又担心自己发出声响惊动两名男子。

于是他一直躲在墓碑后面,直到两名男子离开,他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

怎么办?

自己要不要赶快离开?

还是……

秦铭犹豫了。

经过马露怀孕的事情后,他的心都已经死了,哪有心情多管闲事。

可是他从小就很有正义感,让他眼睁睁的见死不救,他又做不出来。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秦铭暗暗打定主意,眼神一瞥,很快看到旁边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他不难猜出这多半是两名青年男子无意中落下来的,现在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然后他捡起匕首,纵身跳进了河里。

另一边。

两名青年男子一路来到了陵园外面的大路上,这里停着一辆高档豪华的SUV。

两人正想上车离开,宋哥下意识的摸了摸靴子,脸色一变。

“不好,我的匕首掉了,可能是刚才掉在了河边……”

“匕首上有指纹,我们快点去捡回来……”

两人急忙朝着河边跑去。

……

河水不是很深,大约只有六七米左右。

秦铭的水性非常好,他憋着一口气,直接沉到河底,很快就摸到了麻袋。

这时,麻袋里已经没有了动静。

秦铭用匕首割断绳子,费力的把麻袋拖到了岸边。

解开麻袋,里面果然装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位长相非常漂亮的绝美女子。

即便秀发和衣服早已被河水打湿,也难掩她国色天香般的容貌。

凤眼瑶鼻,眉目如黛,五官精致,美的令人陶醉。

好美!

秦铭被深深的惊艳到了。

以前他一直以为马露就已经很漂亮了,可是与眼前这名女子相比,两人完全就是山鸡和凤凰的差别!

当然,现在可不是秦铭惊艳的时候。

女子已经溺水了很久,脸色苍白,连呼吸都微不可查,生命迹象岌岌可危。

“我不是故意要亵渎你的,你别怪我……”

开始给女子做人工呼吸。

“呕……”

女子连续吐出了好几口河水,睫毛微颤,终于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感受到嘴唇上的温热,林婉清的瞳孔不断放大,然后一脚朝着秦铭踹了过去。

噗通一声,秦铭被踹进了河里。

“你干什么?”

“我好心救你一命,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踹我干什么?”

秦铭恼怒的斥道,在河里扑腾几下,重新爬上岸,模样比刚才更加狼狈。

“你救了我?”

林婉清一怔,这才想起自己被歹徒绑架丢进河里的事情。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你……”

林婉清羞赧一笑,俏脸泛起红霞,然后她深吸口气,很快恢复镇定。

“谢谢你救了我。”

“我叫林婉清,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铭。”

秦铭拧了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