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痞医
  • 逆天小痞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亮不发光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2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恐惧的程华彬
继续看书
毕云涛是乡下来的质朴少年,却天生外露痞气,多少人认为他就是个二流子。可毕云涛却身负绝世医术,秉着“医德至上”的原则,在医馆里做医学教授,结交权贵,人生仕途发展的都十分到位……他最喜欢的除了医术便是简单的生活,不喜欢凡尘俗事的他,却接连被麻烦找上身。

《逆天小痞医》精彩片段

“什么?爷爷你不会疯了吧!你竟然让我跟静儿……嫁给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人?”

“还是一起嫁!?”

林氏医馆中,林雪拿着手机,气急败坏道:“我告诉你爷爷,这是犯法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苍老的笑声:“什么犯法不犯法的,你们若是不愿意,相互商量一下,反正有一个必须要嫁给他,这是爷爷当初对那位高人的承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林雪气得脸都快青了。

她实在想不通,一向正常的爷爷,怎么听到那个人的消息后,脑袋会突然短路,亲手将两个亲生孙女往火坑里推?

“雪儿,这是爷爷唯一的一个心愿,况且那个人的徒弟,肯定会很优秀的。”

“山区里信号不好,你们两姐妹先好好照顾他,等爷爷山区义诊完,立马就回来跟你们聊聊婚事……”

嘟嘟!

电话被挂断,传来一阵嘟嘟声。

“我的天哪!这世界要疯了!”

林雪手机顿时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得稀巴烂,她自己更是扶住墙,险些晕倒过去。

“你没事吧!”

一个面容白净的青年上前搀扶住林雪。

林雪打量着面前这个浑身汗味儿,衣衫破旧甚至到处打满补丁的邋遢青年,实在难以跟‘优秀’两个字沾上边。

他背着军绿色破旧布包,左手抓着一杆“药到病除”的幌子,右脚解放鞋还露出一根大脚趾母,活脱脱一个招摇撞骗卖狗皮膏药相。

一想到自己要跟这个人结婚,吓得林雪顿时打了个激灵,连忙将面前青年推开。

“你别过来!”

林雪往后退了几步,她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恶狠狠问道:“你快说!你到底给我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他变得老糊涂了?”

云涛无语道:“我这前脚才到你们林氏医馆不到十分钟,况且我也从未见过你爷爷,又怎么给他灌迷魂汤?”

云涛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原本是华夏西南山区的一名走方郎中,这一次奉了师傅之命下山来江南找一个林氏医馆的老头林长天,亲手交给他一个信封。

自己花了几个月的功夫,好不容易找到此处,没想到自己一报来历,面前这个叫林雪的女子给她爷爷打了个电话,竟就闹出了这么一出!

方才听林雪打电话,似乎要嫁给自己。

云涛望了望面前的林雪,身穿浅蓝色的制服,裙摆虽然有些长度,但怎么样也遮挡不住那双惊人雪白的大长腿。

她的身材也是一级的棒,精致的五官比云涛在那鸟不拉屎的山区里见过的大妈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想到这个美丽女子将来要嫁给自己,云涛的脸色也有些发红。

“姐姐,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屋子外面走进来一个活泼少女,这名少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一身青春洋溢的红色短袖,扎着一个可爱的马尾,肌肤如玉,琼鼻宛如凝脂,非常的可爱。

“静儿,你终于回来了!”

林雪见到这名少女,连忙上前道:“这位是爷爷给你找的未婚夫,你好好招待招待,我先去忙了。”

林雪言罢,立马化作一溜烟似的往医馆后屋逃去了。

“啊!我的未婚夫?”

少女满是错愕表情,望着面前的这个邋里邋遢的青年,有些手足无措,急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你好,我叫云涛,云海涛涛的云涛。”

云涛笑了笑,露出一张大白牙。

“姐姐,我不要嫁人!”

少女哭哭啼啼的跑进医馆后屋,只留下云涛一个人尴尬的打量着四周。

医馆里屋,林静抱着姐姐的手臂,哭成了泪人儿道:“姐姐,爷爷为什么要给我找个未婚夫?我……我不要嫁人!”

林雪遗憾的拍了拍妹妹的手臂,叹息道:“唉!咱们父母走得早,是爷爷好不容易将我们姐妹俩拉扯大的。”

“这人的长辈跟爷爷有过约定,让你嫁个他是十多年前就做好了的决定,你可不要让爷爷伤心啊!”

“我……我……”

林静顿时满脸苍白,紧紧咬住唇角,低着头默默垂泪,不说一句话。

林雪见状,也是不忍心,又转口道:“不过现在还没结婚,还是有挽救办法的。”

林静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央求道:“姐姐,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嫁人!”

“好!包在姐姐身上。”

林雪笑了笑,心情格外的好。

“走,我们出去跟他好好谈谈。”

林雪牵着林静的小手,一起往医馆内走去。

林静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云涛;倒是林雪,有了妹妹这个挡箭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云涛。

“这家伙长得还不耐嘛!好好打整一下倒还看得过去,只可惜我林雪立志做一名医生,我的丈夫也绝对要是顶级医科大学出身才行!”林雪暗自道。

“两位,请问能给杯水喝行不?”云涛口干舌燥道。

这一路走来,他嗓子都快冒烟了。

“静儿,给他倒水。”

林雪给妹妹递了一个眼神,林静连忙过去倒水。

林雪笑眯眯问道:“你是什么学历呀?”

云涛笑了笑道:“我自幼出生在偏远山区里,没读过书,不过字还是认得的。”

“没读过书?这年头还有没读过书的人?”

林雪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问道:“那你是做什么的?”

云涛指了指手中‘药到病除’的幌子道:“我是走方郎中。”

林雪顿时咧了咧嘴,反问道:“那这么说你还懂些医术了?”

“略懂一二。”云涛道。

林雪顿时来了几分兴趣,她眯着眼笑道:“懂医术好!懂医术好啊!”

林雪咳嗽一声,又继续道:“我们医馆不养闲人,你若要在医馆里等我爷爷回来,总不能每天白吃白喝,让我们两个弱女子照顾你吧?”

云涛点了点头,赞同道:“是这个道理,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呵!没想到你还挺上道的嘛!”

林雪指了指大门口道:“正好医馆也要快开门了,既然你说自己懂医术,那你今天帮忙坐诊一天,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云涛淡淡一笑,他原本还以为林雪要让自己做什么呢?没行到只是坐诊而已,这对他来说,当然只是小事一桩。

林氏医馆,林雪跟林静两人都看傻了眼。

“这是第几个了?”

林雪望着愤然离去的病人,失神的问到身旁的妹妹林静。

林静仿佛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呆呆应道:“已经第五个了!”

当云涛再次气跑一个病人后,林雪终于忍无可忍。

“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医术?”

林雪气得喘气不赢,没好气道:“刚刚第一个病人来量体温,你竟然连温度计都不用,直接用手摸人家额头!”

“怎么?你是瞧人家漂亮,就想趁机揩油吗?”

云涛面色不改,淡淡道:“我不会用什么体温计,我只相信我的手,况且病不讳医,我只要心正,何必去管旁人说什么?”

“好好!那这事我就不说了。”

林雪强忍着恶心反胃道:“刚刚这个老大妈,人家是来量血压的,你又用手摸人家……那里,你……你也下得去手?”

云涛有些无奈道:“我不会用这个什么测量器,平时师傅教我测量血压,也是直接用手感应心脏的,这是我的行医方式。”

“我……”

林雪差点给气昏过去,她再也忍不了了,破口大骂道:“你承认了吧!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告诉你,我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欺骗了爷爷,但我们两姐妹可没这么好糊弄!林氏医馆不欢迎你!”

“所以,现在请你立刻、马上离开我们林氏医馆!”

“姐姐!”

林静一见姐姐这个架势,瞬间被吓坏了,连忙拉住姐姐的胳膊劝道:“爷爷有过交代,若是爷爷知道他被我们赶跑了,会不会……生气啊!”

林雪没好气道:“我的傻妹妹啊!你难道还没看清楚吗?这家伙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估计爷爷也是被他不知道以什么方法给欺骗了,才许诺下这门亲事。”

“难不成,你留着他还真让爷爷回来让你嫁给他吗?”

林静闻言,立马拨浪鼓似的连连摇头。

“唉!走便走,不过这封信请你帮忙交给你爷爷,这是我此次下山的任务。”

云涛捣鼓着背包,从中拿出一封信封来。

他实在不懂山下人为何如此的不和善,还是山里人淳朴。

“谁要帮你留信了?拿着你的所有东西立刻滚蛋!”林雪怒不可遏,插着腰发脾气道。

“哟!这是谁招惹我们林大美女生气了啊!”

突然间,从医馆门外走进来一名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瘦高青年。

“天呐!这……这只苍蝇又来了!”

不可一世的林雪见到这名青年时,霎时脸就黑了下来,一旁的林静也小脸煞白,浑身发颤。

“姐姐,程华彬又来了,现在爷爷……爷爷不在,这可怎么办啊!”林静颤声问道。

“保护好医馆!一定要保护好医馆!”

林雪心头也是七上八下,这程华彬乃是江南有名的富二代,当初偶然下见过自己一面,便疯狂的追求自己。

可林雪根本就看不上这衣冠禽兽,屡次拒绝他的追求。

但这厮太有钱了!

他多次没有得手后,就扬言要将林氏医馆以及这一条巷子的店铺全部买下。

林氏医馆本来也是林长天从其他老板手上租下来的,若程华彬当真买下店铺,医馆很有可能就要关门大吉了。

最为主要的是,店铺周围的其他老朋友也会受到自己的牵连,所以一向脾气火爆的林雪,在遇到程华彬时就像是老鼠遇见了猫一样。

突然间,林雪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对云涛道:“那个……那个云涛,你若是能帮忙将这个人也气跑,我们可以让你待到爷爷回来的时候!”

“不必了,你到时候帮我把这封信传给你爷爷便是。”

云涛也有脾气,既然这两姐妹不欢迎自己,自己也不能赖在这里不走不是?

“好!一言为定!”

林雪连忙跑进医馆里屋里,同时对程华彬道:“程哥你先坐一会儿,我去上个厕所!”

“好!好!快去快回。”

程华彬满脸淫笑,望着逃窜离去的林雪的曼妙身姿,更是食指大动。

“嘘!”

见到林雪离去,程华彬将一双色眯眯的目光放在了静儿身上,朝着她吹了一声口哨,摸着胸口道:“静儿,好些天没见你了,你程哥哥的心都快碎了。”

“程……程哥,我还有作业,先不陪你了啊!”

林静吓得也连忙钻进屋子里。

此时医馆之中,就只剩下了云涛与程华彬两人。

程华彬只看了云涛一眼,便将目光挪开了。

“这位朋友,你可是来看病的?”

就在这时,云涛开口询问道。

“看病?”

程华彬好笑的打量着云涛,嗤笑道:“小爷没有病,若真有,那也是得了相思病,这病只能我的雪儿才能治得好,旁人都不行。”

“那我来试试。”

云涛笑了笑,伸出手来准备为程华彬号脉。

“我去!你神经病啊!”

程华彬一把甩开云涛的大手,骂道:“你信不信小爷找几个人弄死你!”

“姐姐姐姐,他们吵起来了!”

医馆里屋,林静跟林雪两姐妹趴在门缝边上偷偷打量。

林静有些担忧道:“这程华彬可不是好惹的,你说那云涛若招惹了程华彬,会不会……”

“你这傻丫头!”

林雪敲了敲林静的小脑袋,冷笑道:“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你担心个什么劲儿?难不成你还真看上了那云涛不成?”

林静连忙摇了摇头,但又补充道:“我只是觉得,那云涛好像不像是坏人……”

“傻丫头,铁一般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你还帮他说话,你可真傻啊!”

林雪没好气的数落道。

医馆内,云涛见程华彬态度剧烈,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程华彬道:“你眼神看似炯炯有神,整个人也强壮有力,但其实外强中干,看你的指端就知道了。”

程华彬气得不行,骂道:“我外强中干?信不信我一拳头呼死你?”

云涛继续道:“你指尖灰白,血脉隐隐浮现,可见你心脏压迫供血不足,回收血脉力量不够,你这段时间以来,一定经常感觉自己头脑一阵缺氧,有些时候甚至发生晕眩的症状吧?”

云涛说完之后,指尖轻轻扣着桌子,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听见云涛的话语,程华彬张大了嘴巴,无比震惊的望着云涛!因为云涛说得分毫不差!

“你知道我身上一些小毛病?”

“不过你以为就这样能证明你懂医术吗?我前些天是发生过晕眩,但这件事还是有人知道的,你小子是不是调查过我!”程华彬脸上升起一抹怒色。

云涛轻轻一笑,继续道:“我不仅知道你有什么病症,我还知道你多久发病,能活多久。”

“你寿命不过三十,马上就要发病!”

程华彬问言,当即气得小眼睛猛地一下瞪得溜圆,程华彬拍桌而起,拉起云涛的衣襟,怒道:“你小子这是找死!”

“快打起来了!”

林静被吓坏了,林雪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去拉架。

程华彬脸上青筋暴露,一直揪着云涛的脖子,恨不得暴打他一顿,但偏偏云涛嘴角一直带着笑容,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嗒!”

云涛手指还在扣着桌子,声音传遍了医馆。

“嗒!”

云涛再次扣了一下桌子,而程华彬心中微微一紧,一阵的不舒服。

“嗒!嗒!嗒!”

云涛连扣三下桌子,仿佛带着某种奇特的韵律,让人不禁沉陷其中。

而程华彬原本紧紧抓住云涛脖子的手掌,竟然渐渐松开!

与之同时,在程华彬的脸上,一抹痛苦之色渐渐浮现。

“嗒嗒嗒……”

云涛越敲越快,原本他敲动桌子的声音还跟程华彬的心脏契合,到了后来,竟然带着程华彬的心脏一起跳动!

“我的心!”

程华彬心脏一阵紧缩,满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往桌子下倒下去,同时一抹恐惧之色在他脸庞上浮现。

“快……快别敲了!”

程华彬此刻看着云涛的眼神已经带着恐惧了。

“程华彬怎么了?”

躲在门缝中的林静惊讶的捂住小嘴,震撼的望着云涛。

就连林雪,也满脸的不可思议。

从她们这个角度望去,根本没见到云涛有什么动作,程华彬就自己滑到桌子底下去了。

“咚!咚!咚!”

云涛还在继续敲击着桌子,程华彬咬紧牙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连滚带爬的往医馆外爬出去。

“你……你小子等着!我一定会带人来收拾你!”

程华彬爬到医馆门口时,那股敲击声弱了下去,他终于能站起身来朝着云涛怒骂道。

云涛笑了笑,拿起纸笔在药单子上唰唰唰的写了一串电话号码丢给程华彬道:“你心脏有问题,活不过三十岁,若是发病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程华彬捡起纸团,破口大骂了几句,连忙如同躲避瘟神一样离开林氏医馆。

“真神了!程华彬就这么被你打跑了?”

林雪跟林静两人见到落荒而逃的程华彬,一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以往想请走这尊瘟神,那可是要花费不少力气。

云涛道:“他心脏本来就有病,我利用共振的原理引起他的病变,他若再不走,小命都要丢了。”

“我呸!”

林雪根本不相信,又火气燎燎道:“还共振?你是跟我讲科学呢?还是跟我讲医学?”

云涛摇了摇头道:“我不懂什么科学,我只懂医学。”

林雪立马打住云涛的话,开口道:“得得得!看在你为我们赶跑了程华彬的份儿上,我可以答应让你跟我爷爷见一面,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糊弄他。”

云涛拒绝道:“不必了,你帮忙将这封信交给你爷爷便是。”

云涛留下一封信,背着破包,手持摇晃离开医馆。

“姐姐,再怎么说他也帮我们赶跑了程华彬吧!我们就这么将他赶走,会不会太过分了?”林静有些不忍心道。

林雪双手抱臂,没好气道:“我已经挽留他了,是他自己要走,关我们什么事?”

“估计又是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专骗你这种小妹妹!”

林雪走进医馆里屋,林静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

医馆小巷中,云涛暗自轻叹道:“这老头子,没事儿让我下什么山?”

他无奈的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心头满是惆怅。

下山一月有余,自己现在已经身无分文,若不尽快找个落脚的地儿,估计只能上街头卖艺了。

可师傅有过交代,自己的武道不能露于普通人面前。

至于医术,现在这些山下人生了病都往医馆诊所医院里面跑,谁也不信他这个赤脚郎中。

“等一下!”

就在这时,林静从医馆里追了出来,她小脸蛋红彤彤的,塞给云涛一把钱道:“谢谢你帮我们赶跑程华彬,这……这钱算是答谢你的!”

说完之后,林静根本不由云涛说话,便一股烟似的跑进医馆内了。

云涛笑了笑,道:“这妹妹心肠不错,就是姐姐脾气太暴躁了。”

云涛数了数,一共六百块,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等自己挣回来了,定会亲手还给她。

随后,云涛找了个旅馆入住,一来准备等林长天归来,第二便是准备等那程华彬给自己打电话。

程华彬的病已经被自己提早引发,估计这世间也只有老头子跟自己能救得了他。

若自己就此离去,无疑是间接害了一条性命。

第二天一大早,云涛才刚刚起床!没想到小灵通就响起来了。

接通电话后,那头就传出了一道哆哆嗦嗦的声音。

“云哥,我是小程啊!”

“小程?你是程华彬?”云涛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笑容。

“对对对!就是我,就是我!”

电话那头,程华彬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颤声道:“我真的是心脏有大问题!医生说没救了,但是我不信,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一定要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啊!”

云涛笑道:“早跟你说了你心脏有问题,昨天你偏偏不信。”

电话那头程华彬听见云涛没有任何的表示,连忙道:“云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若是这次出手相救,我将我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你!”

“当真?”

云涛笑了笑,他自然不会要程华彬的全部财产,但这小子昨天跳得很,拿捏他一番也很有必要。

程华彬这边,狠狠咬了咬牙,钱跟命比起来,当然是命更重要,自己才二十多岁呢!

“当真!”

“你现在在哪里?”云涛问道。

程华彬马上报了自己的位置,是在江南市人民医院。云涛连忙打车往人民医院赶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